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父親皆相同:從類型角度看《復仇勇者》報仇觀



《復仇勇者》(The Revenant)的故事改編自發生在十八世紀美國的真實事件。故事大部份時間都漫天風雪,導演伊拿力圖(Alejandro G. Inarritu)取自然光,實景拍攝,拍出大自然壯麗之同時,也突出男主角Hugh Glass(Leonardo DiCaprio 飾)堅毅的求生意志,以報殺子之仇。


一部講述十八世紀美國的電影,有關男主角打獵做皮毛買賣,歐洲移民和印第安人土著似是對立,呼應傳統西部電影的背景,分別只是天氣有異。不少傳統西部電影都拍攝飛揚萬里的黃沙,如《搜索者》(The Searchers)、《獨行俠連環奪命槍》(A Fistful of Dollars)、《獨行俠江湖伏霸》(For A Few Dollars More)和《獨行俠決鬥地獄門》(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等。本片則捕捉落下的千丈白雪,不過故事發生的地方仍然是正在開發的美國。

本片有些地方「類近」西部片類型,除了見於開發中的美國此故事背景外,其實並非在於 Hugh Glass 向 John Fitzgerald(Tom Hardy 飾)報仇,而在故事的副線──Hugh Glass 的回憶及土著族人追蹤白人,尋找族長女兒 Powaqa(Melaw Nakehk'o 飾)的原因。要討論副線如何「類近」西部片類型的風格,先從西部片類型特色入手。

西部片類型的其中特色,是建立在西方白人和印第安土著的對立面上。西方白人移民美洲,趕走當地印第安土著以掠奪土地。印第安土著保衛家園,便與西方白人衝突,其前因後果便成為日後不少西部片的主題。《搜索者》講述的印第安土著同樣與西方白人對立,捉走了男主角 Ethan Edwards(John Wayne 飾)的侄女(Natalie Wood 飾),Ethan 為尋親開展了長達近一年的西部旅程。

筆者提出《搜索者》這齣西部片類型的經典,在於《復仇勇者》關於印第安土著追蹤白人,尋找族長女兒的副線,實乃是《搜索者》的變奏──由原本西方白人的侄女被印第安土著捉走,現在變成印第安土著族長的女兒,被白人捉走。

另外,藉 Hugh Glass 的背景,我們更能了解此片與西部片的關係。從他頻臨死亡的一剎回憶,觀眾得知他有一名印第安人妻子,其妻在一次襲擊中被殺。由此可知,他一定得到當地土著信任,融入土著族群,方可以娶土著女性為妻,並育有一名兒子。西方白人與印第安人不但沒有仇恨,而且一起族群生活,通婚生兒育女,將傳統西部類型中雙方的敵對關係顛倒。這種反傳統西部片類型的作品,其來有自,早的有《小巨人》(Little Big Man)和《與狼共舞》(Dance with Wolves),近的有《阿凡達》(Avatar)(地球人眼中的 Pandora 星人對等於西方白人眼中的印第安人)。這些電影均修正傳統西部片中,印第安人為奸,西方白人為忠的二元對立位置。


本片的副線變奏或顛倒了西方白人和印第安土著的敵對關係。走筆至此,筆者於之前的段落,提出本片「類近」,而非「完全」屬於西部片類型,其不確定在於西方白人和印第安土著變奏和顛倒了傳統西部片類型彼此的敵對關係。如此在故事上大幅度改寫雙方關係,用意鋪陳主線 Hugh Glass 為著鍥而不捨向 John Fitzgerald 報殺子之仇,從重傷中康復,克服惡劣天氣的堅忍。土著族人同樣要克服惡劣天氣,尋找族長女兒,對照 Hugh Glass 的決心,反映無分白人和印第安人父親,當兒女遇到危難時,同樣可以排除萬難去解困,甚或無懼大自然的考驗,找仇人報復。

同樣獨自上路尋找兒子,途中救了 Hugh Glass 的印第安人,出於將心比己,起初遇到 Hugh Glass 時產生的敵意最後也消弭。這一幕印第安人獨自上路尋親,當然可視為《搜索者》的另一變奏。如果沒有了故事副線修改傳統西部片類型中,西方白人和印第安土著敵對關係的做法,上述兩幕便沒有現在般的說服力。

因此,從故事的結構來說,本片比伊拿力圖的前作《飛鳥俠》(Birdman)更加緊密,說故事的技巧更為嫻熟,加上採取自然光和全實景的拍攝手法,可謂在各方面都比《飛鳥俠》優勝。而無論傳統西部片,抑或是本片,傳統家庭價值永遠在第一位,父親永遠愛兒女,無論白人或印第安人,兒女受害,縱是千山萬水,父親都一定會為其報仇。

附加檔案大小
Revenant_1.jpg93.23 KB
Revenant_2.jpg104.91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