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偉霖



Yoji Yamada (2): The Blue Collar Awareness of 'Sunshine in the Old Neighbourhood' new

The Strangers Upstairs (1961), the directorial debut of Yoji Yamada, was released as a "Sister Picture", the opener of a double-feature programme, in December 1961. The management of Shochiku didn't consider this film remarkable and so rejected Yamada's promotion to be a regular director. His next chance came after a year. The singer-actress Chieko Baisho was awarded Best Newcomer Singer with her debut song Shitamachi's Sun. Shochiku decided to make a film out of that song, with Baisho as the heroine. The film has the same title as the song, but the film is now known in English as Sunshine in the Old Neighbourhood (1963).


Sunshine in the Old Neighbourhood



Yoji Yamada (1): The Beginning of His Career new

With the passing of Kaneto Shindo, Koji Wakamatsu and Nagisa Oshima, the retirement of Masahiro Shinoda and Kiju Yoshida, Yoji Yamada, born in 1931 but still active, is now the doyen of Japanese cinema. At the turn of century, his Twilight Samurai (2002) and The Hidden Blade (2004) set off a Yamada boom in Japan.

Before that, some Japanese critics only saw him as a mass-producer of the very successful Tora-San series and Free and Easy series. His status as a box office winner wasn't contested, but his status as a master was. But now, even international critics recognize the humanism of Yamada's movies qualify him as an artist. This series of Yamada is an attempt to summarize his mammoth output for the common reader.

Tora San, Our Lovable Tramp
Tora San, Our Lovable Tramp



《唐喬望尼》:2065個算多嗎?

在列波萊羅(Leporello)整理的「獵艷目錄」,他的主人唐喬望尼(Don Giovanni)在五個國家曾睡過2065個女子。到底要幾多時間才能有這「偉績」?假如一星期一個,要用四十年,一星期兩個,要二十年。

換算成密度,2065個又不是那麼天方夜譚。假如從唐喬望尼所唱的「香檳詠嘆調」中,「明早你可以幫我加十人在名單」,以及「目錄詠嘆調」所說,喬望尼求量不求質,要在盛年未過便睡二千個女人,確實「不是夢」。劇作家(即是作詞人)達龐迪(Lorenzo da Ponte)的神來之筆,莫過於為唐喬望尼的「戰績」加上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數字,尤其是西班牙的1003人。




影評人之選 2017:唐喬望尼

歌劇是一種結合音樂、詩詞、戲劇、舞蹈、設計、服裝的藝術形式,所以看歌劇及電影如何融合之前,其實電影及歌劇都有這種兼收百藝的特質。

今天歐洲的歌劇製作被「導演歌劇」主導,二、三百年前的作品在前衛導演的演繹下,可以將原劇完全抽離本來的背景,例如古代宮廷,可以變成現代辦公室;或者可以從文本上,探索劇作者的矛盾或心底話。

從這個角度出發,就可以見到歌劇及電影之間有一個重要的共同點:導演。導演不但是教人演戲,更可以是重塑藝術品的作者。約瑟羅西保留了古雅的背景及服裝,但他把唐喬望尼設定為玻璃工廠老闆,就將工業及階級的關係混進了作品。

《唐喬望尼》雖然是經典劇目,但故事不時有可供質疑及演繹的細節,就連第一場便有很多可能。字面上的情節,是唐喬望尼摸黑竄進安娜的房間,她以為他是男友,發覺唐喬望尼的真正身份後便追了出去。但細心想想:身份敗露是完事前還是完事後?安娜真的會搞錯他是男友?她的憤怒是針對採花賊還是負心漢?會不會是她間接、甚至直接害死父親?羅西的答案甚為有趣,有請觀眾去發現。

飾演唐喬望尼的拉蒙迪,是當時得令的意大利低男中音,更是此角的權威演繹者。強勁歌唱班底之外,音樂由全能指揮馬捷爾負責,他日後有參與《卡門》及《奧塞羅》的歌劇電影。

劉偉霖

9/9/2017(六)2:0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23/9/2017(六)2:0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譚榮邦(資深歌劇及戲曲愛好者),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劉偉霖,粵語主講



《馬勒狂想曲》:馬勒的另一半

《馬勒狂想曲》(1974)當然是以馬勒做主角,算得上是女主角的就是和他一起坐這程火車的馬勒夫人艾瑪(Alma)。他們先是在頭等包廂中貌合神離,然後就是爭吵。他們和很多怨侶一樣,最初都是熱情如火。

馬勒是在一次聚會認識比她年輕十九歲的艾瑪,她的父親是畫家,母親做過歌手,社交圈子都是文藝界人士。艾瑪遺傳了母親的美貌及魅力,少女時便有大量狂蜂浪蝶,維也納分離派的領袖克林姆(Gustav Klimt)應該是她的性啟蒙老師。




《一念無明》:明白先於關懷

第二十三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編劇:陳楚珩(《一念無明》)

大獎討論會於1月15日舉行並票選獎項,這篇為了闡釋《一念無明》為何獲得「最佳編劇」的文章,本應趁對電影記憶猶新時寫下,可是俗務纏身,久未落筆。拖到2月12日,卻驚覺太遲,「回不去了」。

2月10日星期五的下班繁忙時間,一名妄想症精神病人在地鐵車廂縱火,嚴重燒傷自己亦殃及無辜。今天(12日)早上,又傳來一位中學生自殺身亡的消息,已是農曆年後、八日內第三個學生自殺死亡,本來差點多一宗,幸好懸崖勒馬。「回不去了」,是因為無法假裝自己仍處身於一月去寫這篇文章。



你這個人挺矛盾的

第二十三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女演員:周冬雨(《七月與安生》)

《七月與安生》是曾國祥第一部長片導演作品,改編自安妮寶貝的網上小說,故事是兩個女生從小認識,中間經歷過分離及重聚,情傾同一個男生,三角戀映照出人生悲歡離合的種種無奈。周冬雨飾演安生一角,和馬思純飾演的七月,演出一幕幕扣人心弦的女性愛恨交纏。



寡人好色:《下女誘罪》一點個人想法

【本文披露劇情】

要不是有人就《下女誘罪》進行筆戰,不大關心韓國新片的我未必對本片產生興趣,再加上編輯的鼓勵/挑戰,才有心去看,然後寫出自己的看法。

看了半小時,發覺看了筆戰及其他評論後才看戲,可能會對觀眾產生一個不良影響,就是「朗讀鹹書」的情節被討論或介紹影片的人穿了橋。有理由相信不少觀眾在入場前,就知道有「朗讀鹹書」,殊不知這個重要劇情是第二部(亦即是過了一半)才被揭開。如果知道「朗讀鹹書」,就會覺得第一部的情節很假,因為小姐在第一部是性無知的女子,觀眾不應在當時知道有「朗讀鹹書」情節,否則就有明顯矛盾。



耳聽不為真──對《少年滋味》被訪者的另類想法(節錄)

(全文將刊於七月底出版的《HKinema》)


張經緯繼《音樂人生》(2009)後,再以《少年滋味》探討中學生內心世界。《音樂人生》只以一位人物做拍攝對象,《少年滋味》則有九位人物,包括兩位小學生、六位中學生,另加一位二十四歲、已進入社會的年輕人。影片的起點是香港青年協會(青協)於2014年12月舉辦,以打破最多人在電台廣播中合唱《歡樂頌》世界紀錄的音樂會。

義工王

二十四歲的「義工王」Paul,令人覺得和其餘八位受訪者格格不入。他是「青協」義工服務時數的四年冠軍。假如站在影片出品機構的立場,藉這部片表揚一下他,是把他包括在內的合理解釋。不去猜度拍攝他的動機,筆者仍覺得 Paul 是最值得討論的人物。




尋找布萊希特的足跡:奧格斯堡(三)

布萊希特一家找到了安居之處,布萊希特離開奧格斯堡前就一直住在第三處居所。旁邊有一條小河,今天河邊仍有一個餐廳,可租艇給人在河上暢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