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無關愛情──評《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



看過趙薇的處女作《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總的感覺是前半段糟,後半段好。鄭微(楊子姍飾)在大學校園裡瘋狂追求陳孝正(趙又廷飾)並大鬧會場、高歌《紅日》的行徑,似足了紫禁城裡瘋瘋癲癲的小燕子,導演對於青春的詮釋還是單薄稚嫩了些。然而筆者覺得片子的全名《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比之簡稱《致青春》更能點到片子的重點和亮點。趙薇所著意的可能更在於「逝去」的過程而非「青春」本身。

這裡的逝去,並非指涉一種往事如煙前塵美好的懷舊情緒。如果這樣的話,那倒真的和台灣式的小清新電影沒分別。電影所想呈現的也許是一種更具「中國特色」的生存現實:在一個利益掛帥、物欲橫流、人人都在追求金錢和成功的社會裡,一個渺小的生命個體會放棄什麼?會逝去什麼?又能夠堅持什麼?對於這個社會大怪獸對個體生命的傾軋,電影裡有些小細節非常細緻動人,比如老張(包貝爾飾)的事業並不如意,也不富有,可是他在參加同學們的生日聚會時,也會買一身假冒的名牌充充樣子。社會的勢利和小人物內心的卑微由此可見一斑。也正是面對這樣的一個社會,趙薇提出了一個問題:人們還能給愛情──這個非關金錢和利益的無用之物── 一個什麼位置呢?愛情在這裡更像一個隱喻,也是一塊試金石,人們對於愛情的取捨不同就標示了他們人生態度的不同。

也正是從這個角度上說,片子前半段打動我的並不是鄭微和陳孝正的主線愛情故事,而是發生在她的室友黎維娟(張瑤飾)身上的一個小插曲。黎維娟高中的相好來學校看她,這個人看上去很老實,對她似乎也很深情,不過沒有考上大學,在她看來是沒有前途的。她決絕地把他趕出了校園,然後又似乎帶著歉意地請他吃了頓飯。在影片中,黎維娟是最早埋葬掉愛情去追逐名利的一個。而後,男主角陳孝正所做的不過是如法炮製地重複了黎維娟的所作所為。

阮莞(江疏影飾)的選擇似乎是在左右遊移。在她對愛情失望之後,也會從俗地選擇相親並和一個自己並不真正瞭解和深愛的人結婚,這種選擇無疑是向現實低頭。而這種選擇在當今的中國也不無代表性。女孩子只是因為年紀大了,迫於家庭與外界的壓力,就草草找一個條件相當或不相當的對象結婚,這樣的事情每天都在大大小小的城市裡發生著吧。只是在結婚前夕,阮莞大概是源於一絲未死的愛情信念,接受了前男友邀約去聽演唱會,卻在途中意外地遭遇了車禍。

在愛情面前態度最決絕的也許是老張和鄭微。影片行將結束時,當老張站在阮莞墓前,我們才恍然知道多年如一日給她寄送滿天星的人是老張。這份愛隱秘卻也執著。有意思的是,導演把老張的身份安排為一個中文系出身,善文章會作詩,帶點文人氣的形象。在大廈將傾的社會裡,導演是想把這最後的風骨和傲氣交與帶有人文情懷的知識份子嗎?只是現實生活中知識份子也是在社會大潮裡摸爬打滾,固我持守的有之,自甘墮落的亦有之,比電影中來得更加可憐可悲。

關於鄭微,初時我不理解她最後為何放棄林靜(韓庚飾)。因為在我看來林靜與瘋女人的感情並非愛情,所以無需成全。不過如果把愛情作為一種美好信念的隱喻,就變得可以理解了。瘋女人堅持和不計得失的生命姿態讓鄭微動容,也讓她反思自己對於林靜的感情是不是摻雜了不純的自私動因。而她最後對林靜和陳孝正的雙重拒絕,就表達了一種不再妥協、執著堅守的心靈意願。

所以,愛情成了生命信念的隱喻。不同人的愛情故事其實是表現了不同人的生命態度。在物欲的社會,面對信念有的自願放棄,有的猶豫遲疑,有的陽違陰奉,有的固我堅持。電影似乎一直在說愛情,卻又帶出了一點愛情之外的複雜況味。當然,把愛情作為喻體多少還是一種出於商業考慮的投機做法。生活中可持守的信念很多,除了愛情,還有道德、公義、自由等等。將一切都替換簡化成愛情,可能會把很重很重的東西變得很輕很輕,把深沉有力的呐喊變成輕柔纏綿的文藝腔。可是儘管如此,趙薇所傳遞的基本態度還是難能可貴的。尤其和稍早之前上映的《北京遇上西雅圖》對比的話,沒有跑了調、脫了軌、失了格。

附加檔案大小
SoYoung_5.jpg73.1 KB
SoYoung_6.jpg109.99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