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放題,或曰性之放題



在一個細小的密閉空間中,一眾陌生人因同一個目的而聚在一起,那就是「性之放題」,而不是電影之名「愛之放題」。電影《愛の放題》原名《愛の渦》可直譯為愛之漩渦,頗為抽象,倒是「愛之放題」較為吸睛。然而,說到「愛」的話,也加插了失業男池松壯亮及四眼學生妹門脇麥之間一段曖昧的愛情戲,倒並不突出,而那一雙突然而來、突然而去的伴侶雖然也算得上是愛情戲,於整體上來說卻只能是插科打諢而已,電影對「愛」的著墨並不深。


誠然,「性」才是穿梭整套戲的要緊之事,但「性」不是以被探討的姿態呈現,而是一種手段或載體去講述「人性」的問題。電影以「人」為中心,極端到幾乎絕大部份的場景都只有上述的細小空間,眾演員都包裹著一條毛巾貫徹全場(結束之時,其中一人說出:「原來你穿這種衣服?」令人不禁莞爾),極簡主義下,演員的演技被自然地放大,話語、語氣、表情、動作、眼神都有細膩演出。筆者學習了多年日語,雖不敢以專家自居,卻有感字幕翻譯始終未能道出對白神韻,如眾陌生人一開始的對話是用敬語的,連說一句話也要想一想,顯得有禮卻不親密,到中段眾人放開了懷抱,不用敬語了,說話內容也明刀明槍起來,直斥其非、互相數落,當中細微的差異難以翻譯,原意塑造角色的鮮明性格在語言中失卻了,這一點實在令人遺憾。

反過來說,正因為有些東西難以被翻譯,筆者姑且斷言這套戲是很「日本」的,正如那一句句「多多指教」、「對不起」等等,我們看來實在是多餘、可笑、虛偽、形式化的,也只有在日本的文化氛圍下才可以體現出個所以然來。可幸的是,眾演員都是好戲之人,面部表情變化足以交代萬語千言,電影以多個近鏡拍攝演員面部,可見這些細密的變化比語言更能表達內心的情感,那些吞吞吐吐的停頓位自然流露、有戲劇張力,且眾人的對話大多只是讓氣氛較為自然一些的空洞說話,沒有交代情節或進一步向觀眾闡釋更多。總體來說,甚至乎情節亦是無關宏旨的。

「性之放題」才是目的所在。眾人也明白這個道理,當有人說出自己的工作或個人背景時,會被認為是掃興之舉,或許因他們只需要一個陌生的地方,脫下日間的虛假面具,跟陌生人以最赤誠的姿態面對自己,而只有「性」才可以成為一個串連眾人的媒介,將疏離的人重新凝聚起來。末段之時,失業男本來想跟四眼學生妹進一步聯絡,無奈女方拒絕了,並說道「性之放題」中的自己並不是真正的自己,男方卻反之然。最後,女方回到了熟悉的校園,男方繼續無所事事。這裡,電影問了一個「面對真正自己」的問題,昇華了整個層次,當然是點到即止,留下了一條不解的尾巴。可以知道的是,「性之放題」完結了,服務員把窗簾打開,陽光照進來,眾人回到真實的世界,無不失落喪氣,真實的世界於電影之中明顯是殘酷的。

附加檔案大小
LoveWhirlpool_1.jpg90.45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