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inema01



【HKinema #1】當電影只成為活動影象

(責任編輯:朗天)

電影一直有三種稱謂:作為 Film;作為 Cinema;作為 Movies。

Film 強調其物質性;Cinema 強調其空間性;Movies 則表現其娛樂性。這些年來,我們遺失 Film,遺失了 Cinema,只剩下 Movies。電影不再是菲林的活動放映;不再需要在影院(cinema house)觀看;藝術性全面讓路給娛樂性。普通觀眾不明白,為什麼年前香港國際電影節亮出「Let's Movie」的標語時,有些人的反應為何如此大。當 HKIFF(Hong Kong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變為 HKIMF(International Movies Festival),意義上不只是改了名,一個詞語被另一個詞語替換了那麼簡單。而是:那已表示以往某一些──香港──電影──文化──被揚棄了。




【HKinema #1】電影生死,細說從頭

一百多年前,照相技術出現的時候,曾經給繪畫帶來危機,肖像畫師失去市場,有人開始擔心繪畫會因此沒落。不過繪畫並沒有被淘汰。然後,發明家從照相技術發展出電影。到電視出現的時候,也有人憂慮電影會被取代。數碼科技與互聯網等新媒體興起之後,再次對傳統的電影製作與消費模式帶來衝擊。由菲林到數碼,由大戲院到小屏幕,有些東西消失了,有些東西得到保留和傳承,也有新的東西出現,這條走了一百多年的路,從哪裡走出來,正走往哪裡去,現在讓我們回頭看看。




【HKinema #1】電影,你話死就死咩?

"I await the end of cinema with optimism." ──Jean-Luc Godard
「每一樣事物都好像注定了有開始,有終結。」
──尚盧.高達

當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說「上帝之死」,形而上的上帝就煙消雲散;當福柯(Michel Foucault)說「人之終結」,知識和道德的主體又消失了;當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說「作者死了」,讀者可任意解讀開放的文本,又有人七嘴八舌道「讀者死了」。一個時代旋起旋滅實在令人瞠目結舌,甫出現一種新看法、新主張或新事物,人們就巴不得它早日壽終正寢。




【HKinema #1】懷念社群,懷念九十年代的故事性

消失,總容易令人傷感。但哀悼和懷念如果不限於個人感情的浪擲,大抵要做的,便是重拾價值的方向吧。



《HKinema》創刊號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季刊
《HKinema》創刊號出版﹙隨《香港電影》附送﹚

消失中的電影文化(編輯:朗天)


下載電子版
(PDF 格式)

 

 

 

 

 

 

 

 

目錄

創刊語(朗天)

專題:消失中的電影文化
當電影只成為活動影象
電影生死,細說從頭(陳志華)
電影,你話死就死咩?
(鄭政恆)
懷念社群,懷念九十年代的故事性(陳智德、江藍、呂永佳)

電影之瞳
炎涼世態:華語片在意大利(羅卡)
工業雖死,港片猶生(Matteo Di Giulio)

交流館
沒有香港電影我們便太寂寞了──中港影評人互動交流

學會SMS

編輯室(朗天)




沒有香港電影我們便太寂寞了──港深影評人互動交流

日期:2007年8月23上午
地點:香港康文署電影辦公室會議室

出席者:
內地:劉輝﹙劉﹚、張燕﹙張﹚
香港:羅卡﹙卡﹚、朗天﹙朗﹚、盧偉力﹙盧﹚、劉嶔﹙嶔﹚
整理:郭青峰、王麗明

﹙全文記錄﹚


卡:我們今天想要討論港深兩地對香港電影評論上的異同與分歧,嘗試提出一些電影及理論來互相參考。此外,我們又會討論在研究香港電影時,產生了怎樣的關鍵性問題,以及其理論架構。今天參與討論的有來自北京的張燕小姐,來自深圳的劉輝先生,香港的講者則有羅卡、朗天、盧偉力和劉嶔。我們希望今天能對於如何評論和研究香港電影提出一些意見。那我們先討論對香港電影評論的情況,尤其集中討論過去十年。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