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警察故事》──新一代我好驚你!



導演:陳木勝
編劇:袁錦麟
演員:成龍、謝霆鋒、楊采妮、蔡卓妍、吳彥祖、安志杰、吳嘉龍、吳浩康、蔣怡

 

看《新警察故事》,我沒有興趣評價成龍的動作設計,也沒有心情批評電影在悲情中強行加入風趣幽默的散亂氣氛;只想說,我看不到楊采妮曾提及電影注入的女性角度,卻看到至高無上的上一輩如何在新一代面前誠惶誠恐,由戲內延伸,反映出近年電影製作的「大上一輩」形態。

 

《新警察故事》要說的是一班以吳彥祖為首的年青人,如何毫無目的挑戰警方,由虛擬世界以至實戰環境,把中年老差骨成龍戲弄到又跪又拜。除了動作,故事想當然沒有峰迴路轉,結局必然是如港台製作的《警訊》一樣繩之於法;然而比較有趣的地方,正是如此新舊兩代在電影銀幕的忠奸對壘,可見上一輩眼中看待小朋友,是如何的彷彿在洪水猛獸前寢食不安。電影中這班小朋友,是非富則貴的親生子女,吳彥祖更是警務署長的兒子,由此以富裕家庭放大兩代問題,骨肉父母無能為力,更無用武於收拾子女製造的殘局,「迎向可怕新一代」便成為本片的潛台詞;大英雄因此一反常態大哭大吵嚎叫「點解」,以至擺出一副內疚痛苦的醉酒表情,博取認同。

 

「大上一輩」的電影文本


然而,我完全未能投入成龍的落難英雄世界,因他的骨子裡倒是意圖把一班青年打得遍體鱗傷;影片開首不久便可見吳彥祖被安排把一個又一個飾演警察的演員新一代半懸空中,it's time to play 便將洪天明(洪金寶兒子)或吳嘉龍(吳耀漢兒子)等逐一摔死,當年的五福星若然每位也有子侄在影圈繼後香燈,必定一同列席,在大哥的指間運勁下呼嘯而出,奄奄一息。大哥在戲中當然會奮力圖強,繼續與年青人周旋,終至會展的積木展覽,與安志杰摟作一團,時而高叫小朋友逃走,亦更多時而起腳出拳把一堆又一堆積木童真打得破爛不堪,敲破下一代的完滿自足;當然那完滿自足可能只是虛擬建構,如戲中吳彥祖的世界,卻是新世代的真實圖像,成年人的「大上一輩」標準不期然進駐電影文本,滿腔「給他們一個機會」的聲音亦變成似是而非的口號。

 

不是嘛?戲中還來了一個謝霆鋒,成龍知道他冒警也讓他自由發揮,一個機會給他豈不是親親孩子嗎?剛好相反,謝霆鋒是一個襯托,給大哥一個機會收編自己:小時候你的大衣曾在亡父身上留有體味,長大後我便願意以冒警從屬於你,生死攸關之際,我當然會罵你在會展牆邊為了救我卻雙腳無力,但我接受你的一句:「我仲傷過你呀!」如此一說,是成龍在戲中的對白,也是他對新一代的惶恐呼喊──因為你們的出現,定位未明,把我嚇到死死下!

 

被設想成不受控制的新一代


對新一代的恐慌,不是今天的《新警察故事》才出現,年多前的《六樓后座》,黃真真便說了一個表面談年輕想法,背後又如何由成人世界駕馭年輕聲音的故事;還有今年曾志偉給機會黃精甫來一次《江湖》盛宴,卻是舊作法與老江湖的再現。由戲內到戲外,是表面的年輕風光,亦是背後的無窮欲望,由上一輩成人加之於後輩身上,散發昔日光華,然後讓他們成長,與自己一般圓潤。

 

成龍大哥當然想把棒交到新一代手中,但無形的恐懼纏擾不息,如《金雞2》的吳君如知道有孕憂心忡忡,也如《見鬼2》的舒淇懷孕如猛鬼纏身,更如《三更2》的楊千嬅要把新生兒弄作餃子放進嘴裡。《新警察故事》亦似是多部續集電影的異曲同工──重投親父只是吳彥祖在《大佬愛美麗》的曇花一現,今趟吳彥祖討厭父親,在結尾更被一槍打死;這卻非大哥不想救你,而是他想當然地認為你會用沒有子彈的槍,向警方挑釁,惹來殺機。新一代在長輩眼中便是如此出軌,如此不可教,亦如此不受控制,所以成龍永不言休,堅持再拍自己的警察故事,後浪縱然力爭,前浪仍是想當然的年青有勁,不甘示弱。

 

For English version, please click here.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