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的改編與性愛



導演:李安

編劇:王蕙玲、James Schamus

故事:張愛玲

演員:梁朝偉、湯唯、王力宏、錢嘉樂

 

李安把張愛玲的《色,戒》搬上銀幕,跟以往改編張愛玲的電影最大的不同,在於《色,戒》只是一篇萬餘字的短篇小說。原著較詳細刻劃的只有一頭一尾麻將桌及珠寶店兩個場面,改編成兩個半小時的電影,創作實有極大發揮的空間,而不至於被珠玉在前的對白和描寫縛手縛腳。李安再一次重施改編《斷背山》的故技。

 

若論結構,影片其實十分忠於原著,同樣用打麻將介紹主角出場,在王佳芝﹙湯唯飾﹚咖啡館等易先生﹙梁朝偉飾﹚時插入倒敍——四年前在香港演愛國話劇後佈下美人計,然後跳接三年後香港淪陷她移居上海,被重慶特務招攬再續他們的行刺計劃,順序發展接回片首咖啡館一幕,亦即準備下手的一天,最後是由易先生角度交代的尾聲。

 

 

三場性戲「劇情需要」

 

《色,戒》倒敍香港前因那一章長近一小時,基本上是把原著輕描淡寫的情節巨細無遺地拍出來,感覺比較平淡。其後上海的一章才是精采的戲肉﹙長80分鐘﹚,不但兩主角的心理和情慾有更細膩的刻劃,連鄺裕民﹙王力宏飾﹚和老吳﹙庹宗華飾﹚也變成有血有肉的角色。像最惹人談論的三場大膽性愛,其實全部「劇情需要」,儘管與原著的角度不無出入。

 

張愛玲看二人那段孽緣,認為關鍵的是有沒有動真情,是十分女人的角度。李安卻從男性的角度切入,明白性愛的本能動物性,對兩個長期活在恐懼和緊張之中的人有強烈的宣泄快感,但同時又引發新的壓力和焦慮;絕不止「總是那麼提心吊膽,要處處留神」或「像洗了個熱水澡,把積鬱都冲掉了,因為一切都有了個目的」那麼簡單。

 

李安更想到易先生作為特務頭子,每天工作離不開施刑逼供,心理難免極度扭曲,所以二人的首場性戲以皮帶虐打及猶如強暴的形式進行,便可謂理所當然。第二場性戲改為王佳芝在易公館內的房間中發生,便多了一重偷情的意味,對白也交代了二人數日不見、愛恨交纏的心理﹙當然真真假假耐人尋味﹚。性愛過程不再SM,但男方仍處處主動操控。第三場性戲才有較多女上男下的姿勢,輪流主動的過程。平日極度壓抑行屍走肉的易先生,終可通過肉體原始的歡愉,找回一點真實存在的感覺。

 

感情心理層次分明

 

梁朝偉與湯唯毫無保留的演出,正是為了傳達本能性愛在危險處境下引發極度矛盾複雜的感情心理,三幕戲的發展層次分明。不容忽視的是,李安其後還加多一場日本餐廳的幽會,卻全不涉性愛。王佳芝獻唱一曲《天涯歌女》,易先生似被她的柔情觸動,是點睛的一筆,二人虛虛實實弄假成真的關係發展至此遂告圓滿。同時令她在最後關頭放他一馬多了個伏筆,而不止「這個人是真愛我的,她突然想」那般心血來潮。

 

探討極端處境下的人性

 

李安這回最大的突破,正是勇於探討極端處境下的人性,直視人生中性、暴力與死亡的真面目而不怕難堪。像香港那一章加添副手﹙錢嘉樂飾﹚識破鄺裕民等學生的偽裝,勒索不遂反被刺死的尾巴,其血腥暴力的程度,笨手笨腳刺極不死的描寫,便荒唐得來十分寫實。這一筆的加插也別有意味,一來通過血的洗禮,學生們告別了純情愛國的階段,上海再續行刺計劃已聽命於重慶特務老吳了。二來交代老吳他們早已在背後虎視眈眈,出事後立即把他們偷送至上海,則既毋須借助原著的巧合,更突出了特務江湖世界的險惡。老吳後來不顧王佳芝安危,為套取更多情報命她繼續冒險犯難,固然是一個呼應。更出人意表的奇筆,是最後易先生的副手道出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他們一早已洞悉了王佳芝的底細,只有易先生被蒙在鼓裡而已。


張愛玲的原著主要忠於王佳芝的主觀角度,多女子心理細眉細眼的盤算,少男性江湖老謀深算你死我活慘酷鬥爭的刻劃。《色,戒》的改編便有點反其道而行,易先生的角色固然立體得多,上述奇筆亦突出了特務鬥法的波譎雲詭,同時多了一重反諷——行刺計劃原來注定不會成功,王佳芝轉念助他脫險的「快走」兩字變成純粹愛的證言,可惜易先生卻更形格勢禁而必須痛下毒手。道理雖較淺顯,但原著中他自我開脫的警句﹕「他們是原始的獵人與獵物的關係,虎與倀的關係,最終極的佔有。她這才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所呈現的文學境界,是根本無法用情節或電影手法完整表現的。

 

首尾呼應天衣無縫

 

影片也擅於利用較長的篇幅,把原著中濃縮的情節作從容的鋪排。像易先生送王佳芝鑽戒一幕便一分為二﹙含蓄安排她先揀鑽石,訂造戒指需日後到取﹚,其實更為合理。行刺一方有時間部署,一向謹慎的易先生也有放心進入的理由﹙那是他熟悉的珠寶店﹚。把鑽戒遺留在店內改為由王佳芝帶走,作用當然是她被捕後可褪下來放回易的書桌上。尾聲的這個鑽戒特寫意涵飽滿,與序篇麻將桌上一隻隻鑽戒光芒四射的母題首尾呼應,同時有「色.戒」的點題作用,簡直天衣無縫。


原文刊於200799【明報】

附加檔案大小
LustCaution_1.jpg128.09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