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方法」又「本色」的巧妙風格



第十七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男演員:泰迪羅賓(《打擂台》)

師傅形象最教人印象深刻的一定要算黃飛鴻,無論五、六十年代的關德興、九十年代的李連杰和趙文卓,黃飛鴻的故事,均以他為中心,由頭帶到落,一舉一動,喜怒哀樂,教訓生事的徒弟時的說話節奏,均影響日後其他電影,尤其是當任何人做起師傅角色時,其演出方法多少都參考往日的黃飛鴻電影。

如果將此比較,同樣都是師傅,泰迪羅賓飾演的羅新在《打擂台》中,有別於黃飛鴻由頭帶到尾的演出,也沒有黃飛鴻的說話節奏。故事上,他的位置非常獨特,他既不是主角又是主角。說他不是主角因為前半段的故事,主要講述阿祥這位地產公司小職員到羅記茶樓收樓,因此認識阿成和阿淳的經過,故事並非圍繞他推進。

這部份的故事平穩前進,但偶有漣漪,暗藏起伏,阿成和阿淳兩師兄弟默默守護著羅記茶樓,靜待臥床幾十年的師傅甦醒。故事的張力在於兩師兄弟期待羅新一朝醒來會做出哪些驚天動地的事,觀眾也想追看下去,究竟他的甦醒會為故事帶來甚麼變化。由此故事慢慢帶羅新出場,甦醒後的他才是全片高潮所在,成為全片的重心,推進後半部份故事的發展。

醒來後的羅新,既嚴肅又帶點幽默。幽默在於他混淆了阿祥、阿成和阿淳的身份,誤認阿祥為徒弟,認本來的徒弟阿成和阿淳為徒孫,弄出重重錯摸誤會。嚴肅則在於他喚醒了徒弟的鬥志,帶同阿成、阿淳,以及本為收樓的阿祥,不分徒子徒孫,一起為比賽訓練。另一點是,羅新與阿成和阿淳仍然維持傳統師徒關係,阿成和阿淳則收阿祥為徒,沒有利益往來,所做一切只為保留羅記茶樓。他嚴肅又幽默的演出表現了現今早消逝已久的上一代人文精神。

他的演出拿捏準繩,恰如其份,在於他既有點「方法演技」的風格,又有「本色演出」的味道。他運用形體、語言、方法技巧塑造出不一樣的師傅面貌,舉手投足都發自內心,從心出發教導徒弟。此同時,片中六十年叱吒風雲的羅新,與同樣六十年代樂隊出身的泰迪羅賓,戲內戲外都擁有上一代的做人態度,對今時今日一去不復返的拼搏精神大聲疾呼。出自羅新口中的「唔打就唔會輸;要打就一定要贏!」,正好也是泰迪羅賓所經歷六、七十年代香港的主流價值觀,和其自身性格的寫照(傷了脊骨,卻無礙他組織樂隊)。他「方法演技」的技巧加上「本色演出」的風格,將師徒關係和上一代的人文精神表現得極富神采,把故事帶到另一個層次。

主線縱然不是由泰迪羅賓的角色帶出,但後半段的故事卻因他甦醒而推向高潮,而其流露的壓場感,可謂籠罩全片。雖然他不似傳統一代宗師,卻透過奔放有勁的肢體語言和聲線運用,活脫脫就是一頭睡醒雄獅,一怒吼一動爪,亦慍亦火,演出恰到好處。

【載於《第十七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頒獎禮場刊》】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