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血尋梅》導演及公映版比較(下)



(大幅度劇透)

去到佳梅第一次援交時,兩個版都接近但未過一半,公映版比導演版少了大約八分鐘,斬頭斬尾以外,慕容的片段是頭半部刪得最多的部份。慕容一段,過程精簡了其實分別不大。不過在佳梅和男友的部份,公映版轉換場面次序,即使不會左右大局,仍會得出和導演版頗為不同的理解。


佳梅第一次援交後便到首飾店去買耳環,正是被她母親索回的那一款。在導演版中,佳梅離開首飾店後,在扶手電梯見到一對情侶在熱吻。以這個次序,可以理解成佳梅得到了金錢便想要愛情。下一段就是李逸朗從嫖客變成男友的經過,佳梅多次不收他肉金,他想用一部遊戲機補償,佳梅說寧願不要。公映版中,佳梅買完耳環,緊接就是男友一段,包括遊戲機一事,之後才有扶手電梯情侶。用這個次序,可能變成佳梅想要一段沒有利益關係的純正愛情,亦可以解成是她想要一段見得光的愛情。

導演版臧Sir 和前上司談話一段,臧Sir 的說話重疊於佳梅和男友開房的畫面。臧Sir 再次說(第一次是問佳梅後父)不明白佳梅為甚麼會叫一個陌生人殺死她,觀眾可以在這刻猜想是否「歡場無真愛」,佳梅被男友傷害,令她生無可戀。其實在導演版中,「為甚麼佳梅想死」、「為甚麼阿聰要殺她」這兩個疑問比公映版來得強烈,導演版亦較清楚的告訴觀眾,臧Sir 就是想解答這兩個疑問才會追查下去,現任上司(邵美琪)、前上司及警花都勸過臧Sir 不要再查,公映版就只得上司說過,不過公映版並沒有忽略為何佳梅想死或阿聰殺人的疑問。此外,公映版刪走了中學社工最後一句話:有些事其實很難解釋,導演版想用這句話作伏線,不過筆者覺得可有可無。

為原版執漏

公映版也彌補了導演版在拍攝上及情節上的瑕疵,不過同時又留下少許缺陷,兩害取其輕。先談拍攝上的瑕疵,佳梅母親問臧Sir,佳梅是否做妓女一場開始時,煙鏟(譚耀文)打開了門口的布簾,令屋內光了不少。「打開窗簾」在片中出現數次,有其意義。煙鏟打開門簾後,光線進入房間的角度錯了,時間也慢了。公映版減了打開門簾這一節,但令之後的鏡頭不連戲。

情節上的瑕疵是阿聰分屍時,同屋的婆婆(陳麗雲)在門外聽見聲音。導演版她問:「丁先生,你在煮甚麼,要不要婆婆幫你?」,公映版只得「丁先生?」。「煮甚麼」的問題顯示阿聰在廚房分屍,但這個設定所衍生的問題,就是他怎麼能在不打開廚房門的情況下,把內臟逐少逐少從廁所沖走?公映版改了這一句話,觀眾會以為地點是廁所。不過血液從門底流出來就形成另一些犯駁,首先廁所的地台不會高走廊一級,如果記得神童開偷窺慕容一幕,會知道阿聰分屍地點不是廁所。若然婆婆以為阿聰在煮食,有血流出還可以理解,但如果不是煮食,又從廁所流出那麼多血,就會非常可疑,或者以為阿聰自殺,婆婆應該會立刻報警,阿聰不可能完成分屍。


高潮大為精簡

佳梅被殺一段是全片高潮,公映版剪了頗多,但既然導演版可以通過電檢,公映版也是三級,這一段亦不及分屍恐怖,如此大的刪剪不像是為了電檢。公映版把佳梅和阿聰見面時的場面大幅省略,例如刪去佳梅說阿聰像史力加。經過數個無對白鏡頭的快速交接,阿聰便向佳梅表白,接著佳梅便打開《聖經》想讀給他聽。

然後在導演版,佳梅仍穿著衣服躺在床上,讓阿聰為她剃腋毛,呼應了影片中段,男友發現佳梅有腋毛,公映版也把這一段刪走。公映版中,佳梅打開《聖經》,說出章節位置後,下一個鏡頭佳梅便脫下胸圍,《提摩太前書》的金句既在聲軌也在畫面。兩人做愛及阿聰扼死佳梅的片段,公映版短了不少,導演版不單較長,背景音樂也較厚,先有純音樂、接著是原創電影歌曲、之後是《娃娃看天下》。公映版播出的純音樂較細聲,也很快便接到《娃娃看天下》,兩個版本的佳梅同樣在這首歌之下死去。作為全片高潮,公映版剪了那麼多並不尋常,但筆者主觀感覺是導演版中《娃娃看天下》在這一段拖得太長。

結尾的場面次序也有不同,導演版的次序是:臧Sir 打開自己房間的窗簾看途人、動物園、探望佳梅家人、出「懷念遠方的嘉梅」(嘉梅是死者真名)的字幕、臧Sir 在警車眼望前方是最後的畫面。公映版是先探望佳梅家人,再以臧Sir 打開窗簾看途人作結,沒有了警車的鏡頭。

完整和完成

描述兩個版本的分別時,筆者避免評價這些分別孰好孰壞,較重視意圖、效果及必要性。第一次看公映版時,覺得張叔平剪得太狠,但第二次看公映版又不覺那麼狠。各看了兩次後,筆者覺得兩個版本是同一部片,導演版是一部「完整」的影片,公映版是一部「完成」的影片,不單止影片整體,不少場面都可以見到「完整」及「完成」的分別,公映版有不少場面,不及導演版完整,但已經完成了該場的功能,但公映版未必是唯一或最好的剪接方法。先看公映版才看導演版可能會有不同觀感,不過筆者已無法這樣做。

多數人形容一部正常長度的影片太長,意思多數是「太悶」。筆者覺得公映版在頭三十分鐘,盡量減少不必要的描述,鏡頭斬頭斬尾令節奏明快,做到帶領觀眾入局的效果,導演版則想慢慢營造氣氛。筆者不是對公映版毫無保留,尤其不同意改變了「扶手電梯情侶」的出現時刻,而這一場的剪法及片段,印象中和導演版有所不同,公映版的佳梅看情侶看得更目不轉睛,不過筆者現在未能肯定。

筆者認為公映版反而對觀眾的理解力有更大的要求及信心,並不認同導演版特別適合程度較高的觀眾。假如主流片觀眾普遍覺得公映版較好看,亦不代表小眾片觀眾或影展評審會覺得導演版更好。筆者愛看小眾藝術片多過主流商業片,以自己的喜好而言,就覺得公映版較好看,但如果說用公映版出選影展有更高勝算,純屬揣測。


參看:
《踏血尋梅》導演及公映版比較(上)

附加檔案大小
PortOfCall_4.jpg94.9 KB
PortOfCall_5.jpg77.51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