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人之選 2018:死亡使者



1968年8月里約熱內盧出現大規模街頭運動,羅查拿起攝影機走上街,拍了一部叫做《1968》的短片,然後走到東北山區,迅速完成《死亡使者》,挑戰當時巴西的獨裁政權。本片不獨是他短短創作人生中一部力作,也是最具威力的巴西新電影之一。

拍攝《死亡使者》期間,羅查在訪問中聲言,電影界中,只有高達憑《中國女》(1967)和《週末》(1967)預示了法國五月風暴的出現。跟高達一樣,羅查以大膽創新的電影語言見稱,《死亡使者》實踐他擲地有聲的「飢餓美學」,表現形式互相辯證著,如舞台式的古典唸白撞上前衛象徵性的肢體,紀錄片式的鏡頭移動中見調度,知性敘事配上跳接蒙太奇,時而用民歌襯托表演,時而直接主動闡述;種種破格的視覺,架構出巴西國族的獨特時空,強盜的野史終極抗爭,跟當下世局遙相對照。

影片的葡萄牙文原名是「惡龍對抗聖鬥士」,其實這片也可以看成 Antonio 內心世界的描述。片中所有角色都是當局者迷,他們總有狂態叫喊的時刻, Antonio 無疑是唯一清醒的人,身為殺手竟在一場戲去擔當和事佬。他脫離罪咎之路,想凌駕一切,但世俗的肉身與超然的目光在拉扯。影片尾段他突破時空闖入脫殖後的當下巴西,在象徵奴役、剝削、無情的車輛旁獨行。他看得通透,心磨得更堅定,同時也有可能被空虛打倒……

張偉雄

22/7/2018(日)7:00pm# 香港科學館演講廳
19/8/2018(日)2:30pm
*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陳智廷、劉嶔,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劉嶔,粵語主講

附加檔案大小
Antonio_1.jpg348.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