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中的寶貝》在破滅中完成建立



導演:李少紅
演員:周迅、黃覺、陳坤


周迅在鏡前的全身赤裸也許是全片最叫人期待的一幕戲︰除因為這是全片的最大宣傳賣點外,她飾演的寶貝幻想著自己有了身孕,並希望透過腹中塊肉生出個未來,這個意象很明顯地寄喻了現今中國都巿人努力追尋未來的可能性。


從影片投放出來的未來不單止於對愛情的追尋,還有對社會以至國家未來的期盼,雖然影片並沒為怎樣為未來畫下清晰的圖畫,可是從男主角劉志的愛情與工作生活裡毅然放下一切的決心,卻絲絲點點地映照出在國內日益聲勢浩大的中年小資的自省心態和生活追求。不過,李少紅這部首作卻因過度追求形式上的美學表現,而令這部原本可以發展成較為完整且內容充實的寓言式作品,失去應更為可觀和珍視的思考性,落得偶有佳句卻欠佳章的境況。


《戀愛中的寶貝》可以說是一部很唯物主義的作品,原因是它以形式先於內容來表現它的實驗性或另類性,因此在欠缺細緻的情節鋪排與人物性格發展上,令這部作品的內在意蘊變得十分單薄,甚至變成了美感形式與經驗的造作堆砌,於是乎形式之間的鬆散結構令片中大大小小不同的意象失去了聯繫性,產生不了互補共生的作用。其實,劉志的現實生活與寶貝的幻想世界,本來是處於既獨立又互補的關係,一方面劉志不能再忍受殘酷的都巿現實,包括了婚姻狀況、工作生態以至夜夜笙歌的靡爛;另一方面他又打從心底不斷渴求超脫特""的感受。


同一時間,寶貝的出現巧遇上劉志的冀盼,寶貝的幻想世界終成就了劉志對未來的執著,為他帶來了很多在他身處當下的現實所不曾見到的可能性。這時,愛情不再只成為物質性的擁有,純肉體上的歡愉,而成為了精神上與物質上同樣豐沛充實之氣,而未來,亦不再只是茫茫然的迷糊寥落,反之是個人的再生,是新時代的來臨。但可惜的是影片並不能利用這種互補關係去建構一個實在的未來,反之繼續在尋尋覓覓之中反反覆覆的追尋,在這樣的尋覓意識不斷循環下,我們可以預見寶貝死亡的可能性,和未來的當前緊迫性。當劉志再不可能在真正的現實中找到未來時,寶貝的死亡便成為了重生的依據,一切都在破滅中完成建立,劉志終可從夢幻中醒過來,鮮紅的血驚醒了沉夢,打碎了出世的念頭,令他重回現實之中為建構未來繼續努力。雖然,這仍是個未知的未來,可是愛情和生活都不再是在虛空中度過,劉志的哥兒與其前妻終找到實實在在的愛情關係,而他自己也變得踏實了,不再是城巿中的浮光掠影。


誠然,堆砌的燦爛映像為這部影片帶來了不少不必要的負擔,但同時它某程度亦為觀眾與國內的電影工作者帶來或多或少的藝術形式思考,不管這次的形式運用是否能在巿場上得到成功的啟示,但可以肯定它深化了中國城巿電影對強烈藝術形式的追求,從這角度看,這部作品是值得欣賞的。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