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滋味》的香港面貌(下)



回到《少年滋味》的本體──九位年輕人身上去,這次的深刻之處,我認為不是在各自心聲的鑽深探索上,而是他們的鋪排結構,其實正是一複調交鳴的提煉,也令心思細密的讀者,終於明白香港面貌為何如此?大家急於嚷著說香港已死,其實真的並非空穴來風。


Brian 是全篇中最超然的一人,來自香港島名校,但家中陳設風貌完全出乎想像的他,人前人後流露的自信,顯然可看到父親送贈的老子像,絕對沒有徒勞白費,而且在全片中也只有他父親──作為一眾受訪者的父母之一,有正面肯定及強調父母子女從來也應有自己不同的看法──諷刺的是,大家終可明白這一句平凡不過的普世共識,原來對香港父母而言,是多麼難以宣之於口、不能承受之重!

其後佔篇幅較長的 Angel 及凱婷,前者在守規蹈矩的中學,作為領袖生長及音樂高材生所承受表裡不一的掙扎(對老師以警察打人是否可接受的「O嘴」反應,是全片的神來之筆所在),以及後者在第三組別學校中遭受的欺凌──表面上好像南轅北轍,屬家家有本難唸的經之散點透視,可是一旦看清楚導演的前後脈絡,就可以知道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她們兩人的鏡像就是華仔──在青海他是天之驕子,家中如國寶熊貓般的存在地位,來到香港成為被歧視的一人。前半正是 Angel 的折射,後半不啻可看成為凱婷的同道中人。有趣的是,Angel 及凱婷口中的迷惘(兩人不約而同提及對升學及工作的不知所措,卻又沒有迴避思考),於華仔身上卻得到超乎真實年紀的成熟體現。「我不喜歡香港」,卻肯定自己來到香港生活的意義,而且也沒有把受歧視的怨氣完全置於港人身上,甚至更有「世界視野」,指出即使去到外國,因為自己英文能力欠佳,同樣逃不過被歧視的命運。

好了,那麼究竟除了生活的歷煉,令華仔得到更大磨練因而成長外,還有甚麼其他因素呢?至此,我終於可以說出全片令人至為感動的一幕:華仔的少年好友在青海和他一起接受訪問,當導演追問華仔是家鄉中的萬人迷,為何仍在他身旁甘作綠葉角色?華仔好友認真地說:因為華仔來自破碎家庭,所以想多給他一點愛──而鏡頭旁的華仔此刻已按捺不住要拿紙巾抹眼淚。

是的,香港已死的本義大抵也正因如此──救贖華仔的不是香港的物質條件,而是人與人之間最核心的情誼。張經緯其實是一位「老派」的導演(正如在座談會中的自嘲),他更擔心觀眾未能掌握他們之間的連繫,所以在最後安排訪問24歲的阿 Paul。

那絕對是破格的安排──大家都清楚可看出,他根本就不屬於原先的採訪族群,既非表演者之一,而且也早已出來社會工作。鏡頭可看出導演的欲蓋彌彰,嘗試把他的存在作為呈現二十世代的困局無奈心聲代表,但只要有用心細看,正好可發現他是全篇終結的問題解答所在。

以上一眾香港少男少女的困窘,其實體現在沒有人關心及加以適切對話上,而來自青海的華仔幸得故鄉好友的支持,才得以成熟堅定地長大成人。反觀香港的一眾同齡人,卻紛紛陷入迷惘中的泥沼,而 Paul 正是人間有情的推己及人存在最佳證明。可惜的是,我們清楚看到母親在背後的摧殘打壓,如果不是 Paul 的 EQ 奇高,香港早已缺少了一把清音。於是大家心知肚明,香港如果有任何令人難受及不堪入目的現象,請停止再以第三身的旁觀者身份來批評抱怨,一切都有你你我我的陰影在背後左右。

香港難有愛,《少年滋味》如是說。

對我而言,《少年滋味》最光明的尾巴,在 Nicole 身上。我甚至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有沒有聽錯──她面對從事表演事業都非常不自由的詰問,仍然笑容可掬一臉童真卻成熟地道出:但我揀的,所以就有自由。

謝謝 Nicole,無言感激!


參看:
《少年滋味》的香港面貌(上)

附加檔案大小
TasteOfYouth_2.jpg110.53 KB
TasteOfYouth_4.jpg71.99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