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寧靜的海》平淡裡的情懷new



《那年夏天,寧靜的海》是日本導演北野武的愛情題材電影。這套主旨為「兩個聾啞人,抱著一個衝浪板走著……」的電影,名字中所謂的「寧靜」屬於兩位主角之間的無聲相對,也屬於那片美麗無聲的海。一部看似平淡簡單的電影,在北野武的功力下,卻在平淡間浸出濃濃的情懷。


關於電影的平淡,可分為畫面的平淡和劇情的平淡來討論。

在畫面的平淡上,整部電影大多時候拍兩位主角(茂、貴子)拿著衝浪板走著,沒有特別的佈景,沒有誇張的衣飾,沒有複雜的鏡頭,就是兩個人一前一後的拿著衝浪板沿著海旁的路向前走,但正因為畫面沒有其他東西轉移觀眾的視線,那種乾淨的畫面令觀眾專注看兩人的動作。他們雖是聾啞人士,但很有默契,因為走路步伐一樣,也把衝浪板拿好,和之後兩個男生拿得跌跌撞撞恰成對比。此外,電影大部份鏡頭都在拍海,除了兩位主角之外,海就是整部電影另一個重要主角。海的鏡頭通常放在男主角或女主角正面看著海的鏡頭後,我認為這除了表達從男主角(茂)和女主角(貴子)的角度看海之外,還表達了這片海對於他們兩人的關係。這片海好像是茂和貴子之間的一個連結,每天茂在海上衝浪,貴子就在海邊看著,看著海,也看著海上的男朋友。海上沒有船,海旁邊也沒有樹,就這麼簡單一片海和衝浪的茂。這麼簡潔的畫面,也標誌著兩人之間純潔的感情。

說到兩人純潔的感情,劇情的平淡強烈表達出兩人平淡卻濃濃的情懷。每一次茂去衝浪,貴子都幫他摺好衣服,默默坐在沙灘上看著他,本來木無表情的貴子,一看到男朋友衝浪就會甜蜜地笑,重複的劇情,是一次一次的推進,表達這慢慢成了他們之間相處的習慣。有次茂拿著衝浪板,因為衝浪板太大上不了公車,貴子自己坐車回家,可是一路上她坐立不安,心裡一直想著男朋友,最後途中下車跑回頭找茂,兩人重遇後肩並肩一起走路回家,可見他們互相依賴的關係。有次兩人大費周章到另一地方參加比賽,卻因為聽不到叫名而錯失了比賽時間,回家路上更沒有車,但他們沒有抱怨也沒有生氣,覺得只要能跟對方一起就好了,是純潔的感情,也跟之後兩個男生看比賽後怨聲載道的劇情作對比。兩人沒有經歷什麼大災難,也沒有要求對方為自己做什麼,只是很平淡的劇情卻表達出兩人密不可分、互相依賴和默契。

「兩個聾啞人,抱著一個衝浪板走著……」,不用對白的感情卻無聲勝有聲。這電影對白不多,接近默片,對白都是配角說的,男女主角溝通都靠身體語言,所指的不是手語,而是兩人相處所建立的默契,肢體上的小動作。貴子總是在茂旁邊跟著他走,若他走得比她快,她會跑上去追回他的步伐。有次貴子吃醋,茂去找她,貴子從家走出來,茂轉身走,貴子卻沒有主動跑上去追他,反而這次是茂「感覺」到她沒有追上來,就回頭跑到貴子身邊。就像兩人互相遷就,互相追隨的關係。無聲的相處更顯他們是以真心愛對方,不用開口說「我愛你」之類的甜言蜜語,光是行為動作已足夠感受對方的愛。這比起那種什麼感情也說出口來得更深刻,更感人,也是電影好看和重要的一環,「用鏡頭說故事」。


北野武的電影一向都給觀眾血腥暴力的印象,這部電影卻與他其他作品大不同,但其實那種暴力仍在,不過是冷暴力。結局是茂消失了,鏡頭沒有清楚拍攝他為何消失,是被海浪沖走還是怎樣死了,沒有拍血腥的畫面,卻用了貴子一人靜靜看著海,並撿到茂的衝浪板,把兩人合照貼在衝浪板上,放到海上隨意飄流的情節,表達茂的離去。說這是冷暴力,因為電影用了90%的篇幅去建立兩人的感情,那種強烈的連繫,卻在最後一場殺了整套電影的情感,把整套電影變成了一個回憶。當觀眾也深深投入兩人之間純潔的愛情後,卻一下子沒收,劇情急轉直下,之後更剪進茂和貴子相處的片段,配上久石讓空靈、純粹、虛幻的配樂,更顯這個夏天,他們相處的時光都變成了回憶。

電影的開始拍著茂的特寫,他看著一塊衝浪板並撿回家,標示著他們的故事將跟衝浪板有關,故事亦由此開始。電影的結尾拍著貴子的特寫,她接著把衝浪板放回大海,標示著她和他的故事隨著衝浪板結束。她覺得衝浪板是屬於他們兩人的回憶,海是代表著茂,海浪把衝浪板帶走,也就是把兩人的回憶送回給茂。兩人開始和結尾的特寫,也將整個故事由開頭以茂作為重心,轉移至後來以貴子作為重心。

《那年夏天,寧靜的海》光是名字都充滿了那種回憶的感覺,「那年夏天」代表著男女主角相處的時光,「寧靜」也表達出電影的簡潔美、靜態美、平淡美。《那年夏天,寧靜的海》就是那種淡淡卻深刻的回憶吧!

附加檔案大小
SceneAtTheSea_1.jpg311.9 KB
SceneAtTheSea_2.jpg212.33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