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元甲》從霍元甲到陳真的武術之路



甚麼是武術?


李連杰在《霍元甲》一片裡提出了這個問題,而這個問題也恰巧是電影劇情上的轉折點。前半部說出血氣方剛年少氣盛的霍元甲一心只為揚名立萬誓做津門第一高手而四出挑戰,到最後,雖然片裡的霍元甲並非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走進死胡同,但畢竟受不了虛榮心的擺弄,在狂傲下犯了大錯,把對手打死,而對手的乾兒子為了報復,更乘他勝利沖昏頭腦之際,殺掉其妻女。行兇者雖然自盡,可是霍元甲卻已痛失摯愛,無法挽回。後半部可說是霍元甲的更生之路,對照前半生的風光與血戰,迷失與懊悔不已的霍元甲經歷了一段流離失所的生活以後,終在一個偏遠的農村,度過一段令他重新認識人生、認識武術的平靜生活。在電影裡,就是這段經歷令霍元甲放下個人的利慾得失,成為一位為國為民,或更準確點說,為國人挽回自尊心的民族英雄。


恕我沒有看過有關霍元甲生平歷史的著作,無法親自舉證片中所言是否屬實,但坊間早已對影片所描寫的霍元甲提出不少批評,其中網上更流傳了四大錯處:首先,霍元甲並非是年少氣傲的人,到了三十歲時他仍是個為口奔馳、腳踏實地的人,根本沒有上擂台比武,以此為生。第二,霍家並不是一個富戶,而霍元甲也不是家中獨子,他其實共有十兄弟。第三,霍元甲沒有和英國大力士比拼,對方雖號稱是世界第一大力士,不過得悉霍元甲要挑戰時便藉口溜掉。第四,霍元甲並非是在擂台上死去的,只是被下毒致死卻似是真有其事。當然,與事實不符之處還有很多,像霍元甲並非只有一個女兒,而是有兩個兒子,三個女兒,其中兒子霍東閣最為人熟悉。此外,據說霍元甲年少時只有一個徒弟,名叫劉振聲,由始至終都沒有一大群人追隨左右如大款。在這裡提出之目的,一是為了說明霍元甲乃是一個甚麼人,二是希望說出霍元甲的故事在電影裡無疑是被誇大了、傳奇化了,一如《精武門》裡的陳真。


正因為電影對霍元甲的生平描述具有極大的虛構成份,因此當霍元甲提出「甚麼是武術」時,我們也不妨視之為導演,甚至是飾演霍元甲一角的李連杰的心底話。當然,這並非一口咬定對武術的看法必出於二人,但這個問題作為電影劇情上的轉折點,對武術看法之變化實有探討之必要,並藉此進一步了解武術在《霍元甲》裡究竟起著甚麼作用。在片中,李連杰飾的霍元甲提出練武是一種自我發現的過程,習武者藉著練武或比拼從而發現自己,(重新)認識自己是個甚麼人。因為這種發現,令到電影裡原先恃才傲物的霍元甲後來變成一個以國族為重的武者。在這裡所說的「發現」其實是一種充滿儒家愛國情感的自我發現,而不僅僅是對個性和個人價值的再認識。也就是說,電影裡的霍元甲在前半部裡不過視武術為一種自我炫耀的手段(歷史裡的霍元甲似未曾如此想過,據坊間流傳他一生不常與人比武,只視習武為一強身健體之法),他的自尊心和虛榮心蓋過一切,令他走入歧途。但其後一段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平靜生活,令他看到天地萬物的創造自有其定律,就如務農者絕不能揠苗助長,總要作息有序。雖然個人認為這段平淡生活的描述,無法為霍元甲後來走上為國族名聲而奔走之路提出甚麼有力的理據(照理如此恬靜人生,應令霍元甲應該選擇隱居,而非再入凡塵),但電影卻似要說出此後淡薄名利的霍元甲,不再是為自己而戰,而是為民族家國而戰,到底國族自尊重於個人名譽,好有一種大我壓倒小我的胸襟。所以,武術的意義在此便起了根本的變化。


於是乎打倒「東亞病夫」的耻號,便成為霍元甲建立精武體育會的原動力。大概是他眼見江湖上很多門派只是徒具虛名或被誇大實力(正如片中所見挑戰英國大力士的人不少,卻無一能與之匹敵,或如坊間流傳,說天津一帶的習武者鮮有向這個口出「東亞病夫」狂言的力士提出挑戰,或許更加說明了中國一些武術門派不過是徒具虛名,其功夫根本無實戰之效),因此片中的霍元甲提倡建立精武體育會,希望各家門派能放下個人之見,集思廣益,互補長短,令中國武術重回實戰之路,同時霍元甲也看重武術比拼的體育精神,從電影劇情的發展脈理來看,這一方面固然說明了霍元甲有意改正過去擂台比武以命作注的不是,另方面則透過體育精神的體現來表彰競技活動的公平性,甚有一種奧林匹克之類的公平競爭原則在其中。


雖然在電影裡對中國武術重回搏擊實戰之術的看法並沒有明言,不過擂台比武的設定其實已說明了電影認為中國武術不應只留於紙上談兵或自吹自擂的階段,而應是走上實戰搏擊之路,這就正是李小龍在《精武門》裡所刻意強調的,他飾演的陳真,氣憤的不止於師父被毒害,也在於中國人被視為東亞病夫和中國武術被視為世上次等的搏擊術,無法與其他武術(如片中的日本空手道、俄羅斯摔跤)相比,正因如此,《精武門》裡的陳真便被設定為一個以暴制暴者,藉以強調中國武術不是一種自家吹噓的技擊之法,而是具有實戰能力的搏鬥之術(當然這也涉及李小龍個人對中國武術很多時中看不中用的看法,以致他創立截拳道,為的就是倡導一種絕對符合搏擊效益的格鬥術,即以最短的時間克敵之法) 中國人也不是甚麼東亞病夫,而可以是擁有搏擊能力的武者。可以說,霍元甲雖然沒有大力倡導中國武術的搏擊力,不過李小龍飾的陳真,甚或可說是李小龍本人,卻將之發揚光大,重視比武擂台上的公平競技精神(尤其見諸《龍爭虎爭》裡洪金寶與李小龍比試的一幕)之餘,也強調武術的格鬥本質(正如在同一片中,李小龍教導董瑋比試一開始眼晴便要緊盯著對手,所欲說明的就是格鬥的本質就是比拼論勝負)


因此,甚麼是武術?在電影裡的霍元甲心目中,其實不止是一種充滿國族情感的自我發現之路,也是一種具有實戰搏擊能力之格鬥術,就如他說武術應無分門派,只有武者修為高下的區分,這是霍元甲與日本武者對話的精義所在,也是電影意欲說明武術為人所用,最終不僅僅在於甚麼強身健體,還在於它本身的實戰能力。所以,電影裡所言的武術其實充滿了強者色彩的指涉,就如李小龍認為武術是尼采的超人意志的體現,也就是說電影裡的霍元甲和陳真基本上是如出一轍,只是表現的力度有所不同罷了。身處於外侮當道的晚清,一些以武抗外的思想的膨脹和衍生實在無可厚非,只是在今天,《霍元甲》的出現究竟又有何意義?它的受歡迎又說明了甚麼?答案又會否說明了李小龍何解到了今天仍是很多人心目中的民族英雄和偶像?這恐怕是影片更有趣的地方。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