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老頂》:終究是世代問題



《選老頂》與《黑社會》及《黑社會以和為貴》相似,都是借秘密社團換話事人來做文章,諷刺香港現實的選舉政治。事隔十年,是重新包裝相同題材,還是有著不同的處理?

跟杜琪峯《黑社會》的最大分別,當是邱禮濤卸下秘密社團的中國色彩。縱觀整齣電影,不見「黑社會」的傳統禮儀習俗,有的只是在按摩浴場、酒吧、茶樓、桌球室裡談判打殺。阿七(杜汶澤飾)在監房招收新手下,也不見有甚麼傳統入會儀式。那年輕人出冊後,亦不過一個簡單過場,就成為了阿七討伐豺狼(王宗堯飾)的大軍一員。秘密社團元老神爺(黃秋生飾)作為勾結共謀的地下社會管治代理人,其聯繫對象甚至僅為操廣東話的香港警隊高層。相對於《以和為貴》著意描述中國權力單位介入和聯勝事務,隱喻中港政治關係,《選老頂》的正興權力爭逐,牽涉的只是社團以至香港社會內部的和諧穩定。

神爺與警隊高層勾結,將所有權力集中在他身上。先前取得其認受的坐館可樂(何華超飾),被他發現虧空公款後便以私法除去。面對阿七要求社團所有成員一人一票選舉新坐館的舉動,他先是裝作同意但暗中挑撥阿七和豺狼的矛盾,促使他們惡鬥一場,兩敗俱傷。那段跟警隊高層略嫌過份直白的說辭,表明就算他晚景坎坷,仍然不肯將權力下放。新一代話事人,只有在成為他傀儡的情況下,才可以得到某些地位及利益。而且,稍有逾越,就被解決。邱禮濤如斯處理正興的權鬥,與其說是用秘密社團換話事人暗諷香港選舉政治,倒不如說是以神爺隱喻掌握香港社會資源及權力的上一代,牢牢把持既有地位及利益,使下一代無法向上流動。

電影描述的下一代,亦不見得是無私的好人。阿七在甜品店以芝麻糊豆腐花跟兒子解釋現實世界黑白並非截然二分,這一方面是維持父親在兒子心目中形象的說辭,另一方面亦暗地為追求向上流的新一代下註腳。阿七之所以提出一人一票選坐館,不過是在既有選舉制度下必敗無疑,以此為爭取更大勝算的舉措,並非真心相信社團每一份子都有選擇或自決的權利。弔詭的是,這種為私心而行的抗議,居然(至少看起來)鬆動了既有結構,這不啻是對於政治的諷刺。當政治經濟權力被上一代壟斷,而下一代又各自為私心互相傾輒,使得現實狀況儘管稍有改變,向眾人心目中較佳的方向推展,還是在「內耗」下打回原型。

循此視角,世代問題一方面指涉上一代之於下一代的壓制,另一方面指涉世代內部的路線差異,最終使社團(或社群)僅僅停留於原有結構內打轉,無法超越加諸眾人身上的限制。

附加檔案大小
Mobfathers_5.jpg113.24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