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女芭蕾》:變化的身體new



《夢女芭蕾》(Girl)是比利時新導演魯卡斯當(Lukas Dhont,生於1991年)首部長片,電影在康城影展一鳴驚人,連奪「一種關注」單元的國際影評人獎和最佳演員獎等,更入圍金球獎最佳外語片最後五強,但未能入選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九強名單。

電影以 Victor Polster 飾演的拉娜(Lara)為主角,拉娜本具有男兒之身,但她很清楚自己要成為女性,於是一心準備進行變性手術。另一方面,拉
娜也正在受訓成為專業芭蕾舞蹈員,經歷了嘗試和個人不懈努力,果然成功考入了國家芭蕾舞蹈學校。

拉娜與父親和弟弟同住,弟弟還留著拉娜昔日的男兒身份記憶,至於拉娜的父親十分體貼諒解拉娜,常常照顧和鼓勵拉娜。值得一提的是,拉娜在家中說法語,在醫院和芭蕾舞蹈學校卻說佛萊明語,兩種語言都是比利時人常用語言,但也側面展現出私人空間與公共世界的分野。

《夢女芭蕾》的劇情重心,就是徘徊於上述的家庭生活、芭蕾舞蹈訓練,以至於拉娜的身心歷程。身心歷程相對抽象,導演魯卡斯當很適切地以芭蕾舞蹈,找到揭示拉娜內心世界的方法。

芭蕾舞蹈是表演藝術,牽涉集體演出,片中突顯出群體生活、壓力、目光,以至同學的剝削。另一方面,芭蕾舞蹈講求身體的動作平衡流暢,訓練相當艱苦,恰好象徵拉娜面對性別轉折時期,內心的平衡和適應問題,而過程十分困難。當然芭蕾舞蹈是講求唯美甚至完美的表演藝術,也恰恰反照出身心與人生的不完美,但無論如何,人也為著完美而努力奮進。

《夢女芭蕾》注目於拉娜的身心和種種變化,運用芭蕾舞蹈為橋樑,暗示拉娜的性別改變以至青春期的雙重迷茫。電影的側寫工夫十分細緻,例如前半段偏向橙色的暖色調運用,但當天氣由開學時的秋天,逐步轉入寒冬,視覺呈現上也隨之轉而運用陰沉的冷色調。

在影片後半段,拉娜的內心衝擊和不適感也與日俱增。她面對同學的目光,不再跟父親分享內心世界,芭蕾舞蹈演出的壓力,青春期的性向迷惑,以至於身體的問題,令變性過程進展停滯,事事裹足不前,最終令拉娜運用極端
的方法傷害自己的身體。

在芭蕾舞蹈和冷暖色調以外,全片以鏡和窗為意象,不論是地鐵,還是片末醫院的窗,都反照出拉娜的形象,她本是憂鬱、沉靜、疏離,而到了最後,觀眾看到曖昧不清的拉娜自我形象。

新導演魯卡斯當一出手就已不凡,由於比利時的背景,以及偏向心理寫實的手法,難免令人想到戴丹兄弟(Dardenne brothers),當然《夢女芭蕾》只是魯卡斯當第一部長片,相信個人風格可逐步建立。至於跨性別題材方面,《夢女芭蕾》的藝術表達出色,絕不下於《愈傷愈愛》(Laurence Anyways)、《丹麥女孩》(The Danish Girl)、《神奇女郎》(A Fantastic Woman)等片。

附加檔案大小
Girl_1.jpg195.95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