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居密友》──正面多元的世界



泰國第一部女同志電影《我的同居密友》(Yes or No)去年底於泰國公映,在東南亞地區引起不俗迴響,影片早已在網絡上熱傳。電影被選為今年香港同志影展的開幕電影,一份遲來的關注或多或少反映香港電影市場不夠多元化的實況。


電影改編自兩本泰國暢銷小說《Yes 就是這份愛》和《No 我不要愛你》,Yes 的主角是外表中性化的 Kim(Tina, Supanart Jittaleeta飾),而 No 的主角是外表女性化的 Pie(Aomiz, Sucharat Manaying)。Pie 主觀認為中性打扮的女生等於同性戀者,因此得悉 Kim 是她的室友時,暴跳如雷,奈何大學宿舍舍監不允許換房,Pie 被逼與 Kim 同居一室,更在房中劃分楚河漢界,不容踰越。

Kim 的嗜好之一是烹飪,一隻小電鍋能煮出香氣撲鼻的粥粉麵飯。Kim 以美食攻勢,終於成功開啟 Pie 的友誼之門。從抗拒到成為朋友,再由朋友到漸生愛慕。兩個未嘗戀愛滋味的懵懂少女,面對是友情還是愛情的困惑,也面對是不是同性戀者的迷惘。在異性戀的主流意識形態下,跟異性談戀愛,結婚生子被塑造成理所當然的人生;不按照「傳統」的路而行,便是不正常。愛情本身其實並無性別或物種的取態,就如戲中 Kim 的阿姨 In 說:「真愛不分性別。」

學者巴特勒(Judith Butler)在《性/別惑亂──女性主義與身份顛覆》一書認為,性別是一種踐履性/演出性(performativity),行為舉止、穿著打扮決定了一個人的性別,而不是他/她所擁有的軀體/性徵。Kim 外表剛強打扮男性化,實質心思細密,喜歡乾淨整齊,愛好烹飪和栽種植物,怕蟑螂怕黑怕鬼。而穿著女性化的 Pie,性格爽直剛烈愛逞強,不愛打掃,不怕黑不怕鬼。社會上認定的男性特質和女性特質,根本無標準可言。

經過同志團體的多年努力,加上社會風氣稍微開放,年輕一代對同性戀的看法較年長一輩包容,同志電影的拍攝手法也不再像從前般壓抑陰鬱,如台灣的《藍色大門》、《盛夏光年》、《渺渺》等。香港近年僅有的代表作,是許鞍華的《得閒炒飯》,當中關注的議題,是中年女性面臨生育年齡大限的抉擇──生與不生/墮胎與不墮胎;即使選擇生子也可不婚,孩子的「父母」不必走進傳統異性戀一夫一妻制的家庭模式。

過往的同志電影裡,家長角色通常不存在(缺場),又或是代表打壓的力量(恐同?),《我的同居密友》有較開放的處理手法。Pie 的母親和喜歡 Pie 的 Van 是傳統社會對同性戀厭惡反對的一群,而 Kim 的阿姨 In、父親和工人,則是抱持包容和接受的態度的一群。In 會稱讚 Kim 長得愈來愈帥,會跟她討論愛情問題。當 Kim 在感情路上進退失據時,In 會問她:「你害怕甚麼?」言下之意是鼓勵 Kim 隨心出發。Kim 父初次見 Pie,即把她當媳婦看待,甚至稱她為 Kim 的老婆,開明的態度讓 Pie 不知所措,一臉尷尬。


此外,戲中的配角 Jane 和 Boy 均是同性戀者。漂亮的 Jane 鍾情 Tomboy 型女生,對 Kim 一見鍾情,成為 Pie 和 Kim 戀情的最大絆腳石;而 Boy 則是神態動作有點 camp 的男同志。Jane 和 Boy 的性取向早已得家人認同,是百分百走出衣櫃,活得光明正大,充滿自信的同志,打破同志必遭家人唾棄的宿命。莎士比亞說:「愛情是不用眼睛,而是用心靈看著的……」(仲夏夜之夢)。愛情本身一點不複雜,愛或不愛,Yes or No,簡單直接的二選一。可是,在主流意識形態下,同性戀情備受壓力。Pie 害怕母親(家庭壓力);害怕旁人異樣的目光(社會壓力),因而逃避愛情。但經過掙扎,最終於決定順從心裡蝴蝶紛飛的感覺,與 Kim 相愛。她請求母親,讓她勇敢愛一次。有情人終成眷屬,故事算是大團圓結局。現實中的同性關係呢?

Jessica Williams 在《影響當代世界的50件事》(2004)一書指出,在70多個國家,同性關係是非法的。在9個國家,對同性關係的懲罰是死刑。七年後,世界改變了多少?導演 Nay(Saratsawadee Wongsomphet)選擇用清新自然、輕鬆流暢的調子去拍攝《我的同居密友》,呈現一個洋溢青春氣息的世界,也反映出對未來世界的期望。電影預告片有一句宣傳語:「每個人的身體裡都住著小男孩與小女孩」。在廿一世紀的今天,實在是時候去接受跨性別(Transgender)的存在,容讓男性陰柔、女性剛毅,兩性的特質得以糅合。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論在各個層面,都需要保持開放、包容和多元化的態度。

後記:據知《Yes Or No 2》將於明年初開鏡,忽爾感慨,香港電影何時也來一部青春逼人的同志電影(非同志也可)?

附加檔案大小
yes_or_no_1.jpg101.24 KB
yes_or_no_2.jpg120.3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