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笑》與《笑聲淚痕》的背後淵源(一)



嚴俊導演及主演的《笑聲淚痕》拍攝時原名《吃耳光的人》,雖然是在1958才公映,影片其實是在1953年拍攝並完成 [1]。影片講一個銀號會計主任陶祖泰(嚴俊飾)失業後為了維持一家生計,背著家人,不惜到遊樂場當小丑,以捱打受辱博取觀眾笑聲,從而掙錢養活妻子兒女。影片高潮是誤會他有外遇的家人來到遊樂場,看著父親捱打的慘狀,見證父親的偉大犧牲,因而改過,以一家團圓的溫馨場面結束。李萍倩導演的《笑笑笑》(1960),故事發生在抗戰時日本人佔領的天津,銀行主任沈子鈞(鮑方飾)也是被辭退,為了不讓家人孩子不開心,他瞞著妻子捱窮,到了山窮水盡,卻因與朋友演滑稽戲而成名。大學畢業的女兒與她未來的翁姑偏偏在其同學的婚宴上見到父親小丑般的滑稽演出,以他為恥,直到他解釋自己的苦況,女兒才明白到父親的委屈,一家和好。

笑聲淚痕

這兩部香港國語片,主要橋段固然十分相似,還有一些場面處理也十分相近。特別在兩部影片一部屬於右派的永華公司發行(影片在1958年在台灣公映),一部屬於左派的長城公司,同一故事卻同時能獲左右陣營採納。把兩片比較,《笑笑笑》的戲劇線直接卻顯得飽滿豐富,《笑聲淚痕》比起來便多了很多與主題不太相關的枝節,較遲出現的《笑笑笑》倒有種「原著」的感覺,而較早拍攝的《笑聲淚痕》倒似是根據《笑笑笑》來改編的,這當中值得深究。

早有電影研究者留意到兩者的相似。羅卡早已指出兩部影片很可能改編自同一作品。「李翰祥的劇本(按:指《笑聲淚痕》)生動流暢。長城公司後來拍出的《笑、笑、笑》(1960,李萍倩導演),其主線亦有相似,靈感可能都來自外國片《小丑情淚》之類。寫一位商行會計被辭退之後瞞著家人天天照舊上班,其實是去找散工,最後淪為遊樂場中賣藝,做了挨打的小丑。」[2] 他很正確地指出了兩片同出一源,但是1953年在香港公映的《小丑情淚》(The Clown)雖然也是一個以子為主角的父子情故事,但情節與兩部影片並不相似,並不可能衍生出這兩部故事相近的作品。

台灣的電影研究者黃仁對於《笑聲淚痕》的出處則有另一個說法:「《吃耳光的人》是現實社會悲喜劇,改編自俄國舞台劇,描寫一個老實公務員,在主管調動時告知升官,一家人興奮,不(脫「料」字)有人利用女人關係擠進來,老實人反被解僱。」[3] 他指的俄國舞台劇,當是指安德列耶夫的《He Who Gets Slapped》,但在《笑聲淚痕》拍攝時,已有人指出影片並不是出自《He Who Gets Slapped》。「《吃耳光的人》──嚴俊編導,『永華出品』。男女主角是嚴俊、林黛。這是他們在《翠翠》以後合作的第二部戲。看了這戲的名字,很容易使人誤會,以為就是舞台名著 "He Who Gets Slapped"(曾由師陀改編成《大馬戲團》),但據嚴俊說,那根本就是兩回事。嚴俊說:『吃耳光的人有二種:一種是有形的,一種是無形的,這是一個吃耳光的社會,所以我決定拍這部戲。』他以喜劇的形式,寫出一個治家無術的中年人的悲哀。」[4] 把《He Who Gets Slapped》和《大馬戲團》的劇本與影片《笑聲淚痕》作對照,故事和情節均沒有一點相似之處。[5]

到最後,還是影片的參與者提供了可靠的線索。《笑聲淚痕》的編劇兼副導演李翰祥道出了一個重要的訊息:「我在永華剛好把《翠翠》的結尾工作搞完,嚴二爺緊接著要為小林黛拍第二部戲了。他說了個故事大綱,叫我替他改編;這麼一說他就是原著,我是改編,劇本費他拿兩千,我一千。後來一打聽,那故事是以前李萍倩拍過的電影──《笑聲淚痕》。」[6] 根據李的講法,嚴俊這部初名《吃耳光的人》,最後公映時卻易名《笑聲淚痕》的影片,原來是改編自一部同名舊片,而值得留意的,是原來影片的導演正是《笑笑笑》的導演李萍倩。


註:

[1] 「春天了,製片商又開始活躍起來,但基於已往的經驗,他們都審慎多了。就拿本月下半月開拍的三部新戲來說,都是經過相當長的準備時期的,這不能不說是電影界的一件可喜的事。這三部新戲是-十七日開拍的《蕩婦情痴》,十八日開拍的《地獄十九層》,和二十一日開拍的《吃耳光的人》。」(辛光,〈三月份開鏡的三部國語新片〉,工商日報,1953年3月23日。)這段話說明《笑聲淚痕》(《吃耳光的人》)是在1953年3月開拍。另外,在1953年8月份出版的《吃耳光的人》電影小說,嚴俊「吃耳光的人從何而來」一文寫道:「足足花了四個月時間,一改再改,劇本終於脫稿,這是集體創作,論功行賞,翰祥出了最大力量,經過三個月的攝製,總算全部殺青了。」則影片已在1953年完成。

[2] 羅卡,〈笑聲淚痕〉《躁動的一代:六十年代粵片新星》,頁174。

[3] 黃仁,《胡金銓的世界》,台北市:台北市中國電影史料研究會;亞太圖書,1999,頁86。

[4] 辛光,〈三月份開鏡的三部國語新片〉,工商日報,1953年3月23日。

[5] 倒是李翰祥的導演處女作《雪裡紅》,卻是對《大馬戲團》的一個再創作。《He Who Gets Slapped》、《大馬戲團》和《雪裡紅》三者的詳細比較,可參看蒲鋒〈由《雪裡紅》的改編看李翰祥電影裡的女性形象〉,《香港電影資料館通訊第61期》,2012年8月。

[6] 李翰祥,《三十年細說從頭(一)》天地出品版,1983年,頁264。


【文章是2013年6月在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媒介與傳播研究中心主辦的國際會議「華語電影:文本‧語境‧歷史」發表之論文。原題為〈笑聲留痕── 一段隱沒的電影淵源〉。】


續:
《笑笑笑》與《笑聲淚痕》的背後淵源(二)
《笑笑笑》與《笑聲淚痕》的背後淵源(三)
《笑笑笑》與《笑聲淚痕》的背後淵源(四)

附加檔案大小
HumiliationForSale_1.jpg95.75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