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座談會—《愛君如夢》



日期:2002年2月24日
講者:登徒(登)
嘉賓:劉偉強(劉)[導演]、吳君如(如)[演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座談會全紀錄

登:先介紹導演劉偉強,女主角吳君如。各位可以隨便發問……

觀眾一:為何戲中那麼多廣告宣傳出現?

如:其實以現在我們的電影市道,拍了一套好的電影也沒有多大資金宣傳,於是這等宣傳便成最好的依靠;如在報紙或海報都會與商品一起出現。他們「真金白銀」的贊助,你當然必需要在戲中某些道具、場面上展示一下其商品了!其實香港有時也有些很好的電影拍了出來,奈何沒有大明星的,老闆就不會投放太多資金宣傳,那麼觀眾便不知道去看戲了,贊助商的宣傳是很重要的。

劉:以往也有些媒體會替我們宣傳的,如電台、電視,都會有些電影節目介紹,現在都沒了……有的,一兩個,但不是介紹港產片,是介紹韓國片……

登:其實以 Musical 歌舞片作賣點的戲,真的很少在香港出現;起碼在我印象中近二十年,即八零年之後真的不是太多……

劉:有的,我第一部……不,第二部……

如:你第一部是甚麼?

劉:第一部《朋黨》,第二部《伴我縱橫》,《伴》片其中郭富城也有很多歌舞。其實這是我心願來的,唸書時候也很喜歡音樂,也有玩 Band、彈結他呀甚麼的,都培養了一點的。

登:其實電影工業為何那麼困難出一部歌舞片呢?

劉:市場問題而已。沒有老闆敢冒險吧,其實也有機會的;好像我拍 《風雲》要搞特技時,支特我拍的蔡先生也對我說:「不管虧本與否,也要做一點成績出來。」讓我去就去。現在暫時沒有這樣的人吧,希望以後會有這些有心人,可以拍一些真真正正 Musical 的電影。我們這套也是一半一半,雖然許多不是跳舞場口都襯托音樂,但也不盡是,希望一步一步來吧!

登:找演員演 Musical 困難嗎?

如:當然難……(笑)

劉:當然困難。主要是時間,以及演員有沒有心機去做……

如:香港電影是很「即食」的;排戲又沒時間,練舞又沒時間,戲說開便開的了。人家前期準備可能也有半年時間,演員可以去學習一下、模擬一下、感受一下要扮演的角色。現在香港根本沒有,一說開便開;「何時開?」「下星期!」……真希望香港電影工業在這方面會逐漸成熟起來……

劉:她不是說這部戲……

如:其實主要這部戲是劉德華和梅艷芳都懂跳舞,惟獨是我……但我也很努力,知道要開戲之時,也訓練了自己兩個月的了。奈何 Musical 片也很視乎演員的天份,香港不是那麼多人(像我)有天份的……像戲中跳那幾個八拍,又要數著拍子,又要記台詞,又要哭又要做表情,九十幾樣要顧及……若只要我演戲,唸一整頁台詞也卓卓有餘罷。所以找演員已經是一個局限!

觀眾二:我想問結局劉德華到底選擇了誰?

如:其實我們不想要一個那麼傳統的結局。最初是醜小鴨終於得到白馬王子的;現在雖是,但卻是白馬王子給醜小鴨一個機會,觀察一下可否在一起……戲安排劉德華找回梅艷芳,是想誤導觀眾以為劉德華是為了錢才找回她,其實劉德華真正的想法是有錢人和窮人也可以做朋友的。他可能覺得要得到一樣東西不能太容易,始終需要有所經歷……。總之不想太傳統的結局,現在就是以一個 Open ending 讓大家去想想。

觀眾二:那我還想問,若戲中劉德華是認為感情無分貧富,就算是窮也有機會得其所欲,所以最後也給你一個機會與他共舞一回;那為甚麼梅艷芳送給他一份合約時,他要撕毀?既然他認為貧富都是朋友……

如:他後來才想通了……

劉:林家棟隨後拾回貼好的……(大笑)

如:之前劉德華的想法是要靠自己努力,不要人幫;但後來他也有向梅艷芳道歉的,覺得自己其實也不用那麼執著。

登:在港產片中,一男兩女的戲很少像這部那種去法,兩個女角的分工很少會這樣;通常的公式都不是這樣的。我喜歡它就是因為它「不傳統」,它既是 Musical 、Fantasy 超現實的故事,卻又說了一個很現實的狀況,那個現實的狀況由劉德華開出;而結果也不是很傳統。我想問故事為何會這樣鋪排?或整個定位是怎樣的呢?這樣的一個男主角……

劉:其實我們也頗頭痛的。首先這是一個喜劇,由吳君如來演,但她斷不可能重演十年前的那斯模樣,香港喜劇的公式,我們又想盡量迴避,但又要觀眾有喜歡的感覺,又要有溫馨的感覺……本來我們不是想拍這套戲……

如:本來我們有另一個劇本的,是一個很戲劇化的故事,我飾劉德華的女友,劉德華是一個醫生,後來又認識了第三者……三角關係,很沉重的。怎料突然來了個911(紐約恐怖襲擊),於是我們想大家還可否承受如此沉鬱的戲呢?那時因為劉偉強和劉德華被困於多倫多電影節,在那裡滯留了兩星期,於是兩人便思量不如拍一部開開心心、人生有希望的戲吧!

劉:於是便出了《愛君如夢》,我便致電給吳君如……

如:他打給我,我便一口答應,反正演唱會又剛跳過拉丁舞,那也試一下吧!其實劇本最初第一稿是很傳統的,那群低下層的雜牌軍原先是無甚夢想的;那胖子是為了減肥,舞女就想練得好舞技在舞廳幹活……就是很傳統的像《五個相撲的少年》那樣。後來覺得想轉變一下,但不外乎談「情」的,不如放入一個有錢人……然後轉變再轉變,不要那麼傳統……說實在,現在劇本還不是盡善盡美的,但大家都是有野心去嘗試一點新的。

劉:其實這次我們也是很大膽,選這個題材時大家也會以為像日本那齣《談談情跳跳舞》,但其實我們沒有想過的。

如:對,也很怕的。我有時也會質疑是否需要這麼多場跳舞?減掉一兩場吧!因為香港人也不是很接受跳舞的……如突然說著對白又跳起舞來,會投入不到的,因為現實生活不會這樣……但現在出來成績也不錯。

劉:對,票房也不俗。我們剛到過歐洲,這戲也取了不知幾顆星的好評。很開心的!

觀眾三:片中一場燒烤戲有歌舞安排的,是為甚麼的呢?

劉:這場主要是我喜歡那首歌,懷舊味、Cha Cha……

如:有時候是導演的情意結……

劉:那首歌是 Cha Cha,在舞蹈室跳得多便轉過環境到室外跳一回吧!

登:其實整部戲最像 Musical 的部份就是這段,它是完全跳離了現實的……突然整 Crew 人進入了一個虛幻世界中又唱又跳……

如:我們已經不夠歌舞的了,說要夠歌舞的話是整個舞去排了罷……

劉:其實拍那場,是全世界包括幕後的攝影 Crew 都很開心……而我也當自己是六十年代的導演,拍法就如當時:一條車軌……

如:其實當晚環境是很惡劣的,天氣突然轉涼,又下雨……可能鏡頭速度你們在銀幕上看不見,其實當晚是很大雨的。我們拍特寫時都有撐著傘子,拍完一個鏡頭便躲起來避雨。又冷又下雨,衣履盡濕;但我們也玩得興起,很開心……。拍戲有時就是有這個魔力。

劉:其實拍這場戲後面也有很多步驟的,我們先要錄音、混音、配上歌詞、排舞……

如:雖然不是舞步太多,但也要編排走位、舞步……綵排後才開始拍的。……那夜一邊拍室內,便一直擔憂著拍外面的戲,因為雨一直都沒停……每次拍戲總是這樣的,凡拍外景時便有阻滯……

登:是在一夜裡全拍好的嗎?

劉:我們是由林家棟唱學友的歌那場開始拍,一直拍已一直在擔心,那時已是凌晨三時……我們真的是一夜拍畢,三首歌一次過全拍好。

如:他拍戲真的是很快的,這導演拍得那麼快有原因;因為家裡有四個孩子,又不能熬夜,夜了便嚷著要回家的了,所以甚麼也速度快,回家看兒子是他拍戲快的推動力。

觀眾四:登徒你曾經說過劉德華演戲始終都很「劉德華」,總擺脫不了他「自己」,而我也覺得他今次仍是很有「劉德華」的一舉手一投足,你的看法怎樣?

登:這套戲有特別的,如果以一個夢幻式戲劇來說,劉德華是從來沒站過這樣的一個位置。其實現在這個角色說實在他是一個「為利是圖」來的,以他一向在「正格」小生位置來說,他是走遠了很多。

如:如果不是劉德華來演,你會「嘔」的,不是嗎?兩個女人去爭他,一個那麼為錢,那麼有機心的男人;兩個女人愛上他……幸好這個是劉德華,難得他又肯演……很多性格上的缺點也是他自己去設計的……

登:還有一向在劉德華的戲裡,很少那麼集中去講述他和一個 Fans 之間的關係;如《金枝玉葉》的袁詠儀與張國榮……劉德華就是張國榮,而這個「劉德華」是這樣去寫;起碼在他幕前形象我們是極少見到這一面的。我是很喜歡他這個角色的。

如:還有拍這戲時可能他也有這個心態,他實在是一個偶像,在戲中也是眾人偶像,就算是像「他」也很難避免。戲演了那麼多年,人們經常會問:你說去扮演一個角色,還是演一個角色像你好呢?其實最好是那個角色像你,因為去扮演一個人是很難的,要去扮演就會顯得假了;如果角色像你,而你又可以把「他」演繹出來,觀眾又看得舒服,有何不好?

登:劉偉強你作為導演又怎看?

劉:這次我是站在一個較後的角度,不是說我懶,而是當了導演這麼多年,著他們去演甚麼也不是大問題,但要發自內心就較為困難;幸好劉德華近幾年也豁出去了,君如也一樣,以往她也很擔心自己:「這樣行嗎?」演員們今次都很努力地去擺脫過往的演繹方法,我很讓他們自己去發揮的,因為大家都很熟稔,而且我們都常常一起坐下來商量。相信君如在這部戲所花的時間也不少……

如:對,也真的是花了很多時間,因為在造型各方面上都構思了很久……

劉:其實也是大家去觸摸的,沒保證百分百這樣去一定行的……

如:以劉德華而言,偶像去演回偶像……就算他拿了七成功力去擺脫過往的演繹,但大家看來可能仍覺有八成相似的。像我演這個喜劇,是否與過往相同呢?我可以百分百告訴大家:「不是!」無論節奏、造型、唸白完全都不同的,但可能因為戲像同類型喜劇,而大家對過往的印象又十分深刻,所以就會覺得吳君如又如過往一般模樣了。其實我覺得也不用太刻意去徹底擺脫的……做演員就是這樣,有時很怕去不到另一個階段……但我又會反問自己為何要那麼辛苦去另一個階段?既然一向的形象受歡迎,倒不如逐步蛻變,每次加一點花樣也行。

登:我覺得這戲的風格是很優雅的,但有一兩場以作為一個影評人的我是過不了;從評論上是將整個戲的格調拉低了的。

如:揉胸脯的那場?

登:對,那場是與整個優雅的格調相衝突的。我倒想問問導演,導演老是覺得君如還揉不夠似的,總不叫 Cut,我覺得君如好像在瞥著導演喊 Cut……

如:不、不。這場其實 Take 了很多個 Take 的……

劉:其實我們也擔心你說的這個問題,會否令到戲變 Cheap……不如問問觀眾……

如:你覺得嗎?

觀眾五:覺得。雖然剛才順應劇情看到也覺得很好笑,但感覺是另一回事。聽完登徒說,還是覺得不要會更好。

劉:我個人倒覺得這是生活的一部份來的……

如:其實拍的時候,我們真的沒有想過會是 Cheap 了的,真的沒有想過這問題,我們還很認真的。……假設在那個場合只有我和梅艷芳兩個女子,像平常在洗手間或獨處,兩個女兒家說俏俏話甚至談論胸脯,也不是甚麼大不了,是正常生活。沒想到拍了出來放在戲中,你們會覺得 Cheap 了的。其實這場戲真的是……有一天我和劉德華閒聊,談時下的豐胸膏是否真的那麼棒……我還跟他說真的有說明書教你怎麼揉的;如何揉、如何打轉……大家在未「埋位」時談笑著。劉德華還問:「你們女兒家平常閒聊是談這些的嗎?」我說也大同小異吧;於是他便建議:不如加一場我和梅艷芳的一些俏俏話吧!到拍的時候劉德華也著我不要笑;別笑著來揉,要很認真的。所以我也是很認真的揉著跟梅艷芳聊……好像編織毛衣那樣,一邊織一邊跟人聊著……很自然的……

觀眾五:但真是誇張了,太長了……

如:不就是了,劉導演你應該早點喊 Cut……(大笑)我明白了,要適可而止……

劉:其實我在等她們最後那個兩女互相知道了對方所愛的反應……

如:那其實演員、導演幾方面都有責任的,我們會改進的了。真的有時候是拍了出來才察覺的。

觀眾六:其實我覺得這場戲是表達:縱使梅艷芳與吳君如是兩個如何不同階層的人,也可以因某些東西而產生友誼的。

劉:其實這是 Talk 來的,家棟與華仔的是 "Men's talk",梅艷芳與君如的就是 "Women's talk"。

如:其實一涉及器官、胸脯、胸圍那些,便很敏感的了,某程度上要拿捏得很準的。

登:戲近拍畢之時,曾傳你與阿梅不和,而是否影嚮了兩女的對手戲感情,而有點交流不足……

如:其實兩女的戲也寫得未夠深入,主要的戲都是劉德華……

劉:原本梅艷芳的戲更少,主要集中在君如和劉德華身上。……我們有很多商業考慮的,卡士方面……又怕上不了大檔期……,劇本又要計算;我們拿著的所謂「排頭」即卡士:有吳君如、劉德華、梅艷芳……。

如:事實梅艷芳不是很多戲的,難得阿梅又肯應承,於是便再加多了梅的戲份,那是後來加上的,所以寫得未盡完善,再加上傳聞,可能就令你看來好像沒交流似的。說實在,我與阿梅並無任何不妥,大家拍戲是玩得很瘋的……我只當那些是宣傳罷了。

觀眾七:看到戲中有很多場都在那海旁拍攝,我覺得實在太多了,導演不知有沒有同感呢?

劉:我們有責任,我們是宣傳香港旅遊大使成員之一嘛!(笑)因為現在香港人覺得香港無景可取,所以我便盡量展示香港的風景。我專誠幾萬元租直升機去拍,公司不允付錢的,我說:「我自己付。」既然留在香港不走,當然想香港好。事實那裡確是很美……

如:有直升機拍香港景,我第一次看到是 "Rush Hour 2",第二部看到的港產片就是我們這部。

劉:不,還有《不死情謎》。……海旁那景確實是美……

觀眾八:幾場都在那景拍,好像沒太大必要,是否為省錢一夜拍竣?

劉:對不起,絕不能一夜拍竣。是拍了幾夜的。我想這是習慣性問題,人有一個習慣,好像吃飯每次都上同一館子一樣。

登:我覺得那幾場戲是很 Amazing 的。由劉德華下車與陳冠希「講數」至劉醉倒街頭的那場戲……你對拍攝街景採光可以拍到如此地步,而且環境是這地方,確可成為一種影像上的精緻感。

劉:有一個晚上我睡不著,那夜剛巧有流星雨,我往窗外看,想著戲還欠一個景,於是便獨自駕車往外遊逛。最先是想去港澳碼頭,但那裡多建了樓房,後駛經那個碼頭,覺得那裡真是挺浪漫的,非常喜歡,於是便選上了。

登:在拍《古惑仔》時,劉偉強自己托著攝影機拍街戲,拍出來好像是打了許多燈,但實際上是沒有,他全部是採自然光的。我覺得你自《古惑仔》之後在拍攝風格上是想尋找另一種新路向,但在感覺上卻仍是想追回以往那種,相反在佈光方面卻是用上了許多燈;我見到今次許多場都打了很多燈,但就不是以往的打燈方法的。

劉:這次你見到在排舞室等等的戲,其實是打了許多燈。人是要追求「變」的,不能永遠停留。

觀眾九:我想問登徒,剛才你說有兩場戲是令整個戲 Cheap 了,你只說了一場,另一場是哪場呢?

登:我不是說 Cheap 了。我說剛才那場是在時間上的不配合以及整個感覺是粗鄙了的,但粗鄙不是罪;說這個「粗鄙」是它與整個風格相衝突,很不舒服。另一場就是劉德華扮張國榮那場,同樣是一個夢幻式的環境,而突然間有一個資料是來自現實的,我會整個人抽回現實……

如:其實戲中常有一句口頭禪:「你是最好的,你知道嗎?」這句是來自 《少林足球》周星馳的,不要說我們抄襲,這是說著那班學舞的雜牌軍也會看周星馳……也不是那麼超現實的。

觀眾十:登徒,其實你們作為一個影評人去評論一部戲,是單憑你們的個人喜好,還是從影片的各方面去評核的呢?

登:答案是兩方面皆有。剛才我也拿出了許多點來談論,如演員的演技、拍攝採光、導演或類型,每種角度均有。其實每個項目均有其評價的,我們先看它在各方面表現如何,再看整體表現;但影評人都是「人」來的,所以都有其主觀評價。好像《愛君如夢》對我來說是很特別的,起碼它不是一套「一無是處」的戲,它是有很多很特別的特點,值得放在這裡來評論。

觀眾十一:我一直看以為最後還會有劉德華參加了「黑池舞蹈大賽」的,但結果沒有,真有點不夠癮。

劉:續集吧……

登:真的?

劉:假的。這也好,有點引誘性,看老闆會不會開吧!

觀眾十二:最後你和劉德華跳的一場舞,是哭著來跳的;你怎能那麼捧又要哭,又要記舞步?

如:那場拍了幾個鐘的……

劉:那場是拍了兩天。本來預算三小時拍竣的……

登:為何?是演員不行?(笑)

劉:大家 Feel 不行……舞步行,戲又不行;戲行,舞步又不行;舞步行,就我不行……(笑)

如:很多技術上的問題……

劉:她在跳,其實後面我也在跳……

如:我很緊張地跳,跳著跳著突然醒起忘記做表情……接著又忘記下一個舞步……就是把我「翻來覆去」,暈頭轉向……我們拍的時候是一個鏡頭直落跳完整個舞的。你現在看就是剪接了,但當時沒打算中間跳拍的。所以跳到一半忘了哭又要從頭來過。之前拍了三小時……

劉:那夜下半晚才開始,但也拍至翌日早上七八點。

如:也需講天份的,自己又不是很擅長跳舞……而這個舞劉德華一直拍下來都有跳,已跳得很熟,而我只是拍結尾時才跳……我是一直都有學,但只是學一些基本的,沒有學這個……這叫做 Mark 舞,好像演唱會那些……

劉:真有如打功夫的左拋右接般……

如:真的很慘,一個鏡頭直落,哭不了又重頭再來……

劉:我們平時拍感情戲總有些 close up 的,但我這次拍就偏完全不要,只拍 wide shot,要自己看到都感動的,這才收貨,確是很難的。

如:也有一兩個 close up……

劉:是後來剪接,拍的時候也是一個鏡頭直落。

登:你看到是歌舞片,其實是動作片來的;連整個 crew 也是不停地走動配合。

如:劉德華常笑說,他們要求已是很普通的了。……他們兩人劉德華和劉偉強都很有耐性,在現場經常安撫我。其實他們愈給我壓力,我就愈做不來,他們已經哄我,很遷就我的了。導演還說如果不行就用鏡頭就好了,不過,都盡量整個去跳吧。

登:好吧,今晚到此為止,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