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座談會—《想飛》



日期:2002年4月28日
講者:皮亞(皮)、紀陶(紀)
嘉賓:張艾嘉(艾)[導演]、袁錦麟(麟)[導演]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座談會全紀錄

皮:先自我介紹,我是皮亞,旁邊是紀陶,另外兩位是大家都很熟悉的導演張艾嘉小姐和也是導演的袁錦麟先生。我自己看完這部戲有一個很強烈的感覺,是關於戲中講及年輕人的一些;大家也知道在張艾嘉的電影中,許多時也會描述一些年輕人的心態的,尤其是描述少女心態而為人心動。在她的戲中,大家也不難發覺,一些年輕演員落在其手上相對演其他戲的時候,會有些頗不同的感覺的;一點清新、脫胎換骨的感覺。對於我來說,戲中幾位演員也有一份頗新鮮的感覺,特別是陳冠希、吳彥祖;而李心潔可能對其人就不會陌生,但她演戲就可能較少看到,也許這部也是大家第一次在香港看到是她主演的戲。我覺得三位演員這次經過張艾嘉的一番指導、塑造下,都有一種演回自己本色、令人很舒服又很有趣的感覺。我想問問張艾嘉,你那樣喜歡拍一些以年輕人心態為主的電影,你是如何與他們溝通,或如何令他們將年輕人的特質表現出來的呢?

艾:也許我自己也是演員出身,所以我知道年輕演員是會遇到點困難的;因為……尤其香港演員有許多都沒有受過甚麼正統戲劇訓練,他們都是打「天才波」的。現今大都先取樣貌俊美,美就行;來到要演甚麼也不大清楚,所以有時見到他們演的戲,都是同樣的表情,同樣的人物;觀眾看到……相信除了Fans 瘋狂外,都會覺得他們的「戲」著實馬馬虎虎;所以我一向對演員的要求都多許很多。像這三位演員,我之前是研究過他們的缺點所在;例如陳冠希,他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小朋友,但就是沒甚麼耐性;他的耐性我相信只有三秒鐘……也許這次有十秒鐘,所以你必須清楚他的脾氣所在。有時他過了三秒鐘,十秒鐘還NG的話,他便會反面,沒興趣再做那角色的了;那麼你最好在開首時能得到他的信任,要他知道這個角色是很重要、每場戲都很重要的;他便會問你為何那樣重要?那你便要認真對他講解。他會在現場問許多問題……例如我要重拍一場戲,要改,他便會問:「為甚麼?為甚麼要改?……我這句對白明明是這樣的,回家背了很久,為甚麼要改?」我便要很清楚很清楚告訴他「為甚麼」;他會跟你爭拗的,你必要說服他,那他又會很順從地同意了……他知道自己是拍攝著一部電影,並不像以往來到,穿了戲服,著他很有型的站著,左手放在對方的肩膊上怎樣的……我並不是這樣,我是給他很多空間的;會告訴他角色的情況是如何如何,然後叫他做出來看,著他自己去做……「我真的是可以自己去做?」「對,真的。你真的可以做自己想做的。」這樣便會令他感覺到你是很尊重一個演員去做著他的戲,他感覺到自己得到一個很大的信任,令他會很尊重自己所做的。……他也蠻有趣的,有時候心情不佳,他便會走過來戚著眉頭說:「烏雲來了!……你別管我,由我走開好了。」便走開。不到三分鐘,他又回來說:「烏雲走了!行了。」那又很開心地繼續做戲了。我覺得年輕演員就是有這些脾氣、情緒的,你便要順著他的脾性去應付他的性格,逐漸地便會和他們建立一種溝通。Alan(袁錦麟)也取笑我像當「帶孩子」的、心理醫生甚麼的也得要當,我相信這是現今當導演的一個難處吧!

皮:我想談談這戲的題材:關於 Cyber 電腦時代已經來臨,圍繞著這群年輕人的故事。我想問問張艾嘉,你自己本身是如何去看電腦時代 Cyber 和年輕人的關係?

艾:最初我構思這個題材的時候,是我自己面臨一個最大的改變;在幾年前,我突然覺得在我這個年紀,是很容易被淘汰的。因為那時是電腦最熾熱的時候 ,每人的I.T.說話……你會是發覺自己開始聽不懂,年輕人的語言都是以單字符碼來替代的,完全摸不著頭腦。我還有兩個大兒子,他們偶有 e-mail 給我的,但我開始看不懂他們寫甚麼,很多不是傳統的書寫;加上報章日日說 dot com,全城皆談 dot com,我就更加疑惑,我完全不知道 dot com 是甚麼,它的內容是甚麼?為甚麼突然有人憑它變成億萬富翁?大家也拋棄自己最傳統的工作去搞 dot com 公司,到底是甚麼一回事呢?我發覺:「糟糕,怎麼我會在這短時間內,已經與世界脫節到這個地步!」加上我是機器白痴,只是開電腦就懂,要開始學電腦就痛苦得不得了。幸好自己有一股求知欲,愈是不懂就愈想挑戰,不是要做到很了不起,但必需要知道發生何事,不能脫節。尤其是幹電影這工作;因為我們反映出來的是要與觀眾溝通的,不能只是為自己興趣,要令觀眾有所共鳴,所以我便開始構思這個題目。我必需要找一個對電腦這方面很熟悉的人和我合作,這人也就是 Alan;那次我便致電他,說出了我的 Idea。有次我看到一篇報導:日本有一個 Cybergirl 叫 Nicky……韓國是很保護自己文化的國家,禁止日本的文化入侵;韓國人很少看日本電影、日本歌……怎料他們透過 Internet,將那個 Cybergirl 送了過去,可能這個渠道很難保護……她進去後非常流行。我看過這報導後,發覺確實這麼厲害。之後我們 Click 入各地很多網頁都有很多 Cybergirl;英國又有 Cybergirl 做新聞報導的;還有書刊、雜誌……在日本或香港有 Cybergirl 的都多得不得了;每個人都可以製造 Cybergirl,以後 Cybergirl 便取代真人了。這點是令我覺得很有趣的:是否以後的年代就會這樣呢?「人」存在有何價值呢?想到這點真是蠻可怕的。我覺得這是幾好的題材來的,究竟「人」再存在有沒有用?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還是否仍需要最傳統的關係:溝通?是否以後大家就可以各自關在自己房間不接觸?對這種種我都很好奇,於是我便從這些想法開始,和 Alan 展開這個製作。最初是以最簡單的構思:"My fair lady" 的想法;話說有一個很著名的 Cybergirl,大家在網上看她已經不夠過癮,想看真人,所以要找一個真人來代替;結果找到一個女孩,然後如何將她包裝成一個 Cybergirl 的模樣。之後寫的時候又覺得不是我們想要的,於是有一天我們把它倒過來,畢竟我們還是要面對我們的真實世界,這樣才出現了我們想要的主題:不管你的 Cybergirl 製造得如何了不起,始終都是要以真人為基礎,每樣都源自真實世界這才製造出背景;這才得出一種感覺。完成下來後,我們都很開心,覺得「人」還是有用的。

皮:還有一點我想說說,正如張艾嘉剛才所說到:當電腦世界來臨的時候,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又會是怎樣呢?我覺得整部戲正正就是說著這個主題,而多於說 Cyber 的;這個大主題「溝通」背後就是說著「家庭」。我們其實很清楚看到,在戲中是有兩個家庭的:一個是吳彥祖、陳冠希、黃秋生的單親家庭;另一個就是李心潔、其弟弟、夏文汐和入了獄的李宗盛的半單親家庭;兩個家庭都是各自因父母的不同因素而影響子女的發展的。如李心潔父母的往事,可能拍了許多但剪掉也不定,又或導演只是想以一個很簡潔的方法交代:李宗盛是一個入了獄的紋身漢,可能藉此告訴大家他是一個黑社會人物;而夏文汐就是精神有點問題,額角有刀疤……;雖然戲中未曾交代過,但我們都可以將兩人的故事聯想出來。其實這也是一個反射,因為父母的背景而令李心潔與其弟踏上這條路……這是一個家庭背景,我們很清楚地整個看到前因後果。另一方吳彥祖的家庭又給人另一種很不同的感覺;雖然他們是單親家庭,但黃秋生的角色是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的,他的「好男人」──很完美的父親、丈夫或情人形象。在這個背景支持下,雖然吳彥祖、陳冠希失去母親,但仍然能夠在一個相對穩定的情況下發展。我們可以就此看到兩個家庭的對比;一個父與子很溫馨的,一個相對地較為破碎;家庭的因素在戲中是相當重要。另一點是結局的提示;經過種種夢想的歷練,吳彥祖踏在大草地、摩天輪之後,畫面是回到黃秋生跳舞的;這是給我一個很強烈的訊息:黃秋生代表著的家庭。我想張艾嘉導演回應一下,「家庭」在戲中所起的作用。

艾:絕對是有的,這是一定有的。這個劇本是我和 Alan 一起寫的,我們真的無分彼此,一年不停地爭拗寫出來的,所以 Alan 應該說一說。

麟:其實我自己都很重視家庭,Sylvia(張艾嘉)更是眾所周知。很久之前我也替 Sylvia 寫過一個故事,那也是一個很重家庭因素的故事;所以很容易便將自己的因素投射到角色裡去。我們現在看到香港一般的問題,好像除了最基本的單位個人外,第二個就是家庭;現在許多問題也由此而生。寫的時候並非很有意識地去投射,但逐漸地就覺得這方面較為有趣。剛才皮亞也說得挺對的;戲中有些人物的故事我們說得不是太清楚,但其實是想有較大的空間讓觀眾自己去想像;如李宗盛的背後是甚麼?夏文汐的背後是甚麼?其實我們自己在構思的時候,他們全部的背景、經歷、關係都是有的,不過在未開拍前這一年的討論、爭拗中已經是「剪掉」了許多,在劇本階段已被棄掉,沒拍出來的。

艾:在這麼短時間要述說那麼多,我們真的是貪心了一點;這可能會令觀眾看後覺得有點不足。其實我不大喜歡寫角色背後沒有故事的,每個人背後都應該有個故事;現在我是給了許多空間讓觀眾去想像。很高興皮亞剛才所猜想,也頗接近我們所想的,其實這已足夠的了;許多時並不需要將全部寫出來。如夏文汐的刀疤,可能是為李宗盛捱了一刀;又他們的說話偶爾會夾雜國語,你又可猜想他們並非香港人,可能從外地來……;這些線索都可讓觀眾自己去想的。我經常都想自己拍的戲能留有空白,讓觀眾走出戲院都可回味一下。有些觀眾也很有趣,看了我一部戲,當時他說看不明白,但三年後突然有人走過來對我說:「我三年後再看這部戲,我看得明白了!」原來每個年紀再看,會有不同的感覺。我常常覺得電影的題材其實是不斷地重複著的,只是我們導演或編劇在不同年紀寫這個題材的時候,想傳遞的訊息的心態不同。這是需要點時間的,也許大家再過幾年看,又會有另一番感覺。

紀:張導演說太貪心了一點和袁導演說在爭拗中已經被「剪掉」,我倒不贊同……其實現在很好,就是不用說得太明白,我們也會展開聯想;因為當中場面的處理和感情的處理是很實在的,在造型上都會令人產生聯想和感觸;他們身處的另一個世界很明顯地已經表達出來,縱使你沒有說出來,但其實是存在的;這反而變成是故事最大的吸引力。我看到這戲覺得比你之前的作品 《心動》是有更大的野心的;主要是這個題材涉及一個虛擬的世界,Cybergirl 是一個從不存在建立出來的人物。現在在戲劇世界中,許多都展開了數碼特技的創造;如 《少林足球》、《蜀山》在視覺特技上創造一種新的空間;而 Cybergirl 則是一個 Human,一個人物。外國有很多創造 Cyber Character時,他們覺得最難是因為數碼特技是可以令人物栩栩如生,如"Final Fantasy",但在研究過程中發現不獨光是形象仿真就夠,內在的氣質反而最重要。這部《想飛》除了剛才談過家庭這實質世界外,我覺得最大的野心就是尋找「何謂一個 Character」;而且還將這個 Character 作出了種種的對比。從現實世界的李心潔或其他女性角色找出一些女性特質;除李心潔、夏文汐、那群卡拉OK少女的世界,甚至沒出場的黃秋生妻子,你都可以感覺到她有一個世界影響著黃秋生的。那麼整個故事便與主題很有關係了;它的主題就是想找出:甚麼是一個女性最美、最吸引、最值得留下來的……現在就把它在建造 Cybergirl 的過程中投射出來,那就不是單理性地探討從科技如何找出一個完美女人出來那麼簡單了。還有兩方面都出現了一個困難;現實世界李心潔的一家是身處一個陌生的世界,她是從外面來的,不是本土居民,好像有種滯留性,呈現了生活上的困難或成長的困難;另外那班 Cyber 製造者在製造這個 Cybergirl 之時也遇上了困難,當兩種困難融合在一起之時,那主題便出來了。你想想《想飛》,這個名字是很切合的;當你最後看到那段 Cyber 片段的時候,整個主題便很完整地出來了。挑戰這個難度,我覺得除了靠張導演一貫的女性觸覺強烈外,Alan 對特技世界的 Sense 也在這部電影中呈現出來。看的時候令我感動之處是它不單探討「人」,還探討著電影科技日益進步,我們可以創造出各種新穎,以前從未見識的世界,但這個世界是否華麗最重要?還是實質的感覺更重要呢?我覺得這方面 Alan 是能夠在視覺上表現出來的。

艾:其實當時我們設定 Cybergirl 的時候,也不停地爭論甚麼是 Perfect girl,大家心目中都一定有其 Perfect girl。為甚麼總是要爭論呢?因為我心目中的真的是與他的不同;原來男人與女人的看法或去創造一個女人確是有所不同的;原來每人心目中 Perfect 這個字真是很抽象的。

紀:大家可有問題或看法?可以交流一下……

1:看過 Sylvia 的戲,如《今天不回家》都是談及家庭的問題,《今》片中所述說的是家族中各人的希望和各自尋求出路……其實我覺得兩部戲都是說「出路」……而且戲未打出的一段說話:「人如果沒有夢想,生活便很難過下去。」(大意),我覺得跟《今天不回家》很相似。

艾:其實《今天不回家》是較放重在女人身上,因為女人是家庭的重心;戲中說到家中母親離家出走後,整個家便散了。《今天不回家》是由一個女人出發,《想飛》則女性的想法沒那麼強,反而 Love 在《想飛》中是一個很重要的元素;我覺得這個世界上不能沒有 Love,Love 有很多種,不獨男女之間的愛情,還有父子、朋友、兄弟等等,「愛」是很重要的。我自己看過很多遍,但隔了一段時間重看,竟然有一樣令我很驚詫的……戲是以高科技電腦動畫作開首,但結尾是主角跑到紐西蘭的大草原、大自然……這兩樣是最極端的;這倒反而令我最感動。原來人最終都是返回最原始的,最原始的是甚麼?就是大自然,和最會的溝通 "Love"。對我來說,在《想飛》中這兩個元素是最重要的。

2:為何會選擇慣當魯漢的黃秋生來做舞蹈教師呢?

艾:我真想不到有比他更適合的人選。最初他們給我建議父親這角色的人選,我都覺得不太滿意,因為多是很嚴肅父親的類型,如曾江先生,是非常好的演員,但曾江永遠就是一貫的父親形像,而且年齡方面略嫌大了一點,少了點年輕爸爸的感覺。另外陳冠希和吳彥祖都有點洋化的味道,如果我找一個有中國爸爸味道的來演,就會覺得他們的家庭很傳統式了,但我想要的是一個非常開明的父親……突然有一天,我很興奮,想到了這個黃秋生;於是回來告訴大家,他們即鼓掌贊成,但也不知道他是這麼棒的。那天來到,他自己也不太相信我要找他演這樣的一個角色,他對我說:「咦?毛俊輝?」(笑)……我說:「不不不,不是毛Sir,你再想想……」他說:「這個角色我真的沒試過……」他那種專業,我們還沒要求他練舞,他答應後已經開始練舞;一星期三次接著是四次繼而一直練了兩個多月的舞。他明知道劇本上的戲份是不多的,但卻肯定自己要做得好……當他日復日不斷練舞時,真的連帶他的氣質也改變了。我覺得香港真是缺乏了這樣的專業演員,演甚麼像甚麼;我們對他確是非常之敬佩。

3:我覺得黃秋生也著實演得不錯。其實整套戲我覺得也在說著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和溝通;畫面上也強調著接觸:如手觸碰螢幕;夏文汐和李宗盛兩手隔著板的接觸;最後 Princess D 出來也是強調她那五根手指。我也頗認同紀陶的看法,某些地方在影像上是很明白呈現的,但又不會過份;整套戲看完給我的感覺很強烈,不實在但感覺是很好的。

4:戲中李心潔也算是一個很積極改善家人和自己生活的女孩,甚至替其弟弟運毒,但最終她也是沒事的,當然也是非常有戲劇性的一段;現想問問導演是否想說明:只要是一個好女孩,就算是運毒或一些犯罪行為,也會得到幸運之神的眷顧呢?

麟:我想也不能太過道德批判來看;因為我們是說著一些現實……可能你看到她弟弟去斬人也不用坐牢……雖然看他游手好閒,但我們也不想他是「古惑仔」;始終都是想返回每個人基本的人性這回事;就算李心潔去運毒,她的出發點也是想幫其弟,始終也是 "Love"。大家可能也體會到戲中人物的某些束縛,都影響著每一個人和兩個家庭的連繫和接觸。

艾:其實香港「古惑仔」這類戲已經是很足夠的了,反而這次我們是希望大家可以見到每個這類人純真的一面。如李心潔弟弟,其實他也是很無耐的,父母皆如此,他可以怎樣?又如陳冠希,無所事事,和 Lovely 之間又不是太愛人家,無聊又跟人約會……傷了人心後他也很內疚的,他是有另外一面的。每個人都有個 "Innocent Side" 在心裡面的,只是環境使然罷;我們就是想展示這群人最純真的一面,也是以這個態度來寫。

紀:你這個故事其實是很多爭論的,舉例如有兩組人在爭拗最好的 Cybergirl 應該是何模樣,我覺得背後可引伸到如何去看這個世界和價值觀是怎麼樣;同時也是你對創作的看法:何謂最好的作品呢?箇中都能反映出來。我想問問你跟 Alan 創作的 Cybergirl 是否也是隨著這基礎爭論出來的呢?你們最初的共識又是怎樣?

艾:Cybergirl 的去法,其實從 Day one 至現在最後出來,我們的想法也是大不同的;實在有太多方式去寫這三分鐘的動畫片段。後來我保持著一個原則,就是 Cybergirl 是建基於這樣的一個真實故事,無論怎樣她也是跟這故事有一個連繫的,所以箇中感情是 Joker(吳彥祖)的延伸;所以我是保持著這個方向去想的。其實 Alan 也很辛苦,他也想了許多種方式,但每次總覺有所不足……

麟:所以至今也沒有一個共識,爭論也在戲中表現出來了(一笑)。

紀:雖然這三分鐘的動畫片段佔整個篇幅那麼少,但其實它就是主題的所在;其中也牽涉著許多問題,包括 Cybergirl 是何模樣?她的世界是怎樣?她是怎樣創造出來的?之前你們也有許多的討論甚麼才是理想的 Cybergirl……其實現在你們對這出來的三分鐘片段有何評價呢?成績滿意嗎?

麟:可以交貨吧!……還是讓觀眾來判斷好了。在相對上的資源、時間來說都很難……一提到 Character Animation 人們總會拿 "Final Fantasy" 作比較,它在技術上或各方面確是甚高,但我們並不是想在這方面跟人比。我們只是想從人性方面去說故事;就算是那段 Animation 也是 Joker 自己的投射;我們這次嘗試也是想做到人性的表達多一點。

艾:大家可能也發覺在這三分鐘動畫片段中,是沒有另一個 Character 出現的,因為做一個 Character 是很昂貴,所以只有一個 Princess D;但一個人怎麼與自己「玩」呢?……她要面對一個實際的環境;我們也要面對現實。於是我們設計了一個 Lonely world;那 Lonely world 是甚麼呢?我們也頗廢心思,最後用了一個大家都很熟悉的九龍城寨作為一個已毀滅的世界,當中還有一個 Monster 是創作出來的……我們就是用了這三個元素去做了這三分鐘的片段;有很多現實的限制,使我們只可以在這些條件下完成及要說出主題。……其實我有時都很擔心,Alan 是一個很專業並仔細的人,他很著重出來效果要仔細;我則並非不顧仔細,只是我需要提醒他,那三分鐘的片段是這幾個年輕人在一個小房間製造出來的,千萬別做得像 "Final Fantasy" 那般完美,反而可以做得不那麼完美,待以後改進,因為它只是這幾個小朋友的一個 Dream 而已。我決不是想跟 "Final Fantasy" 來比,能夠做出來,只是想令我們亞洲觀眾在看文藝片之餘,還另有新發現,會覺得有趣;證明我們可以以一個新鮮的觸覺去做。

觀眾5:其實我也很欣賞剛才紀陶所說的留白位置,但我想知道站在導演角度,撇除商業因素,若影片還可以拍長一點的話,以導演自己的版本來看,你還會多加些甚麼呢?

艾:如果可以拍長一點的話,那會拍很長的了……(笑)。其實我們自己也有個反省的,因為這次票房不是太好……我自己就覺得我們的野心是大了一點,致令男女主角之間的愛情線好像沒有延伸下去;我寫阿 Ling(李心潔)這個角色的時候,是覺得恰到好處的,但很多人看過後都疑惑為何阿 Ling 要離開?我想若我可以拍長一點的話,我會否拍她為何要走呢?但想回來,這又不是我最大的困擾;反而她跟 Joker 之間的感情是未夠深刻。

麟:完全同意。這次不是太成功的原因,是我們以為可以在感情方面放輕,想說的又多了一點。從商業角度來看,應該是一開始就能令人投入 Joker 和阿 Ling 的感情,投入後觀眾就會要求多一點,我們也許就應該多加一點……

艾:其實這可能是一種習慣;我自己看戲也很容易將自己投入劇中角色,跟著他的線走。現在這麼多條線,便很容易令觀眾無所適從,好像每條線都有不足之感;如果我自己再拍,可能我會只集中在一條線上。

觀眾6:談到票房及商業方面,我倒覺得最大問題是宣傳;因為未看到海報或廣告前,已聽過 Sylvia 介紹,但當我看到海報及廣告宣傳後,我覺得影響大家去看反而是電腦特技多於感情。我自己時有看 Sylvia 的戲,但我這次真的沒有進戲院的衝動,不知何解;就是看到海報及電影宣傳,總覺得它像是 《風雲》、《特警新人類》著重特技動作的那類……。我看完後覺得你剛才所說的支線太多或感情未夠詳盡並不是問題,反而主要吸引人進場的應該是黃秋生、家庭問題……這些才是戲最好看的地方;我想宣傳是很有影響的。

艾:宣傳方面我則不便批評,因為宣傳是電影公司做的,而且出來宣傳的時間短……。其實我一直也不會避開 Cyber 的感覺,因為確是有 Cyber 的元素;至於《特警新人類》……可能因為是吳彥祖、陳冠希都曾經演過《特》片,以及兩人至今在觀眾心目中也沒一個很清楚的地位或演技很了得甚麼的,觀眾仍是很模糊,再加上一個很新的李心潔,更令觀眾疑惑。至於宣傳落在 Cyber 上我是不介意的,只不過若是這樣的卡士或戲種的話,便需要多一點時間去催谷;使觀眾瞭解這部戲是與別不同的,而不應像香港一貫的電影至最逼切的一星期才去做宣傳;這點我一向都有提醒電影公司的。還有就是宣傳焦點都落在青少年觀眾身上;許多廣告都是放在那些青少年雜誌上……甚至連我也被邀到那些雜誌接受訪問;我也告訴宣傳公司不是這樣的……人家知道 Sylvia 三年才拍一部戲,這部是甚麼呢?發覺好像刻意要取悅青少年觀眾,我說對像不是他們……但他們卻說……也暗示我老了:「你不明白的了,現在的人都是看那些雜誌的……」我覺得整個宣傳焦點都偏差了,那我也沒辦法。其實香港電影現在也面臨一個很大的問題,以為只有十五、六歲的少年人才會買票進場;其實不對的,應該全面一點,信息傳達可以廣一點。

觀眾7:在戲中陳冠希反問:「我們是否在浪費青春?我們是否除了卡拉OK便沒有別的可以做?」這兩句反問在你們兩位成年人寫這個劇本時,是否你們對年輕人的一種質問多於年輕人對自己的反省呢?

麟:當日怎寫?不大記得了……

艾:那天我們在寫著陳冠希會說甚麼……那段是寫他們在繃繃跳著,他看著那幾個女孩在跳舞其實也很悶的,他便說突然說了一句跟他身份全不配合的說話:「我們是否在浪費著青春呢?」我說出了這句話,陳冠希便哈哈大笑起來,猛地點頭認同:「對對對,他是會說這樣的一句……很『無厘頭』不配合身份的說話!」……話畢他又繼續跳舞、繼續唱歌……

紀:答案是:是的。

艾:他就是這樣,突然說了一句好像很有意思的說話,隨即又做回自己事……就好像那些人突然說:「我今天要執拾房間!」說罷隨即又將衣物亂散,又忘記了……我就是覺得這是少年人會發生的事。……這表示我還未老吧?(笑)

皮:觀眾若沒有問題,我們便就此完結吧!很多謝張艾嘉導演、袁錦麟導演、紀陶,還有很多謝觀眾們,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