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神奇變得平易近人



第十八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男演員:劉青雲(《奪命金》)

雖然劉青雲一直是銀河映像的中流砥柱,但翻查片目表,劉青雲近年參與杜琪峯執導作品,對上兩齣已是《神探》(2007)和《我左眼見到鬼》(2002),是故,此番《奪命金》可謂十載難逢,一趟杜琪峯和劉青雲單對單的互動之作,難怪劉青雲也十足投入,百分百搏命,直情是博命金。坦白說,劉青雲曾兩奪評論學會最佳男演員,但以《奪命金》最讓我心服口服。

杜琪峯交給劉青雲的三腳豹,照現在的結構來看,原應是眾多組人物之一,與任賢齊胡杏兒的買樓金,何韻詩盧海鵬的救命金鼎足而立。但客觀效果是,三腳豹、凸眼龍和拜山華等江湖兄弟小人物,特別搶眼搶鏡。

劉青雲執著捱義氣、愛面子又抱持簡單江湖頭腦的三腳豹,夠猛但又有帶著特徵缺陷,劉青雲先設計了不停眨眼,又聲大大勇字行頭的行徑,努力執行貫徹這特徵,一來提醒他這角色個性,二來是在斷斷續續的長時間過程拍攝過程裡,保持角色的連貫性。

他是目不識丁的中佬一名,面懵心也不太精明。他在不停「籌旗」調停,營救大佬兄弟之中,慢慢進入了金融世界。我們從劉的演出,看到面皮厚(阻著回收紙舖老闆做生意,在茶餐廳賴著不走,以期可度水周轉),為大佬著想(擺夀宴慳得就慳,禮金盡歸大佬所有)的人物,慢慢以簡單的博奕原則來參與期指買賣。連古惑仔都不務正業,投入金融大賭局時,三腳豹這人物跟香港社會,便漸漸變得很有關聯,警世而別具時代意義。

劉青雲無論在角色設計和執行,都準確精采,角色莊諧並重,有喜劇感又保留了不少人性灰色地帶,讓觀眾去細味,整體以高能量和偶發的爆炸力,傳遞著這份碧水寒山的邊緣感。

他跟一眾性格演員的對手戲才最好看。在譚炳文演的大佬,劉表現了適度的忠誠和憨厚;面對軟皮蛇般的張兆輝,劉保留了跟對方的尊重和留面子,反而變得謙厚體諒;來到英氣逼人的黃日華,則一直扮「死狗」,連眼神亦不直望,傳達了心虛又死頂的心跡;面對姜皓文,劉則退而求其次,在他霸氣外露眼凸凸的演法下,轉而表達三腳豹的天真和無知。面對不同對手,他都能借力打力,無論進或退,都掌握所有場口的節奏,準確演繹由江湖世界進入金錢世界,由無知至貪婪的歷程。

《奪命金》是杜琪峯單飛系作品,一如《鎗火》、《PTU》、《黑社會》、《放‧逐》、《文雀》,杜琪峯跟劉青雲的合作,更像憑單純的感覺,社會寓言式的題材,用最熟悉(古惑仔類型)的方式來處理,似乎更得心應手。

三腳豹的厲害處在於,類型化的人物,面對如此戲劇性處境,卻極討人喜愛之能事,本來從他串連身邊人而看到其他人的面貌,但看著他仍是樂不可支,令觀眾保持了觀賞的趣味,他的黑色幽默調子,也較其他人物的悲情意味(被買樓迫瘋的夫婦、夾帶私逃的銀行銷售員、控訴社會迫人轉型再轉型也無立錐之地的老工人)來得討好。

三腳豹的世界,麻甩味、古惑味、街頭智慧等,全非新鮮事物,卻在劉青雲身上透出極佳幽默感和喜劇感,就連最後目睹姜皓文趴街,也充滿黑色幽默,真的是人為財死,反映了平民百姓以至豪賭莊家等,在股瘋大氣氛下,患得患失,成王敗寇,價值觀全然扭曲。

三腳豹由草根江湖人物,因在股票行買期指一舖定輸贏,戲劇性地發大財,到最後拿著雪茄周街走,正是香港人賭性和無知的「槓桿再槓桿」。有趣的是,劉青雲今年的兩個作品,都跟金融世界有關。《奪命金》三腳豹與《竊聽風雲2》的證券行總裁羅敏生,一個是平民草根,一個是金融精英;一個外揚,一個內歛,卻同時折射此時此刻的香港人面貌。正當三腳豹躊躇滿志,羅敏生已甩身走人;於我而言,兩個角色,劉青雲都演得超乎預期的好,一身「奪金命」,合起來正是一個化平凡為神奇,又將神奇變得平易近人的劉青雲。

【載於《第十八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頒獎禮場刊》】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