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落人》濃情輕滲new



「同是天涯淪落人」出自白居易的《琵琶行》,也是電影《淪落人》片名的出處。白居易仕途失意,遇上婚姻不如意、漂泊異鄉的歌女,把同病相憐的感情化為詩。陳小娟執導的首部長片《淪落人》含蓄細膩,委婉動人,也是關於一對落魄男女相知相惜的故事。

昌榮(黃秋生飾)意外傷殘,婚姻失敗,與家人分隔兩地,靠賠償金過活。Evelyn(Crisel Consunji 飾)想實現攝影夢,但面對財困和不如意的婚姻,即使身為大學生,仍要離鄉別井,成為外傭。昌榮的閃回片段(兒子身處暖色房間、工業意外、兒子失望的神情)顯示他被寂寞、不甘和愧疚纏繞,Evelyn 則不由自主被困在「避難所」。充滿壓迫感的井型公屋把他們圍困,凸顯他們的困頓。


故事以四季貫穿,透過木棉的生長變化,展現時間的推移,也切合關係隨時間變化的特點。昌榮和 Evelyn 的關係,從疏離到親近,由脆弱發展至堅實,其中的轉化從進食的細節可見。初時他們分別在客廳和廚房用餐,彼此沒有交流,賓主關係疏離。當他們互相鼓勵,更為熟稔後,昌榮不理妹妹晶瑩(葉童飾)反對,叫 Evelyn 在客廳進食,Evelyn 為免昌榮為難,自願返回廚房,彼此都顧念對方的感受。發生誤會後,兩人再度分開進食,大家心存鬱結。冰釋前嫌後,昌榮不滿 Evelyn 被妹妹侮辱,Evelyn 送飯餸到他床前,互訴心聲,關係更見親密。昌榮助 Evelyn 獲獎後,他們首次離開狹窄的單位,外出用膳。他更帶她到自己最喜歡的餐廳,並排而坐,彼此勉勵。餐桌不再只是滿足口腹之欲的地方,更是心靈交流之處。

語言在這段關係中更是微妙。昌榮英語不靈光,不懂菲律賓語,Evelyn 也不懂廣東話。但語言障礙卻令關係得以推進,悲喜同源。正因為 Evelyn 不諳中文,才誤以為發生火警,患難見真情,重啟溝通之門。而她不懂廣東話,又引發誤會,創造出屬於他們的「私密語言」。中英夾雜的語言展現彼此拉近距離的努力。昌榮兩次強調「sincerely」不可寫錯,暗示真誠的重要。真誠足以打破人與人之間的隔閡,縱使背景不同但同樣平等,是故英語片名為 Still Human。

昌榮和 Evelyn 默默為對方付出,他為她買相機,她為他拍照。他的照片為她贏得獎項,她以得獎照片促成他和兒子去畢業旅行的美夢,他又以這幀照片鼓勵她追夢。一幀照片串連二人的夢,彼此成就心意相通。昌榮悄悄為 Evelyn 爭取攝影的工作機會,迴環往復間,情意更濃。

含蓄的情意也在對照中輕滲。Evelyn 三次裝傻:她起初裝傻,只為減輕工作量;後來昌榮叫她以相機拍照,但相機已不在,她再次裝傻,不僅怕被責難,也怕令他失望;昌榮交還護照時,她裝作不明所以,把不捨之情輕輕掩藏。片首昌榮為了個人利益,叮囑 Evelyn 不要離職,收起她的護照;片末卻為 Evelyn 設想,親手把所愛送走,給她鑰匙,視她如家人。通往巴士站的斜路依舊,但他們不再各走各路,Evelyn 站在昌榮的輪椅上,昌榮把她的行李放在膝上,彼此都把對方放在心頭。

難得的是,影片動人卻不煽情。導演在感人時刻,插入「多撚謝」的笑話,又在不捨離情滿溢時,以「黐乸線」沖淡傷感氣氛。雖是髒話,卻不失幽默,在笑與淚之間作出平衡,恰到好處。導演不以主題曲牽動觀眾情緒,只在關係轉折處(如 Evelyn 學廣東話、他們分開進食、昌榮送相機、他們分離),以輕柔的純音樂烘托氣氛,切合主角含蓄的感情,亦配合全片質樸的風格。動人情節不一定轟轟烈烈,點點微塵化作飄絮升騰,被困的人盡力成全他人,也足以感動人心。縱然氣球終究飄走,但能捕捉輕碰絲線的一瞬,一剎那已是永恆。

附加檔案大小
StillHuman_1.jpg372.64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