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寓香港電影工業,讓人熱血沸騰的「青春片」



第十七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電影:《打擂台》

會拿起這本場刊閱讀的人,除了傳媒朋友,相信,都是電影工作者、相關人士,或者電影愛好者。

這些年來,我們見過許許多多旁敲側擊、託物言志,明喻隱喻香港電影現況的作品。這些年裡,有多少次你走出電影院,不是又一次的失望和幻滅?但在不久前,卻竟然有一次,有一部很簡單的作品,卻竟能重燃你那一顆「愛電影」的心。那股再度讓人熱血沸騰的感覺!

真的久違了。

感性不能蓋過一切,但在去年一眾候選名單當中,說到最佳電影,第一時間湧現在我腦海的就是:《打擂台》。

年輕的導演,以一個十分簡單直接的打擂台故事以作香港電影工業的隱喻,手法上以懷舊向本土電影的獨特傳統、輝煌歲月和無數觀眾成長年代中無法取代的情懷致敬,透過年輕的觸覺呈現香港電影向來最名揚天下的武打、喜劇。還有在老化的香港社會、深感無上進階梯、思想提早「老化」的年青一代中;起用一群老薑演員為骨幹,卻竟然拍出一部最有活力的「青春片」!我們久違了的「青春」!

更重要的是,它並不是一個一廂情願的結局;而是,它相當成熟。羅新師傅的宗旨與堅持(也是影片的金句)是:「唔打就唔會輸,要打就一定要贏!」是的。但壓軸在羅新門武館那場決鬥,阿淳有贏嗎?答案,大家都知道。這甚至不是精神勝利法。但另一方面,阿淳最後匍匐地上如小孩扭打那段、龐青那句:「再過幾十年後你就會明!」、或者刻意選用譚炳文這老氣橫秋故作不明就裡的旁白那句:「我就唔明嘞!」......都給了你一個非 yes or no 但又很完整的答案。

「唔打就唔會輸,要打就一定要贏!」

一定要贏可以是一種對質素的堅持、一種工作態度。甚至是一種自我反省。

羅師傅也是曾經有一刻「醒過來」的。就是那一晚,就只有那一刻,甦醒後的他才真正懂得喚阿成做阿成、阿淳做阿淳,還說了一些真心話,才上樓迎接生命中真正的最後一程。這幽幽的一段「迴光返照」,可說是片中最動人的一段。沒有人知道即使雄獅有甦醒的一日,那會否又只是迴光返照:我們的自我安慰。沒有人知道未來。這一點謙遜和對人生的洞悉,都豐富了影片的角度。

是真正愛武術還是巿場包裝與賺錢,現在能生存的已經是高度商業經營的現代化體育館;打擂台比賽只是謀財工具,都精簡地道出了一些社會現實。武術或是電影藝術,都一樣。

另有一點筆者很欣賞的是:玉珮為甚麼不可以典當?臘鴨為甚麼不可以吃?早已明示,許多曾經輝煌的過去,可能都已經是包袱。壓著你不能呼吸;都變成臘鴨了。而且只是徒弟奉若圭臬;反而是師傳叫典當了它去報名打擂台,「唔係師母仲嬲!」還有明早蒸了那只臘鴨大家吃然後去比賽!這鋪排無疑是創作人的靈巧;但,抱著包袱不放的竟是後人,一代宗師反而是最瀟灑,這往往也是事實。由年輕導演提出,也值得跨世代的電影工作者一起深思。

年輕及資深電影工作者的組合獲得成功,在現今香港社會氣氛下也很有意義。世代的問題困擾香港多年了。社會的變遷、上進階梯狹窄也造成了現實世界中60至90後幾代人之間的社會矛盾。很難得這部電影大體上是年輕的創作力,卻由資深演員去演繹出那無可比擬的生猛、活力和青春,令整部作品活起來!飾演羅新師傅的泰迪羅賓就榮獲本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男演員」。還有多麼「恨打」,飾演阿淳的梁小龍(我們當年的陳真)、飾內歛大師兄阿成作為極佳對比的陳觀泰、飾演紅顏知己阿芬的邵音音等等。惟稍有不足的是片中年輕一輩人物,演技與魅力都不及一眾老戲骨。而且論導演技巧、思想深邃等各方面,當然仍有可進步的空間。

以簡單的故事和象徵,寄寓了香港電影工業,在世代矛盾嚴重的香港社會中由年青與資深電影工作者攜手合作,向香港電影的經典傳統與精神致敬,並且重燃我們許多人對電影的那團火、那份深愛。這部作品榮獲 2010 年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佳電影」大獎,是極富社會與時代的意義;甚至是對喜歡它也愛電影的人一些很個人的意義。

【載於《第十七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頒獎禮場刊》】

附加檔案大小
HKFCSA17_logo.jpg21.56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