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派古典奇詭俊逸



第十七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導演:蘇照彬(《劍雨》)

雖然《劍雨》並非恐怖電影,但片中變臉、魔法、仇殺、陰陽懸疑,每一個環節,都在拍攝層面顯示出蘇照彬個人簽名式的波詭雲譎,如暗流一樣的陰謀,在每場層次飽滿的戲劇之中揮發著戲劇意趣,拍出了不能言喻、只能意會的別緻講故事模式,又在中國不能涉及迷信的電影審查局面下,走出了一片小天地,繼《畫皮》(2008)之後再進一步把現化中國的妖魅世界在限制下重新定義,亦加入了其他古今通用的戲劇元素。

如在權力陰霾下產生著微妙功能的情慾元素:轉輪王(王學圻飾)及葉綻青(徐熙媛飾)的權力與性作為征服者或滿足者的雙重想像,或江湖中人陰險與自危的命運播弄:崆峒青劍(吳佩慈飾)的詭計功敗垂成,連繩(戴立忍)苦練戲法卻令武功未達臻境而被轉輪王揶揄的狼狽,還有急流勇退的尋常生活渴望﹕雷彬(余文樂飾)與妻(江一燕飾)經營麵館的小百姓願望,前者在垂死時在月夜下獨自安靜吃麵,不把熟睡妻子吵醒的體貼,以至細雨(林熙蕾)受到陸竹(李宗瀚)以死點化的禪意,修緣至變臉後成為曾靜(楊紫瓊飾),與江阿生(鄭雨盛)開出連仇帶恩的愛情奇花,以歸於平靜為結局。

《劍雨》令我相信,蘇照彬不愧為不折不扣的作者導演,上述戲中幾段人物關係環環相扣,各人自身況味皆特殊而具縱深感,在文戲、武戲的精煉與用心之下,江湖形成了以人為本的立體群像,栩栩如生,入世而多姿。

「仗劍弄況,望雨還塵」《劍雨》本名《劍雨江湖》,及後簡化,去了「江湖」二字,還原電影的瀟灑氣質,令這部裡外皆充滿蘇照彬個人風格的作品,更為旗幟鮮明。從《運轉手之戀》(2000)(編)到《愛情靈藥》(2002)(編導)混合倫理幽默的反浪漫舛述,至《三更之回家》(2002)(編)、《雙瞳》(2002)(編)到《詭絲》(2006)(編導)的靈異悖論,蘇照彬一直保持著一張黑色冷面,諷刺處令人哭笑不得,詭異處令人不寒而慄,皆具有小品色彩,然而大器之處盡收細節。

《劍雨》亦如是,本身是一齣通俗的愛情戲,緣份、恩仇、守望,皆是老調大牙的元素,但蘇照彬從編到導,一氣貫通,把無法無天的江湖中的生存法質,結合著角色的本性疑問,愛慾奔流下有如清泉的出世家庭觀,還有高度上乘的場面調度,古洞、樓閣、簷瓦、幽室、宮廷,整個江湖世界典雅而曲折,諸位武術高手的身影俐落爽朗,剛柔並濟,令人想起胡金銓,卻又揉合著魔幻性與寫實力學的兩項現代指標,令電影成為了新派古典的俊逸風格示範,卻包裝著純愛深情,令人意識到,作為把玩著平衡遊戲的幕後主腦蘇照彬,是如何膽大心細,又在電影操作層面,予取予攜,婉約的文人氣、犀利的電影眼,又令人想起了同樣是台灣導演的李安。

【載於《第十七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頒獎禮場刊》】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