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舞派》:問世間「型」為何物?



「為了__,你可以去到幾盡?」電影宣傳一方面在空格填上「夢想」,另一方面又騰出空格任人填充,既表明每個人都有自己珍視的事物,也暗示概念的浮動與遊移,可由人定義。這或許啟示觀眾思考,就算電影宣傳說「夢想」,電影裡角色鮮有把「夢想」掛在口邊,反倒一個「型」字,屢屢見諸不同人口中。

或許電影就像索緒爾的語言學理論一樣,一開始便從「型」的反面做文章,從而界定何謂「型」。阿花視到豆腐店幫忙家族生意為無聊事,街坊親友予她的暱稱「豆腐花」是非常難聽的粗口,三姑六婆關心她能否進大學,更令她覺得相當厭煩。以上鋪排,是將家庭、街坊鄰里的交往形態描述為老土,可見「傳統」與其認同趨向相左。

於是,考入大學給描述為脫離家庭或「傳統」掣肘,追求自由解放的轉機。入大學的一段獨白,阿花將大學的追求概括為跟 BombA 隊長 Dave(楊樂文飾)一齊跳舞,因為夠「型」!阿花的喜歡「型」,更以她喜歡上 Dave 予以象徵。跳舞等如「型」的公式,於 BombA 遇上困難時表現得更明顯:其中一位隊員打算離團時,其說法大意是繼續跳下去「既唔型,又溝唔到女」。力勸眾人不要離開的女隊員奶茶(劉敬雯飾),則被阿花稱讚「從未見過你咁型!」

電影及後將「型」消解或轉化,成就阿花個人成長的後半截故事。阿花以諧擬方式,使 Rebecca(范穎兒飾)的〈阿里山姑娘〉表演成為眾人取笑對象,令後者一度放棄自小鍾愛的表演方式。Rebecca 的「報復」,使阿花回憶過去對傳統/老土的蔑視。比對當下她與柒良的親近,開啟她重省傳統/老土的意味。至於阿花和柒良在豆腐店定情,以及後者稱她為「會跳舞的豆腐花」,都顯示傳統/老土藉著柒良的中介,已不再與她的認同趨向相左。就算之後因為誤會而情海翻起小風波,事情也很快以柒良支持她苦練腳力跳舞,以及前者參與最後的舞蹈演出而平息。

柒良的啟導意義,在於阿花被 Rebecca 取笑舞姿像「大細槓」的蟹後,一方面在言語上鼓勵她,另一方面帶她從太極入手,認識傳統事物的價值。太極既是撥正柒良過去邪氣的修養工夫,也是連結社區倫理網絡的節點(太極社到社區中心表演)。阿花向太極社員查問柒良的過去,其象徵意義不啻是重尋傳統/老土的隱藏故事,從而認識熱衷於某事某物的熱情,並非一兩個字可以描述,能夠說明。柒良向她展示的是:他付出很多心力與熱情,於各種行動實踐(例如連任多屆太極社社長、到社區義務表演太極、探訪囚犯、向阿花推銷太極等),表現他對太極的熱愛。

故事後半段對「型」的消解,其重要意義不在於新/舊、傳統/現代的調和,而是進入另一種認識結構後,阿花的追求──即所謂夢想──如何由此得到凸現或轉化。簡言之,如果沒有柒良從傳統事物入手,向她示範如何將喜歡的事物變成生活的一部份,以及其與精神價值的連帶關係。那麼,她在 Rooftoppers 隊長 Stormy(Tommy Guns 飾)面前表白喜歡跳舞的心情,或許只能詮釋為一種追求外表好看,別人豔羡目光,而不問背後精神價值的、浮泛淺薄的形象追逐遊戲──即所謂的「型」。而是,阿花在具體的生活脈絡中,如何表現她對舞蹈的熱愛。於是,就算面對挫折或困難,帶著「青春的傷痕」,依然不放棄對某事某物的熱誠,將夢想變成一動態的追求過程。換言之,夢想應該是現在進行式。

附加檔案大小
TheWayWeDance_11.jpg115.04 KB
TheWayWeDance_12.jpg119.85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