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尋心裡的「凶」



看畢《追凶》,想起了《凶心人》(Memento)。後者是一個丈夫找尋殺妻真凶的故事,可是電影最後告訴觀眾,原來真正的「凶手」是男主角自己。《追凶》同樣以懸疑偵探片格局開展故事,當觀眾順著督察阿漢(劉青雲飾)的視角追尋凶手時,最後卻發現真正是追捕的惡人,其實是阿漢。


童話殺人非噱頭

電影的英文名是 Fairy Tale Killer,直譯為「童話殺手」。從平行敍事,觀眾早已知道凶手是誰。接著,阿漢透過拼砌王悅兒(江若琳飾)的圖畫,領悟行凶者的犯案手法與童話相關──死者的遇害方式跟童話故事如《小紅帽》、《灰姑娘》、《紅鞋兒》等的角色特徵有關聯。似乎「童話」跟電影故事的聯繫,僅限於精神病患、凶手阿軍(王寶強飾)的個人妄想式投射。

阿軍初登場時,是以精神病患的姿態出現:他到警局「自首」,說自己殺了人,阿漢跟下屬調查後,卻一無所獲。「招供」時,他曾說跟阿漢是相識,又問後者記不記得自己。阿漢對此毫無印象,只視他為「黐線佬」。從阿漢對阿軍的無印象開始閱讀電影,「童話」便具有象徵意義,而非單純的犯罪或懸疑片噱頭(Gimmick)。

期望失落成心結

電影末段阿漢收到阿軍給他的、大概是由王悅兒繪畫的圖畫書。看到圖畫書繪畫了幾宗殺人案,以及自己拯救家人、阿軍和王悅兒自焚的情節,才想起與阿軍、王悅兒的關係:一家人和他們曾有兩面之緣。頭一趟阿漢抱著剛出生的兒子向兩人布施金錢;第二次則怒起沖沖,只顧抓著兒子衣領拖著他走,沒理兩人。前後對比,加上阿漢忘記曾與他們接觸,表示其「良心」失落。

阿漢妻子(萬綺雯飾)看著阿漢為求破案,才溫和地跟兒子聊天,曾說:「以前你都不是這樣衰,是甚麼時候開始變成如此?」從阿漢對待阿軍、王悅兒前後態度不同,可見其沉淪跟兒子心智狀況有關。尤其是他跟妻子吵架後,到兒子房間,拿著一把折斷了的玩具槍,回想曾對兒子說過的話:「這把槍送給你,長大後要成為神探,跟爸爸一齊查案。」折斷的槍枝暗示其子的心智狀況,無法達成他的期望。以至於成為心結,令他討厭兒子。

以童話拯救家庭

於是,阿軍安排的「童話」故事,便是救贖阿漢失落「良心」的過程。王悅兒曾跟阿軍說:「殺人是大魔。」後來又和阿漢說,從王悅兒身上明白到,「殺人不是英雄,救人才是英雄。」所以,阿軍綁走阿漢妻兒,是為了設計阿漢拯救家人的童話框架。阿漢通過一連串考驗,包括徒手抓著帶刺的鐵鏈攀上工廠、吃毒蘋果換取下屬性命安全,以及及時找到掌握妻兒性命的遙控,每件事都是讓他成為童話式英雄。這本圖畫書也就是一部「童話」。

「童話」既顯示故事一直按照王悅兒/阿軍的設想發生,也表明兩人對阿漢的信心。「童話」早已畫成,而且該在阿漢拯救妻兒前已寄出。一時的迷失,只要投入「童話」世界的設定,經過試煉、歷險後自然回復原初的狀態,內心的惡也得以消除。電影以一家人拖手逛街作結,顯示「童話」的最終結局是重建家庭價值。換言之,《追凶》可說是一個以懸疑偵探片包裝的家庭倫理故事。

附加檔案大小
FairyTaleKiller_1.jpg119.83 KB
FairyTaleKiller_2.jpg98.05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