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去解釋愛情?──《人約離婚後》



《人約離婚後》以換妻派對開始,談的表面上是婚姻與愛情忠誠的問題,說到底還是男女關係應該如何處理,以及怎樣去解釋愛情的問題。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先從結尾來看,杰(羅仲謙)因為情傷,於是變成壞男人,勾引離開自己嫁予有錢人的前度女朋友,印證寶(佘詩曼)跟他說的一句老話:「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終場前他微露出的冷笑,彷彿告訴觀眾,整個故事說的只是杰如何從一個好男人,墮落成為像強(方力申)那種壞男人。


可是,從整套電影來看的話,或者要批評的不是這種老掉牙的情場攻略「常識」,而是那種處理愛情、處理人與人之間情感關係的自我感覺良好至上的快樂原則。

如何證明愛情存在?

愛是抽象的概念,虛無飄渺。說愛一個人,怎樣去證明?口講無憑,承諾隨時可以作廢,所以電影便有兩次婚宴場上悔婚的情節。同樣,將婚姻當作契約,也有離婚的時候。正如電影的敘事者(圍在麻雀檯打牌、《婚前試愛》的伴郎伴娘組合)說,他們先前參與的婚禮,一對新人最終還是離婚收場。既然承諾或契約(婚姻)無法證明愛的存在,那麼便需要用另外的方式去證明,電影給的答案是透過驗證言說的真偽。

寶跟杰的對話,發生在她揭穿杰跟她撒了一個謊之後──杰根本未婚,她的「妻子」其實是為了結識男人,要他陪伴參加換妻派對的妹妺。這個謊言讓寶發現強對她的忠誠:忠誠在每次跟其他女孩子約會,都會坦白跟她說。

為驗證他的忠誠,寶必須經常檢查強的電話、MSN。故此,兩人的關係便於「驗證言說的真偽」這前提下被證立。寶甚至認為只有實踐驗證這種行為,才能證明她和強是一對。換言之,因為有權力檢查身邊人與其他人的接觸,反過來證明自己的地位與其他人不同,構成「戀人」這種身份認同。彷彿失去檢驗的權力,愛就不存在一樣。


「證明」成愛不愛判準

原本兩個人建立親密的情感關係後,理應互相信任。可是,這種信任卻吊詭地建基於互相不信任的基礎上;必須藉檢驗對方的言說,以求得言說的真誠,作為愛確實存在的證明。證明的目的,不外是為了獲取安全感。於是,說到尾愛仍是給描述為一種佔有慾:有權力去檢驗,因為對方是我的;證明對方沒說謊,因為對方是向著我的。

另一方面,還因為得到驗證的結果,感到滿足,願意和對方一起;而不是接受一個被描述為「好」的男人的追求。甚至說,因為對方太好,好得讓自己放心,所以感覺不到他的存在。換言之,必須要讓自己擔心,有失去的危機,才反過來證明愛的存在。為了證明愛的存在,而且必須能證明愛的存在,才去愛;「證明」,由是變成愛與不愛的判準。

基於不信任的信任

寶最後雖然跟杰復合,但沒有答應他求婚。因為她不相信婚姻,反而更願意維持現在的戀人關係,繼續藉著檢驗他的忠誠,實踐和他的愛情。於是,愛情在電影中給表述為一種不信任的信任,追求自我感覺良好的事情。未必有人知道怎去開始解釋愛情,可是這樣解釋愛情的方式,能讓人滿意嗎?

附加檔案大小
LITOA_01.jpg142.39 KB
LITOA_02.jpg105.49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