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生命歷》──顛覆生命,經歷非凡



《非凡生命歷》(Unbroken)中的二元對立頗多,諸如孩童時的 Louis 聽道的內容是「光與暗」、飄泊大海看到日本軍艦提及的「好消息與壞消息」、還有渡邊與 Louis 的關係是「朋友與敵人」。然而電影要處理的,是把這些「非黑即白」的刻板印象消除掉,沒有所謂的對立,光與暗是並存的,甚至是互為依賴的,惟有「光」的出現,「暗」這個概念才有意思。沒有所謂的好、壞消息,不同的際遇,不就是開出另一條路,讓生命繼續探索?


電影多次插敘 Louis 少年時的成長片斷。第一次的插敘,是在戰機墜毀時,猛烈的墜落氣氛忽然轉至平靜的教堂,父母帶著 Louis 聽著牧師講道。那時,牧師說的正好是創世故事的第一天。[1] 牧師說,"However dark our night, however dim our hopes, the light will always follow darkness." 上帝以祂大能的話語創造了「光」,同時亦容許「暗」的存在。更重要的是,光與暗都出自上帝,在光明與黑暗中,上帝由始至終也是掌權的。光與暗並不對立,而是並存,甚至越是黯淡,光越顯得明亮。亦正如 Louis 的一生,在磨難與困厄之中,他生命的光輝越是耀眼。

把二元對立消除後,電影繼而要建立的是一套建基於基督宗教的語言,一種顛覆性的語言。

顛覆性的生命:Pain and Glory

"A Moment of Pain, is Worth a Lifetime of Glory" 這句直接引錄自原著的對白,極具宗教況味。這句話似乎更像是對耶穌的形容,與〈腓立比書〉2章6-11節有著某種互文性,耶穌基督的光榮亦即是他的苦難。[2] 而 Louis 面對渡邊的譏笑,毅然抬起木頭一幕,更直接讓人聯想到背負十架的耶穌。

渡邊崩潰的一幕拍得很精彩。這位俊俏的年輕日軍也演得太好了。顯而易見,渡邊對他一直針對的原因很簡單,就是要把他打敗。作為權力的一方,作為施暴者,不斷施以肉體上的暴力、精神上折磨、語言上的侮蔑。可是弱者卻取得了勝利,Louis 舉起木頭的一刻,代表著徹徹底底的勝利,一種意識形態上的勝利。電影以 Louis 作為一個符號,展示出以弱勝強,以片刻的痛苦換取長久光榮,以沉默對抗暴力,以堅忍對抗戰爭,以寬恕對抗仇恨,這樣的一種顛覆性生命。而這個符號,最終指向的是耶穌,是基督宗教。

或許可這樣理解,基督宗教本身也是一個顛覆性的信仰,它首先要顛覆的就是人心,基督宗教的教導,諸如「愛你的仇敵」、「非以役人乃役於人」,而耶穌親自成為一位「僕人君王」,這些往往都顛覆了人們的既定思想,而電影的語言與此是一脈相承的。


活著是為了寬恕

惟有寬恕,才有勇氣繼續活著。耶穌的十架七言,第一句是「父啊,赦免他們,因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而 Louis 也一樣,他能夠寬恕,因為他「曉得」。他不像渡邊。渡邊稱他們為「敵人」,仇視他們;Louis 雖然多番被針對,被痛打,但他知道讓這一切出現的不是「渡邊」,而是「戰爭」。他曉得,是「戰爭」使人互相敵對,互相廝殺。他曉得,每個人都有他們自己的故事,而這些故事誘導人們以不同方式活著。Louis 的賽跑故事,既是催促他堅忍地跑完每一場比賽,而渡邊的故事,那幀照片似乎也催迫著他去過他渴想得到認同的生活。

非凡生命歷,尤愛「歷」這個字。Louis 不是因為相信才撐得過這一切,反而是因為經歷了這一切才相信。有時候,我們禱告,但沒有答案。但在經歷中,我們悟出答案來。


註:

[1] 〈創世記〉1章1-5節:「起初,上帝創造天地。地是空虛混沌,深淵上面一片黑暗;上帝的靈運行在水面上。上帝說:『要有光』,就有了光。上帝看光是好的,於是上帝就把光和暗分開。上帝稱光為『晝』,稱暗為『夜』。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一日。」

[2] 〈腓立比書〉2章6-11節:「他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象,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將他升為至高,又賜給他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使榮耀歸於父神。」

附加檔案大小
Unbroken_1.jpg145.01 KB
Unbroken_2.jpg128.03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