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滋味》的香港面貌(上)



《少年滋味》當然會教人勾起對《音樂人生》的追憶,同是由音樂切入年輕人的世界,而且呈現的面貌也有一定程度的前後呼應,中產階級的偽善表面上也脈絡清晰,而少男少女的迷惘也有若隱若現的心事牽連──尤其是開首初見的 Brian,既是合唱團的領袖,又酷好哲學,愛反思人生意義,令人以為張經緯就找來另一個黃家正翻版,和觀眾開一場玩笑。


那,當然不!張經緯從來也是一本正經的創作人,他的幽默感不會體現在以上的無聊地方。由《音樂人生》對焦於一人故事,這次《少年滋味》採用的是散點透視法,九個年輕人的成長物語互補有無,對個別的受訪對象而言,當然不可能有如《音樂人生》同等質量的心理面貌呈現,但所成就出來的,卻是更宏觀立體的香港面貌,而我認為一切也可視為《音樂人生》的延續思考去審視觀察。

首先,《音樂人生》明顯指涉香港精英階層的少年殘酷物語,從中也映襯出由醫生所代表的專業世界背後的偽善世界,那自然是香港面貌,但也顯而易見地即時讓人知曉是某一部份的中上層社會迴音。從年輕人的主體以外審視,兩作背後的明顯「記錄」對象均是他們的父母──《少年滋味》更重視這一點,看得出創作人竭力讓每一受訪者的父母都盡量出現畫面內,來予人一立體透視。

好了,這裡正是我看到張經緯的真功夫之一。

如果大家不善忘,黃家正的家庭撕裂,乃至背後呈現的矛盾張力,觀眾可以自然感受,即由受訪人父親樂於呈現兒子的天賦,到後來希望避免讓破碎關係暴露人前,那正是我曾撰文點明當中的偽善氣息所在。張經緯能夠捕捉到少年心事背後的形構基因,當然令人眼前一亮。但《少年滋味》更令人瞠目結舌的,是好像背後的父母,均毫不介意讓人耳聞目睹自己的怪獸家長面貌,而且一切來得理直理壯臉不改容,確實是意料之外的地方。

我所指的意料之外,一方面是《少年滋味》的金句,其實大部份來自年輕人的父母,Vicky 父母心中的「演藝事業」,離地萬丈卻小心奕奕的描述,的確令人難以想像。至於對女兒的從醫期盼(因為弟弟是醫生!),又或是芷蓉的虎媽本色(孩子面對競爭是正常事),均面不改容且理所當然地油然道出──大抵,大家都可以從旁體察到香港社會病入膏肓至何等程度。

而我想提出的,是張經緯有何能耐,為何可以令受訪者毫無戒心,把自己具爭議性的一面呈現在大銀幕上?我認為答案同樣在畫面之內,導演的魔法正好在於他的低空飛行,背後的隱喻是觀眾的而且確感受到他的中立聆聽立場,而且不時有處處為受訪者考慮著想的安排。我相信正因如此,才可以令受訪人得以放鬆地道出本音,儘管那可能令人嗤之以鼻。


容我舉出一些靈光閃現的片段,供大家迴旋反思。其一,樂恩來自不能見光的家庭,她願意在鏡頭前作出分享,但導演卻顯然為了保護她從而省略。其二,芷蓉父親好像不發一言,但他一句孩子長大了不會再有快樂時光,以及用鏡頭去捕捉女兒的玩樂時光,早已充分說明他的無奈,以及與「虎媽」教育理念之間的內在張力。其三,Vicky 的父母雖然好像為女兒帶來沉重的讀書壓力,但導演在放映會後特意提到堅持要剪回他們家中的民主女神像入鏡,而且鏡頭所見為大量司徒華及民運思潮的著作。

好的,我想以上的例子已經足夠了。大家應明白到張經緯的魔法不是一日鍊成的,為對象多方設想以及令受訪者的內在不同面貌心聲,透過口中的直接道出,以及畫面的間接呈現,當中出現的複雜內涵,才是紀錄片的吸引力所在。


續:
《少年滋味》的香港面貌(下)

附加檔案大小
TasteOfYouth_1.jpg107.26 KB
TasteOfYouth_3.jpg101.21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