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不可測,她是誰



2002年,柏林,四季酒店。

白色上衣襯著一頭金絲髮,身形略豐滿的她坐在我面前。印象很深的,是她很羞澀,經常垂下頭,說話也沒演戲的多變靈巧。姬蒂白蘭芝,那時已因《傳奇女王伊莉沙白》一鳴驚人,但未登荷里活的頂級女星之列,她的幼細、準確及信心,到現在仍是非常之吸引。她那時為湯迪拿的《疾走天堂》現身柏林,製造了我跟她面對面的機會。奇斯洛夫斯基的劇本,我心目中的氣質女星,簡直是天作之合。

她也從此平步青雲,同步公映的《魔戒》魅力四射,之後還登上了馬田史高西斯的大亨夢、爬上了巴別塔,當夠了好的德國人,蹺蹊的班哲文畢頓,齣齣皆是一級一實力製作,她的功力連跟鍾斯博士作對也挺好看的。

導演湯迪拿,用德國人的理性,當年也忍不住這樣說,「拍她是很花精力的,她有能耐保持一張千變萬化的臉孔。」一語中的,萬變萬化卻不離其宗,一種深邃而難以掌握的知性魅力,深不可測。

對我而言,一眾荷里活大片不過是順手拈來,真正入心的,是名不經傳的《Notes on a Scandal》演受少年引誘的女教師,情和慾一發不可收拾;更厲害是那卜戴倫的七隻鬼之一,妖野狂非男非女,比卜戴倫更上戴倫。噢,差點漏了她籍籍無名時,當過王爾德筆下的理想太座!我真正明白,每個角色交給她,都從她的法度裡透出另一層的生氣和質感,她演的,一點不像演戲,是完全的 made believe。

已是三子之母,她近年銀幕演出漸減,但從沒放棄舞台的戲緣,一年一度踏台板。那年跟她的一席話,她便是初為人母,還帶著初生孩子來到柏林。「我個人的私生活,比我的電影事業更重要,演戲從不是我的最大夢想,奇嗎?」她對我說。她有演技也有星味,很多大導演也看中了她這種特質,無論戲份多不多,都希望她能坐鎮,《巴別塔》是好例子。

她倒不太介意,「可能我是在戲劇學院出身,做過高貴的淑女,也當過沒對白的下人,不同性質不同份量,不是每每要當主角,當你站在台板上而沒一句對白,那太好了,可練習你身上每吋的肌肉!」

她另一項異能,便是語言能力超卓,那苦練口音的狠勁,不是人咁品。《哭泣的戀人》妖媚冶艷的肯肯舞女郎說起俄語來,《疾走天堂》一口流利的意文,後來當鍾斯博士的大對頭,也是俄魂上身,好厲害啊,一點也不像來自墨爾本。有趟劉偉強跟我說,正在卡士一些外國女星,然後遞給我看一幅照片,他說她太消瘦了,不太適合角色,一看照片,是姬蒂白蘭芝。心暗叫,你確是走寶了。

十年過去,她仍是鋒芒不減,只是戲確是少了。

大概當母親也是一齣大片罷,那年臨走前問她,為了孩子會否犧牲了工作嗎?「任何事發生,對現實也會有點影響。你談戀愛,你成家立室,有小孩子也一樣。我心目中並沒要求自己拍多少戲,談不上是一種犧牲!」她對我說。

十年了,希望妳事事順心,一切安好。

附加檔案大小
CateBlanchett_Heaven.jpg55.23 KB
CateBlanchett_NotesOnAScandal_2.jpg53.11 KB
CateBlanchett_TheManWhoCried.jpg49.27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