free tags



網上影評頻道:《小偷家族》 new

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新作《小偷家族》近日在香港公映,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網上影評頻道」請來登徒和鄭政恆,對這部早前贏得康城影展金棕櫚獎的電影作出評論,分析它有什麼優勝之處。

嘉賓:登徒、鄭政恆
主持:劉偉霖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0_nlsAfGbio

觀看連結



《昨日‧明日》:追尋游俠精神 new

(一)反叛時機

喵喵(Miou Miou)在兩部後68法語電影皆有份演出,分別是《昨日‧明日》(1976)演每天要過境到瑞士上班的獨身工人階級 Marie,及《死不逢時》(1990)回祖屋打理母親葬禮的已婚婦人 Camille。前者發生在風暴七年過後的日內瓦,氣氛低迷;後者雖然回到五月人心最不安時,但刻劃的是遠離風眼的資產階級富裕人家,怕得收拾細軟躲到山上。Marie 與 Camille 的背景相去甚遠,性格命運迥異,卻有著相同的氣質和命格。




《玩笑》:人性的面孔 new

說起《玩笑》,大家記起的,應該是米蘭昆德拉1967年出版的首部長篇小說。

1968年,帶來許多想像,政治的火紅年代,左翼學生運動和民權運動轉入高峰,法國有五月風暴,日本有東大紛爭,捷克又有布拉格之春,法國、日本和捷克的新浪潮電影,都有不少名作。

1968年的捷克,小說《玩笑》出版一年後,耶路米伊里殊著手拍攝改編電影,當時是布拉格之春風頭火勢之時,所謂布拉格之春,是由於1968年1月,捷克共產黨第一書記杜布切克厲行改革,主張「帶有人性面孔的社會主義」。




《幽閉者/恐怖份子》:永失人格的鐵窗孤魂 new

「人們應尋求內在精神上的自由,政治上的平等,經濟上的友愛。」當M身陷囹圄、受盡折磨之時,其思想墜入昔日的自我,他聽著母親如此道,並一一記下。《幽閉者/恐怖份子》就是有關於這些失落的理想──自由、平等、友愛──這三個自法國大革命而來、經過無數歷史哲人的奮鬥而持續傳承的偉大理念,始終只是個遙不可及的願景。




《假如‥‥》:假如這是真的 new

總有些電影可以看一世,不同年代不同年紀會看出不同味道,領略不同道理。有些技巧之前沒有留意,有些境界舊時難以理喻。電影總如酒,隔代味更醇,得名為經典,豈可輕言哉?



時代的電影,不變的世道──《假如‥‥》 new

康城影展去年慶祝第七十屆,今年則紀念「導演雙周」單元踏入五十周年。1968年五月法國幾乎出現了一場革命,那屆康城影展也在一群導演(高達、杜魯福等)發動下宣告取消。翌年便誕生了「導演雙周」這個獨立的單元,繼承五月革命的反建制精神,在同一年,《假如‥‥》(1968)輕取康城最高榮譽的金棕櫚獎,簡直是時代的必然,全無商量的餘地。




「影評工作坊2018──類型電影」(四)警匪片課堂調動

「影評工作坊2018──類型電影」(四)警匪片(導師:鄭政恆)最後一課第五節原訂於6月10日(日)舉行,由於當天導師臨時有要事,現將改期至6月3日(日),時間地點不變。而原先6月3日的第四節課將改為6月2日(六),時間地點不變。敬請各學員留意電郵通知。

(四)警匪片(導師:鄭政恆)
日期:2018年5月6日(日)、5月13日(日),5月27日(日)、
6月2日(六)、6月3日(日)
2:30pm-4:30pm
電影文化中心(香港)
九龍土瓜灣馬頭角道40號東南工廠大廈11樓A3室
(場地要求入場前須脫鞋)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恐怖份子導演」足立正生(下):……就跑去搞革命 new

《略稱連環射殺魔》是由1969年4月揭發的「永山則夫事件」啟發。十九歲的永山在一個月內,用一支從美軍基地偷來的手槍,隨機劫殺兩名警衛及兩名的士司機。

足立想將永山的經歷拍成電影,拍攝隊到他成長及去過的地方(包括香港),以及犯案現場,拍下片段做參考。但足立發覺它們就可以是一部影片,毋須用演員飾演永山及重演事件。足立配上少量旁白,說明片段地點及永山在那兒所做的事,音樂由兩位前衛爵士樂手即興錄製。

西方論者將足立推舉為「風景論」(landscape theory)的先驅,《略》重拾永山的足跡,永山不在其中,主角換成「風景」,亦即是他所處的環境,一個表面繁華實則壓逼的風景,亦可當鏡頭是永山的視角。永山走遍日本南北,風景大同小異,想外逃又被遣返,絕望只能透過殺人去抒發。

略稱連環射殺魔
《略稱連環射殺魔》



「恐怖份子導演」足立正生(上):無法用電影革命…… new

足立正生不屬於人人口中的電影巨匠,但影史可能以這麼一句話來形容他:去了做恐怖份子的導演。影意志於六月初舉辦「若松孝二與足立正生的獨立電影革命」,讓香港影迷可以領會,五十年前的日本前衛導演在形式及思想上可以有幾大膽。

除了「恐怖份子」以外,足立正生的名字較多和兩位導演扯上關係,一位是大島渚:足立正生在《絞死刑》飾演一角後,為影片構思及製作預告片,然後大島索性請他在《歸來的醉漢》及《新宿小偷日記》加入編劇團隊。(按:《新宿小偷日記》將在影評人之選「1968:電影非常年」放映」)。

另外一位當然是若松孝二。若松在1960年代以超低成本的情色片成名,並成立自己的公司。若松先邀請足立當助導、再請他寫劇本,之後讓他導演自己的影片。足立儼如「若松製作」第二個創作大腦,他遠走中東加入赤軍後,若松的創作力不復當年,是公開的秘密。

椀
《椀》



2018康城直擊(八):頒獎禮後 new

本屆康城影展的得獎名單已公佈,李焯桃及王勛解釋影評人口味及評審團選擇有別之原因,並提及記者會中,評審團面對記者提問的有趣反應。李焯桃及王勛認為得獎影片雖不算差,但對評審團冷待李滄東及舍蘭的作品感到可惜。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FRu866OCD38

觀看連結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