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落人》:似訴平生不得志new



《淪落人》是陳小娟的自導自編的電影,也是第三屆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的獲獎作品,以及香港亞洲電影節開幕片,電影更奪得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佳編劇獎。

就題材來看,電影令人想到曾在香港當菲傭的Xyza Cruz Bacani,她贏得攝影獎,得到獎學金到紐約進修,更成為著名攝影師。但電影本身不是人物傳記片,而是虛構故事的寫實劇情片。

《淪落人》實而不華,走寫實路線,兼具浪漫元素。電影聚焦於主僕情誼,黃秋生飾演胸腹以下癱瘓的中年男子昌榮,而Crisel Consunji飾演年輕的來港菲傭Evelyn,他們在大約一年的時光中建立友誼。《淪落人》工整地以四季為結構,由炎熱的夏日開始,經歷了秋天和冬天的起伏,再來到春天,以至木棉花開的時節,一切又回復生機與可能。最後,二人回到同一個巴士站,時空就好像來一個大循環。

《淪落人》的要旨是夢想與溝通,信息十分明確,昌榮的夢想當然是行得走得,但這已是不可能,於是他的夢想就是成就他人,幫助Evelyn成為攝影師,成全別人的夢想。起初昌榮十分焦慮,電影以隔壁單位的電鑽聲反映他內心的憤怒,又以快速駕駛電動輪椅(Evelyn追不上)展現出他內心的焦急,而隨着時間過去,昌榮的心境平靜了,而Evelyn甚至站在輪椅後面,成為同路人。

陳小娟走寫實路線,也把握到喜悲交集的情緒。昌榮與Evelyn的處境都是令人悲傷的,昌榮的苦況不在話下,Evelyn也面對婚姻、家庭、工作與學業的幾重壓力,但導演沒有渲染悲情,而是以日常生活的輕鬆調子,平衡種種苦況。生活中,語言溝通十分重要,地道粗口和港式英文,多少帶來生活感和幽默感。

《淪落人》的主僕情誼,令人想到在香港同期上映的《閃亮人生》(The Upside,翻拍自法國原版電影The Intouchables),相對而言,美國版《閃亮人生》的喜劇感比較強烈,《淪落人》則悲喜交集。另一方面,若然從社會介入的層面看,《閃亮人生》有相當強烈的調和色彩,在黑人與白人之間、富人與窮人之間,以至兩種生活文化之中,找尋接合點。《淪落人》就沒有《閃亮人生》的調和論信息,更多立足於人情和個人感受。

香港女傭題材電影方面,許鞍華的《桃姐》(2012)相當成功,至於香港菲傭題材電影,過去就有郭臻《媽媽離家上班去》(2009)。而《淪落人》的場面設計方面,以簡單平實的生活質感為主,偶有閃回與幻想,四個菲傭花枝招展走在尖沙咀街頭的場面,也許是取自同樣以夢想為題材的《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2016)吧。

《淪落人》當然不是十全十美之作,總有一些沙石,但電影十分完整,也刻畫出人際的情與義,除了昌榮與Evelyn的主僕之情,也有昌榮與阿輝(李璨琛飾演)的工友之義,同是天涯淪落人,但生活還是要過下去。

附加檔案大小
stillhuman.png1.02 M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