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見龍御甲》活在荷里活當下



基於製作成本高昂,投資拍古裝片者越來越少,而程小東的《江山美人》與李仁港的《三國之見龍御甲》能同期上映,可說是香港電影近年難得一見的奇景。不過,更叫人嘖嘖稱奇的是程小東與李仁港似乎心有靈犀,竟同樣在電影裡把女主角描繪得有型有格,恰似是男人多過女人。 

 

程小東鏡頭下的陳慧琳,英氣澟然,就連在電影宣傳海報上亦位列中央,風芒直把黎明與甄子丹比下去。事實上,這位公主在片裡肩負復國大任,眉宇間不但盡見英雄氣,連談情說愛、情到濃時都風度萬千,或許程小東真的把陳慧琳當作林青霞來拍,回到昔日《東方不敗》時。無獨有偶,李仁港鏡頭下的Maggie Q同樣巾幗不讓鬚眉,一派梟雄氣,源自祖父曹操的嫡傳,尤其那副「寧要我負天下人,不要天下人負我」的狠相,就更可謂豺色盡見。曹嬰那副不惜一切,滿足自我,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之勢,真是直把劉德華演的趙子龍也給比下去。 

 

 

觀乎兩位導演如斯描繪女角,個人推斷恐怕與當前荷里活氣候有關。君不見近年在荷李活的東方話題作,如《臥虎藏龍》、《藝姑回憶錄》、《色|戒》等,女角同樣被描寫成敢愛敢恨、豪情冠絕男角的人物嗎?再看《三國》裡的Maggie Q,她演的曹嬰幾近昔日她在《火拼時速2》裡飾演的奸角,狠勁和奸相,可說是如出一轍。而這也大慨解釋了為何李仁港執意要把曹嬰改為女人,並在戰場上打敗長勝將軍趙子龍(《三國演義》裡沒有詳述趙子龍如何死,故後人臆測他是病死,但不是在沙場上戰死)。如此安排,說到底,恐怕是為了滿足海外市場的需要。一個戰鬥型的東方女人,一個心機算盡的東方女人,原來就是西方洋人眼中的「黃」女——「黃」禍的延伸。但與昔日黃禍有所不同的是,今天的禍患不在歐洲大陸,而是在黃人領地。他們是中原內鬥,禍不及外人。洋人自可安心觀戰,或胡亂說三道四。 


除此理由以外,還有沒有其他推論可解釋李仁港刻意把曹嬰描繪成巾幗梟雄?當然有,隨便說說女權意識高漲也應可順理成章,但請勿忘記,《三國》裡的Maggie Q雖在沙場上戰勝了趙子龍,但導演還是別勾一筆,旁寫趙子龍認命。這一筆,不但否定了「亡趙子龍者曹嬰也」之總結,更指明趙子龍並沒有輸在曹嬰手裡,而是敗在自信、天意。若不善忘的話,應記得趙子龍在陣上竟沒有趁機殺掉曹嬰那一幕。其實,這一幕是敗筆,上陣殺敵,竟臨陣不殺敵人,於理實不合。但李仁港為了突出趙子龍的自負而招致自取其辱,竟有此安排,便說明了李導演並不真的認為曹嬰可戰勝趙子龍。趙子龍之敗,是敗在他自己的手裡。一如諸葛亮之敗,也在自己的手裡(片裡亦暗示了諸葛亮自以為留下錦囊,便可決勝千里之外,但事與願違,關興、張苞全軍覆沒正好佐證)。所以,女權漲,始終高不過男權。女人勝,亦不過是男人自負過高、一下不留神之故罷了。 

 

正是如此,《三國》滿足了不同男人的心理需要。首先,它滿足了荷里活男權眼睛下的東方女性的戰鬥形象。其二,它給男人築起防衛牆,開了脫。男人敗於女人,並不是技不如人,而是男人太自負。影片無疑告誡天下男人要警覺,勿讓女人有機可乘。其三,女人總愛找對手,越難搞越愛,難怪現今部份女人總嚷著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故此,天下男人大有道理,繼續做個讓女人難以圈定的壞男人。 

 

荷里活氣候下,中國電影要走「大片」格,講求場面要浩大,資金要巨大,事件要龐大,就連角色塑造亦被荷李活拉著走,男的女的各有固定型格,總之要做到「國際標準」,才可走出去。因此,看罷《三國》,雖看到李仁港之用心演繹,細心雕琢,惟心裡總不是味兒。

附加檔案大小
ThreeKingdoms_4.jpg123.44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