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7號》模範民工的個人秀



周星馳監製、導演、主演的《長江7號》終於面世,自《少林足球》和《功夫》後,「周星馳作品」便成為賣座的保證,要在現在做到港產片或華語片的賣座保證實在得來不易,加上周星馳的個人魅力成為唯一毋須除他以外的大卡士演員,便能開拍大製作的電影人。因為他已集大卡士演員和兩個最重要的主創單位,導演和編劇於一身,再加上肩負總指揮的監製一職,在港產片,甚至華語片製作中,能如此獨攬影片大權的相信只有周星馳一人。如此把一部數以千萬計的大製作繫於一個人身上,到底是好是壞呢?

 


﹙編按:《長江7號》即將踏入第三周,千票收入大有突破港幣五千萬元的關口﹚


原文刊於200821【信報】

 

 創作新嘗試

 

《長江7號》明顯地是周星馳對自己作品的一次新嘗試,一是他專注於導演工作,把主角交給「契女」徐嬌,二是他放棄過往擅長的搞笑喜劇模式,嘗試拍一部溫情兒童片加科幻元素,他不違言有向史提芬史匹堡的《E.T外星人》取經,這到底是他真心向史匹堡「致敬」或是創作上再沒新的意念,而要模仿荷里活經典作?也許大家對周星馳的期望過高,他這次的新嘗試確實令人有點失望;雖然在港產片中取材自荷里活電影變奏的作品,也有不少出色之作,如王晶的《賭神》便是其中一部成功例子,把《手足情未了》改寫成賭片,其創意和變奏的手法都令人佩服不已。可是周星馳這次相對地並沒有發揮如此的創意,卻正正經經地去經營一部劇情片,當中加插一些漫畫式的搞笑場面,如徐嬌在學校與新發財同學的鬥法等。當然《長江7號》放在農曆年檔期上映,以周星馳的保證及萬眾期待的熱情,影片票房應該不會有什麼閃失,加上周星馳帶動一眾小演員瞓身宣傳造勢,吸引觀眾入場的意欲,開畫首輪票房應該頗為可觀,加上同期只有一部朱延平導演,周杰倫、蔡卓妍主演的《功夫灌籃》一周後上映,影響不會太大。

 

雖然這次周星馳的新嘗試能保住一定的票房,但他改變風格是否得到觀眾的認同和接受,而影片的製作質素明顯沒有《功夫》那樣精緻可觀,又沒有洪金寶和袁和平燦爛的動作場面,《長江7號》還由小演員重現《少林足球》和《功夫》的動作場面,這不禁令人質疑如此一部大製作是否只繫於如周星馳這類魅力非凡集監製、導演、編劇和演員於一身的超級巨星身上,反觀其他大製作都計算精密地選用合適的導演、演員及製作團隊,如最近在內地票房超過二億人民幣的《投名狀》和《集結號》,前者由陳可辛領軍,李連杰、劉德華、金城武和徐靜蕾主演,加上星級的幕後製作人和團隊,大場面大製作;後者有馮小剛執導,以內戰時期為背景,戰爭場面拍得有板有眼,看到製作質素是馮小剛執導以來發揮得最好的一次,最重要的是兩部作品背後都有具發行和製作經驗的出品人和監製控制着影片由前期創作到拍攝到發行宣傳。當然電影是高風險高回報的創意產業,監製、導演和演員有好的往績,並不等於他們下一部作品一定成功,當中有太多天時地利人和的因素,而且觀眾對同一類題材的電影和演員組合,會有不同的認受程度,所以精於計算也未必能收成效,但計算精確和對製作水平的保證,卻是對投資者和觀眾的交代。

 

溫情難成功利社會主流

香港電影在結構上仍是導演主導,而非荷里活式的製片人主導,而大部分具名氣的大導演都身兼監製一職,在影片創作及製作都缺乏制衡能力,好些時都由這些大導演主宰了影片的「命運」。而像周星馳這位超級巨星兼大導演,就更加無人能駕御得到,反觀《長江7號》作為哥倫比亞亞洲支部投資的作品,單看影片元素和組合其實不難過關,兒童溫情片是荷里活的一大賣座類型,加上《E.T外星人》的成功先例,又有周星馳的往績票房保證,從表面提供的資料足以令投資者動心,這亦顯示了荷里活公司的自我中心以為在美國成功的類型和片種可以在亞洲或其他地區無往而不利,缺乏對個別地區市場的深層認知,如香港能夠成功的溫情片其實不多,就是某些影片在美國大收旺場,在香港也不一定票房有好成績;加上香港導演能拍溫情片的實在很少,這也跟香港人沒有其他地區,包括台灣、韓國、日本等仍有純真和樸實的品格有關。香港是一個功利主義掛帥,溫情只能在電視小熒幕上出現,為一眾婦孺和老中年觀眾提供免費娛樂,還算受歡迎。但成功的劇情仍是那些講述豪門爭產、商業社會明爭暗鬥的情節,如《溏心風暴》等最受歡迎。從這裏看,《長江7號》基本上已放棄了香港市場,以內地市場為主導的作品,但影片是否得到內地觀眾的認同,周星馳飾演這名「模範」民工父親會否得到一眾每天面對物價上漲和生活壓力,飽受冰雪天災困擾,無法返鄉度歲的民工所歡迎,實在很難說得定。

附加檔案大小
CJ7_8.jpg96.29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