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情》──欠缺挑釁道德的力量



導演:陳慶嘉、林超賢
編劇:陳慶嘉
演員:古天樂、陳奕迅、應采兒、何韻詩、何超儀、周麗淇、谷祖琳


或許我對「色情」這件事太認真,看《豪情》的最大保留,是它缺乏成為諷刺喜劇的勇氣,而只願把整部片拍成一部人人好過,無傷大雅的滑稽劇而已。


以兩個大學畢業生搞色情雜誌為題材,看似一個頗為敏感的題材,如今影片也是三級,因為既有祼女,亦有粗口。但是影片卻沒有一種挑釁性,相反,它讓觀眾回歸到一個很安穩的既定價值觀中,沒有發揮到影片原本可能有的力量。


其實可以看到《豪情》對《絕世好Bra》的延續。兩部影片其實玩的都是社會上的一些性禁忌。兩個男人要參與一個與性有關的行業。由於社會上對性有很多禁忌或狂想,而他們的職業生涯卻偏偏要面對性,於是他們在工作過程中如何尷尬(或本應尷尬的場面竟然毫不尷尬)便成為影片的基本喜劇設定。但是出色情雜誌與設計胸圍卻又有個重大不同。男人設計胸圍雖然有點異樣,卻沒有所謂道德問題,出色情雜誌卻被視為道德有虧,因為那是傳統所謂「誨淫」。其實影片可以用較冷的眼光來看香港社會各種複雜的色情現象,也或許可以探討一點港人對色情的種種迷思,而無必要面對所謂道德問題。但影片的整體結構,是前段以兩個主角搞色情雜誌的尷尬場景為主,後段則用古天樂與陳奕迅都因搞色情雜誌影響了愛情關係來呈現其道德心結。到後來仍然是一個讓大家輕鬆易過關的道德教誨(人總要有條底線,朋友最可貴),都是今天香港中產的基本價值,這樣做的好處,是影片可以維持出一個英雄故事,講英雄的成功,讓觀眾看後舒服,覺得還是導人向善。如此一來,卻反而沒有讓大家對自己的性觀念有個起碼的反思。例如色情雜誌真的有害嗎?色情物品存在是性觀念的開放還是封閉?大家都說色情物品扭曲性觀念,說這樣的話的人的性觀念又是甚麼?等等等等。當然,這是從一個更高的要求來看影片。而頗教人意外的,是即使以一部滑稽而言,《豪情》的笑話生效的也不是很多,始終多產仍然累事。


 


原文刊於【信報】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