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命金》──返回地球的宿命



第十八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編劇:銀河創作組、歐健兒、黃勁輝(《奪命金》)

如果《單身男女》教人以為銀河映像已脫離了杜琪峯與韋家輝電影的「後九七」宿命香港,《奪命金》正好說明銀河映像對劇本的追求,其實仍在本土想像裡發揮關懷──不錯,「後九七」之說已然過時,可當下《奪命金》仍見的執著,就是以小城故事,反映全球宿命。

因為《奪命金》有意為「後雷曼迷債」的香港言說,亦恰巧遇上戲中提及的「希臘破產」危機,以至同年發生的「佔領華爾街」事件;當中可見的,除了香港人為著前途未卜,而過度虛耗於金錢追逐,更可見全世界也難逃金融狂焰,即便如劉青雲所飾的三腳豹,對股票升跌毫無認識,都會像戲中平凡人蘇杏璇般,茫然卻一頭栽在其中,成了股海棋子。

不過《奪命金》的劇本發揮,倒不以高高在上的姿態言明股市法則,卻是與平凡人站在同一戰線,為人物在結局的一剎平安,要觀眾感到憂戚。這是編劇的勇敢嘗試,把三路人物作不平衡剪影,以見他們即便擦身而過,各不相識,可都在炒賣世界裡,被無形之手拉扯。

比如何韻詩所飾的銀行職員 Teresa,為專業良心掙扎,到最後不為人知地私吞巨款,卻必然仍會為貪婪心魔纏擾,教她活在不義之財的陰霾中。至於三腳豹雖說是忠義江湖兄弟,先為譚炳文所飾的黑幫叔父籌錢辦壽宴,再為拜山華張兆輝張羅保釋金,後更替凸眼龍姜皓文孤注一擲,為還債以保命……可結局竟是傻人有傻福,贏了股票,卻放下枉死街頭的兄弟,初嚐貴價雪茄!他的後著會否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福星拱照,抑或僅得蠻勇,而為下一輪無情股海的犧牲品?篇幅相對較少的支線,是任賢齊所飾的警察張正方,被妻子胡杏兒再三催促置業,及至意外地買樓賣樓,同時險象環生下保住生命,不蝕反賺,得來的數十萬元,會否在僥倖間化作夫婦二人的蠻勁,以為將來買買賣賣總可袋袋平安,而忘卻之前的生死一線?

劇本令人動容的,並非因為 Teresa 為良善,三腳豹為忠義,以至張正方為好心,而在現實與理想,甚至物欲與良心之間出生入死;動容處是劇本引發的聯想。電影英文名字──Life Without Principle,本意是「沒有原則的生活」,由上文而想,究竟沒有原則,甚或放下原則的,又會是誰?是盧海鵬與譚炳文,甚至張兆輝、黃日華、姜皓文等綠葉,在戲中放低既有風光,改行換轍?抑或更是三路主角,在結局裡似放下原則,隨金錢世界起舞──Teresa 身懷巨款,吃著雪糕,與三腳豹腰纏萬貫,咬著雪茄,同樣搖曳前行,可想像他們面對金錢世界,根本沒有原則可言,才教雙雙如起舞般寫意。

可以說這份寫意是對香港人,甚至是全世界的批判,以見每個人內心的私欲,還不是來自金錢的緊箍咒?還未計上的,是主角們或要在其後面對「橫財」的痛不欲生,而這就是《奪命金》可見的關懷畢竟都在未卜的將來。是故銀河映像其實並非自《單身男女》以後,成了(為票房與市場)另行轉向的香港電影創作團隊;相反那只是稍作緩衝,而更新的關注課題,都在香港因經濟想像而來所延伸的精神命脈當中。如果《單身男女》的終章是古天樂所言「我要返回地球」,那麼到了《奪命金》,即便香港電影來到未晚黃昏,銀河創作組正以此預示了與香港同在,才是在當下再出發的啟始,為香港拜金精神提出睿思──怕的,不過就是那永劫回歸的全球宿命。

【載於《第十八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頒獎禮場刊》】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