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山田洋次的鐵路戲陣new



用最近公映的《嫲煩家族3走佬阿嫂》來對比是次「電影,從鐵路開始」選映的《家族》,更能找到山田洋次在電影創作中的鐵路情。


例如,《家族》故事展開家族遷徙的旅程,由四月天出發,在預算四天左右就可以由日本南端到達遠方北海道作為目的地,途中數段情節發生戲劇性轉捩,包括決定老爺不留在福山的幼子家而一起往北海道;在大阪站中的延誤,兼參觀世博會;至東京站時幼女早苗因水土不服離世,以及到達北海道畜牧場之後爺爺的安祥離別。這些人在遷徙途中短時間內發生的延誤,默默地哀悼一個流徙家族的顛沛流離。若是沒有信仰的人,沒得到願景的支持,是很容易崩潰的。在《家族》對時光的表述中,數天的旅程成為人生轉捩點,將生有時死有時匯聚於一段程上。至《嫲煩家族》時,在山田洋次的電影地圖中,尤其是在旅途的情節中,找到如同乘搭火車時的體驗,找到一站接一站的相連。

在新一集的《嫲煩家族》中,在一段平常的對白中,透露出走佬了的阿嫂與大佬昔日的情史;原來是當日在鐵路的上班時間時,兩個陌生人在列車中邂逅,女的身體不舒服,大佬作出紳士讓座,在數日後在列車上再度相逢,大佬問病成了愛的兜搭……一段平常的日本上班一族愛情故事,繁忙時間的列車成了月老。短短一段連回憶片段也無須拍攝,只用對白交代。當嫲嫲跟着老伴回到家鄉拜祭時,嫲嫲揚言不願下葬於家鄉,亦令人勾起山田洋次的人在旅途生離死別的戲劇命題。故事最後當蒼井優說她懷孕了,也令人想起《家族》的結局。

《男人之苦》系列中,寅次郎情史都發生在路途上,由1969年第一集邂逅冬子開始,至第四十五集的蝶子為止,每集都描述寅次郎在日本不同的地方留下一個作為男人的感情事,每集都總有一位女性角色比翼同行,而且總會以倍賞千惠子飾演的妹妹櫻花作為對照。每集故事都以東京的老區葛飾柴又作為戲劇的中心點,只得三集沒有確實回到柴又去探望妹妹櫻花一家人的情節。影痴們都只有十部是算不出故事發生地點與東京之間的確定距離,其他都有數得計;而去到最遠的是第四十一集與從維也納回來的久美子的故事。四十五集電影的路線圖,無論去到天涯海角,最終都是回到親人居所作依歸,是起始站亦是終端站。

在《家族》中,渥美清飾演一個在旅中遇上的古怪男人,只出現一段,但令人印象深刻。渥美清離世之後,再沒有選到合適演員接替寅次郎這個角色了。最近在《東京物語》及《嫲煩家族》找到橋爪功飾演有寅次郎氣質的住家老爺版,是看得出的一種連續。

如今,山田洋次仍在拍電影,飾演民子以及櫻花妹妹的倍賞千惠子依然健在,山田洋次的電影作品,如同一系列品質優良的火車頭,仍然在路軌上運作,為老百姓服務,仍未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