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道II》化限制為優勢



《無間道》有的是商業視點的成功,然無論敘事技巧、人物著墨、主題舖陳以至氣魄視野,《無間道II》遠超其上,而同時匹配得體。

兩者雖同屬類型片,但創作人在《無間道II》駕馭類型片的能耐上,明顯得心應手得多。不僅上趟被人詬病的劇本沙石盡去,而且場面處理大刀闊斧,經營風兩欲來的 suspense 張力:運用平行剪接的蒙太奇(劉健明見 board 和黃志誠被內部調查、四大家族和韓琛泰國遇弒)將時空連接加強對比,都用得爽朗明快;異曲同工的連串抒情兼敘事的鏡頭插入簡直屬神來之筆(三叔吹口琴、韓琛在酒店中等候作污點證人等),更遑論,大場面的調度,簡潔有力,都自成一格(兩場大牌檔警倪對峙戲,往往以靜止人物作心理空間的特寫)。這都起了以靜制動,渲染氣氛之效果。


攝影上,對不同光源的掌握和運用(自然光和霓虹光),拍攝上的深焦、推軌、靈活手提等,無一不將由《古惑仔》而來的一套語言,變化更新,將黑幫類型片的誇張,結合了久違的實感。論能量和投入度,超越了《古惑仔》首3集的水平,自信和判斷亦難得地恰到好處(黃志誠一場2分鐘獨白作開篇),以場面角度先行的攝影師創作思維,在此修成正果。

在渲染氣氛,多線交錯的設計之下,佈局有致也為人物補上立體的筆觸。尤其駕馭演員方面,容納了極端相異的演出風格(吳鎮宇、黃秋生)之餘,曾志偉和劉嘉玲,重回嚴肅類型片,更如游魚得水。廖啟智張耀揚的綠葉兩瓣,盡比千言萬語。演員百花齊放,難度極高,實是導與演雙贏的好例子。

但更重要的是,《無間道II》作為前傳之篇,不僅能將限制(注定的人物和局面)化成優勢(重述人物成形之路),在技術層面精雕細啄,在以史詩式的體裁作自我提昇基礎之時,將前集雙重臥底的噱頭,變成身份危機(警察的黑幫血緣)和改朝換代(倪家去韓琛來、皇家警察過渡至特區)雙層啟示。

打正旗號以改朝換代作時間軸心,由91至97,時間的舖陳,展開的竟然是一趟原罪的尋覓。關鍵人物黃志誠的自以為義,本來就是不少警匪片的公式,但與 Mary 的曖昧關係,成了一切殺戳之始,更應了阿當夏娃式的失樂園的地獄景象。

黃志誠讓韓琛坐大,這對功利拍檔,由友成敵的微妙關係,在後911年代固然帶來額外的閱讀趣味。然其兩人揭櫫的,竟然是價值觀錯置,是非顛倒,身份危機不絕的年代。

「世界不應該是這樣的,做人不應該是這樣的」,既道破悲劇世界觀,更是一語成讖,明示改朝換代的因,直連上集之果。以前97時空指向後97的無奈,港片對此一直語焉不詳,愛情創傷都帶著萬分樂觀來重新開始,偏只有這黑幫類型片,成了抒發每下愈況的悲觀論調的載體。

時代改了,權力轉移,禍患之始,宣示這是一條走進深淵的不歸路。放在2003年來看,更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For English version, please click here.

附加檔案大小
InfernalAffairs_24.jpg101.33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