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人之選 2018:玩笑



1968年,帶來許多想像,政治的火紅年代,左翼學生運動和民權運動轉入高峰,法國有五月風暴,捷克又有布拉格之春,法國和捷克的新浪潮電影,都有不少名作。《玩笑》集合三大重點:米蘭昆德拉首部長篇小說為原著,布拉格之春時期拍攝,以及捷克新浪潮代表作,份外觸目。

以年份為放映主題,十分正路,但也可以翻出新意。去年夏天我在紐約的林肯中心,看到一個放映節目,名為1977,表面上看1977只是「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借用黃仁宇在《萬曆十五年》的說法),但眼尖的歷史學家、文化人和策劃人,又可以從無關緊要的一年,看到文化與歷史的轉折。

1968年至關緊要,路人皆見,評論者不難找到時代和電影(以及文學)的相互關係,以1968年為主題,合理得近乎順理成章,但也不過是基礎一步。

《玩笑》也是文學改編電影,米蘭昆德拉在八、九十年代前後,地位如日中天,《生活在他方》、《笑忘書》、《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不朽》等作品,文藝愛好者人手一冊,《玩笑》也不例外。

《玩笑》展現威權體制下,為求凡事正確,忠於黨國,不容自由,更不容幽默,一句話:黨性大於人性。米蘭昆德拉的政治敏感,在他首部長篇小說已全面展示,而更重要的是,他也看見政治熱情冷卻後,人的虛偽、可笑與空虛,在今日的香港看小說及電影《玩笑》,教人百般滋味湧上心頭。

鄭政恆

18/6/2018(一)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29/6/2018(五)7: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鄭政恆,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登徒、鄭政恆,粵語主講

附加檔案大小
Zert_1.jpg225.9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