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少女誘拐殺人事件》(下):職場難題與推理破案



橫山秀夫小說《64》以D縣警察本部作為故事發生的主要背景,但今次有點特別的,它不是由職責在捉拿刑事犯的刑事部警員任主角,而是以一個新聞官(広報官,對應香港警隊,則應是公共關係科)三上義信為主角。三上義信原任刑事部,視新聞官的職位只是一個臨時工作,一直想調回刑事部。故事的主要時空是2002年,但故事要破的案件,是十四年前(1989年)的一宗綁架撕票案。三上當年曾參與處理過女童雨宮翔子綁架案,綁匪得了贖金後還凶殘地撕了票。由於事件發生於昭和64年,所以代號為「64」。三上當年無功而還,偏偏多年之後任新聞官,忽然有個任務是有大人物來D縣,想拜會當年的死難者家屬,令三上困難的是這時D縣與當地記者關係正僵。三上要盡快擺平記者的不滿,完成這件公關任務。但是就在任務終將解決時,又發生一宗新綁票案,綁匪的指示和當年的「64」案竟然一模一樣。三上於是在盡新聞官的職責之餘,也不斷參與追查兩宗綁票案有甚麼關連。

電影把小說分成上下兩篇,故事雖一氣呵成,但編導又要拍出兩部份各自有相對的起結,否則上集會結束得很突兀。我上文已提過橫山秀夫的小說既有推理,也有日本警察的職場生活。《64:少女誘拐殺人事件》前篇的基本重點便放在三上如何解決其職場難題,到後篇的重點則在推理破案。前篇的特色是把三上這個新聞官夾心地位的艱困寫得十分有力。一方面,以警務部長赤間為代表的警隊上層,只想傳媒成為他們的傳聲筒,他想傳媒報甚麼便報甚麼,叫三上一定要做到他的指示;另一方面,記者不是省油的燈,他們獲得資訊來報導,警隊事事隱瞞的作風令他們大為不滿,集體向三上提出抗議,也可以杯葛警隊的公關採訪要求。三上作為新聞官夾在兩者之間,無權改變現狀,便顯得非常困頓。還有另一層面,便是即使警隊內部,刑事部和警務部不和,三上想到刑事部獲得資訊提供給記者,會被斥罵為奸細。影片由三上的淒慘無力情況開始,然後以當年64案作重開的跟進調查延續,慢慢展現三上的韌力,一步步修正自己,倒過來掌握情況,以自己方式解決看似無法解決的難題。高潮是他不理上頭指示自己公佈資料,開誠布公面對記者,並用對受害人的關懷,打動記者。其戲劇性的高潮和感動人之處,都處理得很好。這場戲的拍攝雖不花巧,但其實在細微上用功,不著跡地利用主要記者角色千秋的走位,把記者和三上的尖銳對立化成和解的氣氛。

後篇是推理為主,由於一宗新的仿「64」綁架出現,劇情急轉直下,而新舊案件的關係也逐步揭示。由於早已看了小說,對其關鍵謎底而清楚,看時難免少了意外的樂趣。倒留意到它頗為依著荷里活編劇教科書的做法,假如關鍵的地方需要一定解釋,在影片中最好要呈現三次,第一次最隱晦,讓聰明的觀眾憑暗示已猜到。到第二次可以明確些,一般人也明白了。到第三次則要更白,白到最閉塞的觀眾都要恍然明白。本片便依著這技法來處理找到當年64真凶的關鍵情節。後篇一開場便已呈現了,但由於沒有頭尾,很多觀眾是不會明白當中的意思的,要不斷從劇情上理解,才明白箇中奧妙。而橋段的巧妙,是不單解決了主線的問題,副線中三上在女兒離家出走後家中收到的無聲電話也得以解決,原著設計相當巧妙。影片後段加了一些情節,大概想令看過原著的讀者多一些新鮮感,也為了更濃墨地強調角色的感情,但過猶不及,影片就是因為編導太過想帶出幾個重要角色的強烈情緒,反而有點濫情,但日本片常有這種毛病,那種一唱三歎的處理,在很多片都見到。

最後,也想指出一個比較特別的改動。原著的三上,是個樣子一點不英偉,甚至有點異相的中年男人,我自己的聯想,是演《男人之苦》系列的寅次郎渥美清。我們假如把渥美清想像成一個女性,便會明白三上的女兒為甚麼那樣憎恨自己的樣子,憎恨遺傳這樣的容貌給自己的父親。但電影版演三上的,則是相當雄健英俊的佐藤浩市。看到三上女兒大叫不要父親的樣貌時,我想未看過原著的觀眾會有點費解,她為甚麼那樣憎恨父親這麼英俊的樣子。這大概是投資巨大的商業片很難超脫的制約:觀眾確是以貌取人的。文字描述下的醜陋和畫面呈現的醜陋,可以產生相當分歧的認同參差。幾年前那部《嫌疑犯X的獻身》用了樣子不差的堤真一演那個鬱悶的中年教師,也是同一道理。


參看:
《64:少女誘拐殺人事件》(上):橫山秀夫的原著特色

附加檔案大小
64movie_1.jpg99.58 KB
64movie_3.jpg93.56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