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鞍華一路走來——《姨媽的後現代生活》



導演:許鞍華
編劇:李檣
演員:斯琴高娃、周潤發、趙薇、盧燕、關文碩、史可

從媒體訪問中得知,《姨媽的後現代生活》是許鞍華從影以來拍得最貴的一部電影,相信請得國際巨星周潤發和斯琴高娃這兩位演員,已經所費不菲;其次,製作質素也是許鞍華眾多電影中最好的一部,包括攝影和久石讓的音樂,雖然片中大部分的場景都是在上海實地取景,特技效果也只有那個被不少人談論的大月亮,整體成績卻出奇地良好,某些評論人甚至認為是許鞍華近二十年來的佳作。

站在許鞍華投身拍國產片的成績來看,相對她上一部作品《玉觀音》,《姨媽》的成績可謂超凡,不論製作條件和演員的表現,都令影片達致理想。可是,論到感人程度,我覺得《女人四十》較為出色。在導演技法上,《姨媽》無疑是許鞍華最揮灑自如的一次發揮,故事結構上的完整有賴李檣的劇本。許鞍華曾表示她面對如此原整的劇本,根本難有「發揮」的空間,可謂「滴水不漏」,她只好按照原劇本「乖乖地」拍,加上遇上理想的演員組合,除了飾演寬寬的關文碩表現較為突兀外,其他演員都表現稱職又出色,包括頗為表演的周潤發,以及只客串最後幾場、飾演姨媽女兒的趙薇。

在處理姨媽這個角色上,許鞍華曾提出過一些頗為香港導演的看法:把姨媽設定為傳統黨員,令她與繁榮現代化的上海產生對比;最後考慮了編劇和斯琴高娃的意見,她接受現時的安排。戲中保留了一場姨媽被有錢家庭解雇後,在路邊見到亂丟垃圾的街婦,怒罵她不顧公德,最後更驚動公安來處理,雖然這一幕與《姨媽》全片的主調有點不協調,幸而未有破壞整體的觀感。

當然,許鞍華直接把李檣的劇本原裝地拍出來,不表示功勞就全歸編劇;許鞍華以她講故事的獨特而非凡的技巧,出色地演繹出李檣的劇本。此片如非由她執導,有可能會變得肢離破碎,或者變成如電視肥皂劇般的主流寫實劇。現在《姨媽》出現的三位騙子:關文碩﹙寬寬﹚、周潤發﹙潘知常﹚和史可﹙女民工﹚,每一節的起承交接自然流暢,許鞍華都通過鏡頭和音樂,流麗地、輕輕地領觀眾到下一段,在淡淡愁意和餘韻之下,繼續看姨媽如何活下去。

雖然許鞍華沒有正面表示姨媽這個角色是她自己的投影,但仍然有不少評論人認為姨媽步入中年的情懷與許鞍華相當吻合,加上姨媽面對新的環境和衝擊,跟過往抱夫棄女的罪孽,令她要回到貧苦的東北安度晚年,都與許鞍華面對香港電影業的轉變和困境,而回到內地拍國產片的情況十分相近。

《姨媽》裡有不少許鞍華電影過往的足跡,如《女人四十》、《上海假期》、《客途秋恨》等,還有女民工假裝撞車騙錢的一幕,令人想起她的電視時期的作品《北斗星》。雖然曾經有人提過許鞍華自《千言萬語》後,失去創作的熱情,轉營拍類型片《幽靈人間》,近年又投身教學工作,但《幽靈人間》的票房成績理想,影片的製作質素出色,有回復當年《瘋劫》之勢,令人回味。接著她接受內地電影公司之請,開拍《玉觀音》,限於拍攝環境和劇本、演員的限制,令影片成績並不理想;對於早期就到內地拍片的許鞍華來說,內地製作人員經過這十多年的變化,她亦要重新適應。到了《姨媽》,雖然她對內地製作欠缺規範化的配套表示仍有改善的地方﹙尤其是後期製作方面﹚,但影片在較為理想的製作環境下拍攝,成為了她多部回內地拍攝的電影中的佳作。

許鞍華的電影從《瘋劫》走到《姨媽》,經歷過不少轉變,她的人文氣息和敘事風格,是香港電影導演獨特而成就非凡的一位作者。在拍片歷程中,她對內地由香港本土定位走到《姨媽》的內地化角度,不管是因勢利導還是逼於無奈,她都展示了香港電影人的靈活和包容。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