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裂》:一個鏡頭的不寒而慄new



一個令人印象難忘而且不寒而慄的鏡頭,說的是 M. Night Shyamalan 執導的《思‧裂》(Split,2016)的第一個鏡頭。

這個鏡頭分三個層次(見圖一),前景是老虎蘭的葉;中景是女主角 Casey(Anya Taylor-Joy 飾),在畫面的右中位置,凝望著對角位置(畫框的左方);後景是一群慶祝生日的年輕人;聲軌是年輕人的歡笑聲作為隱約的背景聲,鏡頭運動似是 Track In 加 Zoom Out,攝影師強行把中景主角拉近,壓縮了主角分別與前後景之間的距離,是淺景深的鏡頭,由於三者相差的距離很小,減低了鏡頭運動的成效,這種效果尤其令人不安,突顯 Casey 被排斥,更重要是令觀眾想知道 Casey 究竟在看什麼?

圖一
(圖一)

Kevin(James McAvoy 飾)是個多重人格分裂病患者(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DID),有23種人格、23個名字,故事由其中一個患強迫症的人格 Dennis 為看脫衣舞而綁架三名女子開始。

視點對立的關係

在某些場景,攝影機總是正面的向著演員,使演員好像在舞台上望向觀眾。如打獵的閃回,觀眾望著爸爸的正面在帳篷內教童年 Casey 舉槍,鏡頭與 Casey 的視點POV、目標叢林對接,表達了捕獵者 Hunter 和獵物 Being Hunted 的對峙關係。

漩渦眼的啟示

眼睛的構圖彷彿像漩渦一樣把獵物捲進不知名的深淵,同時像捕獵者一樣全天候監視著你。全片共有四隻漩渦眼:第一,從高空鳥瞰啡色的旋轉形樓梯(圖二),攝影角度把三層樓房壓縮為一個層面,並 Zoom In 扭曲了的木欄杆像眼睫毛一般重疊,Dr. Fletcher(Betty Buckley 飾)從樓下走上三樓回家,好像進入漩渦,她是一個既要守護又要監視 Kevin 的心理醫生。第二,攝影角度與第一隻漩渦眼相反,從低處向上拍旋轉的樓梯及天花(圖三),鏡頭運動是逆時針轉向,人格 Dennis 則是相反以順時針方向由鏡頭的中心旋轉走下,由高至低、由遠而近,最後兜圈至畫面的左下方出框,他的步伐很急,腳步聲響徹樓房,表達 Dennis 扮 Barry 身份去見醫生的慌張,他要離開她的監察範圍。第三,定鏡特寫五歲 Casey 的右眼(圖四),她的眼睫毛和濃密的曲髮在構圖上像壓縮的樓梯一般,擾亂人心,她的瞳孔反映持槍叔叔的倒影,她雖無力反抗,卻出於自衛地凝望著侵犯自己的禽獸。第四,高空鳥瞰,Dennis 抱著被他迷暈的 Dr. Fletcher(圖五),轉身把她放到沙發上,攝影機 Following Shot 跟著他逆時針方向圓轉,意味著把她捲入漩渦,招致殺身之禍。這些漩渦眼多用於分隔場口,製造突兀的感覺,延長每場之間的恐怖氣氛。

圖二
(圖二)

圖三
(圖三)

圖四
(圖四)

圖五
(圖五)

框內框的缺口

被困的獵物不停地要找出籠的缺口。廚房內,一組框內框(Frame Within Frame)的鏡頭(圖六),特寫一扇有氣窗的門的框邊,Marcia 向 Casey 打眼色示意逃走的方向;其後,Marcia 從後襲擊人格 Patricia(與 Dennis 同時佔據 Kevin),並撞向畫面(門口)奔跑而出;獵物逃出後,氣窗框內剩下監視著門口的 Patricia,又一次與觀眾對立的視點。其實,前半部故事 Dennis 囚禁三名女子的房間,也不過是一間門外有門的房中房。

圖六a 圖六b 圖六c

(圖六)

望遠鏡的聚焦

劇情愈近高潮,畫面上出現了愈多在費城動物園內昏暗的長走廊、水管、電線、燈箱,當 Dennis 帶 Dr. Fletcher 進入生活間時(圖七),長線條的構圖配合深焦鏡將兩人引入死巷,意味 Dr. Fletcher(獵物)將被第24個人格 The Beast(補獵者)殺死。

The Beast 終於在 Kevin 兒時被爸爸遺棄的火車廠內破繭而出。當它在車頂暴走時,攝影機 Track In 引領觀眾在車廂內遊走向前(圖八),畫面穿過一卡(畫框)接一卡的車廂,直至火車盡頭的窗口,見它躍下並以超乎常人的速度逃去。這是重複運用框內框並結合長線條車軌的構圖。

圖七
(圖七)

圖八
(圖八)

框外究竟有什麼東西?

Dennis 向 Dr. Fletcher 說他們「都是由外往內看的人」(Both on the outside, looking in),心理醫生治療 DID 是從外表觀察 Kevin 的行為以至個別人格的思維,試圖找出性格上相似的人格率先整合,從而逐步削減人格的數量後整合為一。或許這一點可以解釋導演採用框內框的構圖,圖二及三的樓梯、圖四的瞳孔、圖六的氣窗及圖八的車窗。

以上各種攝影手法只為建構一個概念,確立監視者與被監視者的關係,從捕獵者對獵物的正面窺探、敵我分明;到主動而有吞噬力量的漩渦,把你捲入危機;到框內框的缺口、製造逃脫的假象;以至長而深邃的死巷,拉你入鬼門關;隱含著多重人格進化至最高形態的過程。

筆者由始至終關心的仍是那個鏡頭「Casey 究竟在看什麼?」她的眼神倒沒有驚恐,大概還有一點鎮定,與圖四的眼神差不多。當觀眾太專注的看著對立畫面上發生的人和事,自己的背後卻是看不見的,what if 有不知名的侵襲在我的背後發生?只怕唯有「Casey 的視點」才可以看到,「Casey 正在保護我嗎?還是為了保護自己而監視我?」我甚至懷疑自己是否已變成她的獵物!這正是令人不寒而慄的原因!簡直就是 Casey 爸爸教她如何進行打獵的防衛。

導演正是利用框外構成的空間伸延了畫面的含意。還記得嗎?第二場戲,當 Casey 和同學上車後,Claire 的爸爸望著鏡頭說「Can I help you?」,畫面雖沒有拍攝他跟誰說話,但是大家都肯定那個人便是綁架者和殺人兇手 Dennis!

後記:本文完成後,筆者再看了製作特輯及刪去的片段,本片的第一場戲原來叫「Casey at Party」,在「Casey 究竟在看什麼?」的鏡頭前,有幾個鏡頭拍攝老虎蘭外的大堂、行人熙來攘往的情形,由於她太過注視畫外的左下方,鄰座的客人撞上了她的椅子,Casey 唯有選擇遠離別人的位置,整場戲原本是講她與其他人的疏離。幸好筆者已完成本文,否則可能要改題目了。

附加檔案大小
Split_p1.jpg105.5 KB
Split_p2.jpg89.41 KB
Split_p3.jpg89.57 KB
Split_p4.jpg77.17 KB
Split_p5.jpg67.91 KB
Split_p6a.jpg64.4 KB
Split_p6b.jpg61.34 KB
Split_p6c.jpg70.1 KB
Split_p7.jpg86.05 KB
Split_p8.jpg57.37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