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仁傑之通天帝國》──空有想像,情節不通



看《狄仁傑》的想像空間,很興奮,名字多到數不盡,通天浮屠、無極觀、焚字庫、鬼市、赤焰金龜、神兵亢龍鐧,金木水火土五行技倆盡出,令人想起港式武俠漫畫的詭異傳統。事實上影片在執行方面做得不錯,想像空間逐一呈現,製作精緻,同時構思也貫徹一種風格,就是陰邪,就像活在魔道,或許算是《蜀山》的變奏,魔技百出,危機四伏,令人神經緊張,《狄仁傑》的世界比起《魔戒》更變幻莫測。東方魔幻比西方魔幻更多百寶,但西方魔幻在故事上就更有哲理和情理。


看《狄仁傑》的人物角色與佈局,很掃興,善惡總是胡塗蒙混,主角狄仁傑的價值觀是什麼呢?他因為逆反武后而入獄八年,扮盲自保,卻又因為在焚燒奏摺時看見武后原來施德政,對她改觀,於是出獄助她查案,以免影響她登基,但他恢復身份前,又遭殺手追擊,他是不是也要查明一下是誰對自己不利?他為什麼要幫武后?為什麼最後他又矯情地甘於隱世?

相比起狄仁傑,通天浮屠監工沙陀的言行來得更一致,他不滿武后垂廉聽政而逆反,同樣要入獄,但他作假宣誓效忠,其實暗中策劃以報斷手之仇及阻止武后登基。表面看來,他又不是要謀朝篡位,只為堅定的立場及個人風骨,為何在片中會成為反派?沙陀本來與狄仁傑站在同一陣一線,現在狄仁傑背棄立場要捉他,又誰是誰非?

靜兒與國師的混合身分更是精神分裂,已經不要說狄仁傑出現令她柔順脫衣,照理據她應該一早知道赤焰金龜之事,因為赤焰金龜在無極觀,無極觀是國師居住之地,這樣說來,她豈不是太蠢,便是隱瞞不報?但又要靠國醫來說出金龜秘密,狄仁傑來追查,然後國師又變回靜兒身分,以身保護狄仁傑,兜兜轉轉,胡胡塗塗,堆堆砌砌,這不是感情矛盾,而是人物基本都還未搞清,還要說查案,其他細節枝節都不必再說下去了。

附加檔案大小
Detective_Dee_1.jpg129.04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