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停轉日》的新舊版比較



2008年的《地球停轉日》(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1951年同名電影的重拍版本。兩齣電影相距達57年,故事都是某天外星人Klaatu來到美國,引起了美國人的恐慌。舊版與新版最大的分別是,當年沒有今時今日荷李活大製作的龐大拍攝資金,以及運用電腦特技營做空前的大場面外,最大的分別在於劇本的改動以配合不同的時代背境,尤其配合美國在這幾十年來改變的政治意識形態。


著陸地點的改動代表不同意識形態

新舊版的飛碟均著陸美國,可是舊版的飛碟著陸在華盛頓白宮的草地上,新版則在紐約的中央公園,從此改變,可以看出華盛頓和紐約在這五十多年在世界的不同地位。五十年代,美國是二次大戰的戰勝國,又是剛掘起西方列強中的領導國,敵對陣營是以共產主義為首的蘇聯。華盛頓身為美國首都,是美國對外政策的大腦中樞,一切對抗共產主義的政策均在此決定,Klaatu成功在此登陸,對美國有著極大威攝性的象徵。

現在的紐約則是當今資本主義的代表,是世界金融商業中心,許多跨國企業總部的所在地。紐約的華爾街和帝國大廈內的公司企業,掌握了全球經濟的命脈,新版的Klaatu (奇洛李維斯飾)在紐約的中央公園降落,正衝著美國作為資本主義強國,亦同時擔當世界霸權的角色而來。

飛碟著陸地點由當年的華盛頓到今時今日的紐約,則寫美國這五十多年在世界政治舞台的改變。當年她是冷戰時期蘇聯的對手,時刻防範共產主義滲入,Klaatu的出現而引起的不安動盪,是美國人當時對共產主義恐懼的心理投射。新版的Klaatu,以紐約為飛碟降落點,肩負著拯救地球的任務而來,暗示美國這樣的資本主義發達的國家,處處破壞環境,危害生態,威脅了地球的生命,唯有毀滅人類,地球才有得救。紐約成為資本主義思想過度泛濫,傷害自然環境的圖騰。

舊版比新版更大美國

值的留意的是,舊版突出了當時美國是全世界的領袖,亦刻劃了美國精神的核心價值。美國本位在新版的描繪較之舊版為弱。舊版的Klaatu逃離了醫院後,穿上了西裝,到Helen Benson家租房居住。Helen家有男有女,有老有幼,多了一名外星人居住,恰巧配合美國精神裡種族融和的旋律。此外,舊版巨型機械人Gort將暈倒的Helen抱入飛碟內,打破了外星人與地球人的對立,可視為美國精神中,不同種族應該互相排除偏見的對照。另外,Klaatu對昔日美國總統林肯的讚賞,更加反映出美國精神的優越。

舊版和新版的Klaatu都無法與全球各國的領袖面談,可是在舊版中只有美國科學家Prof. Jacob Barnhardt能召集全球科學家商討對策,應付危機。美國總統未能號召各國元首參與討論,然而美國科學家卻有能力做得到,以美國為世界中心,在科學界領導全球的自大想像,顯而易見。

新版除保留了Prof. Jacob Barnhardt一角外,上述舊版的情節均被刪去,換上了的是美國政府管理層囂張橫蠻,窩囊遲鈍的嘴臉。這不難想像新版本正在影射布殊政府執政時差勁的表現。

從《地球停轉日》新舊版之不同,看得到美國政治五十多年來的改變。美國將來的政治前景如何,還有待美國電影人藉著電影來討論和解讀。

附加檔案大小
DTESS.jpg190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