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秋生的演技層次和技法完美昇華



每當我們評論香港電影演員演技的時候,都會出現好些爭議性的問題,其中演員的明星魅力及其形象發揮的光芒,與好些憑演技表現出眾的演員,好些時都很難放在同一個平台上討論,記憶中當年《重慶森林》的王菲和《紅玫瑰白玫瑰》的陳沖便是一個極佳的例子,到底我們純以演技的表現來評定其優劣,還是以其魅力及形象在影片中發揮超凡風采來定奪呢?

這種情況在香港電影中,經常出現,這與香港電影製作環境有著極密切的關係。現時大部分的電影演員都並非由演藝學校或相關訓練學校出身,他們都以實戰演戲訓練及憑其演戲天份發展出來,其中電視劇集的演出對他們起了重要的影響。


至於黃秋生,這位曾在電視台演出,又到演藝學院接受過「正統」訓練的演員,他的演出頗具爭議性,一方面他演出過為數不少的低成本製作,又經常以客串性質在好些電影中插科打諢,令人難以捉摸他的表現。雖然如此,但黃秋生的演技經過無數的雕琢,早已站在香港男演員演技的頂尖位置,好些電影因為他的演出而變得化腐朽為神奇,加上他極為懂得在一眾演員中突圍發揮,不管是配角或客串演出,都揮洒自若,表現突出。

至於去年,黃秋生參演的多部電影,其中以《無間道》擔正第二男主角的地位,與其餘三大影帝合演,他以較為內歛的演出,切合角色的身分和形象(一個緊守職責的高級警官),成為全片最受注目的人物,比較兩位主角,他的鋒芒一點也不遜色,幾場重頭戲,包括與梁朝偉、劉德華的對手戲,以及與另一位第二位男主角的曾志偉的大鬥法,都演得層次分明,氣氛十足。當觀眾投入其角色之時,他突然從高處掉下來的一幕,成為影片最為震撼的場面,這個轉折令氣氛在瞬間凝聚下來,這與黃秋生在影片上半部的演出有著極關鍵的因素。

不過,黃秋生在此片的演出仍有著他一貫不均衡的表現,特別與三位演員的對手戲,他都因應對方的演出來調整其選擇性的演法,最為明顯的是與劉德華和梁朝偉。在追逐曾志偉毒品交易那幕中,他和劉德華在民居總部的露台一場,他那種故作輕鬆的表現和他和梁朝偉在大廈天台那場內心交纏,都影響了他在整部電影中的整體性演出,變得有點肢離破碎,但這對他個別場面的超凡表現,沒有做成很大的破壞,可能這些變數也在他計算及掌握之內。

反觀另外兩部作品《想飛》和《一碌蔗》卻沒有這種情況,特別是在《想飛》中飾演的舞蹈老師,其演出令人印象深刻,好幾場他和吳彥祖和陳冠希的對手戲,都做到點到即止,戲味十足。如果以整體演出來判斷,黃秋生在《想飛》的演出絕對優勝於《無間道》,可是從演技層次和技法表現來看,卻有天壤之別。

黃秋生在《想飛》和《一碌蔗》兩片的表現,較為接近,先天條件是兩片都沒有具份量的超級明星和演技派演員在陣,黃秋生只與幾位年輕演員演對手戲,雖然要遷就他們較為幼嫩的演出,要帶他們入戲;可是,他卻有較多自由發揮的機會,用一些不同的演法來處理角色,好像《想飛》的表現,便與他以前的演法不同,令人眼前一亮,所以在評選大會上,有不少與會者都在《想飛》和《無間道》之間爭持。反而《一碌蔗》,無疑黃秋生的戲份較《想飛》多,但論到耳目一新和光芒,我仍然覺得《想飛》的黃秋生較為優勝,而《無間道》的黃秋生絕對以技術性擊倒。

回到先前提及的老問題,演技派與明星魅力的對峙,黃秋生雖以演技見稱,但又同時擁有性格明星的個人魅力,從實戰演電視戲集到學院訓練,再到電影壓縮性演出,看似雜亂無章的演藝生涯,卻造就了他演技摸索的路途,屬香港電影特殊環境製造出來的演技派明星。有人拿好些外國演員與黃秋生相提並論,而我覺得最接近的例子反而是湯美李鍾斯,從演出B級片雕磨演技,到大製作的鋒芒畢露,與黃秋生極相近。

附加檔案大小
InfernalAffairs_15.jpg69.09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