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inema》第七號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季刊
《HKinema》第七號出版﹙隨第20期《香港電影》附送﹚

臥底有你/理(編輯:朗天)


下載電子版
(PDF 格式)

 

 

 

 

 

 

 

 


目錄

專題:臥底有你/理
卷首語(朗天)
Laughing 哥,他的名字叫白(馮若芷)
學警狙擊大事記
六月大風,側寫英雄與二五(熊一豆)
座談會:灰變白──從Laughing哥現象到港片的臥底根
香港電影的臥底簡史(陳志華)
臥底參考片目(整理:
陳志華
無間道上有前人:從楚原電影看臥底之生成(鄭政恆)

三大電影愛情場面選舉結果及補遺

電影文化資訊:麥收風波
以戲論戲 ── 一場可以避免的爭議(陳曉蕾)
麥收風波事件簿

網摘
《白玉老虎》:大風起兮雲飛揚!
《移動城市》:香港竟然無帆船

編輯室(朗天)




專題:臥底有你/理

不是食字gag。電視劇《學警狙擊》一石擊起千重浪,Laughing哥成為大眾欲望對象;大家都說,臥底文化和香港的關係呼之欲出。只有香港電影能稱得上有臥底片這次類型(sub-genre),而強勢輸出的結果恰好是:愈來愈多荷里活片引入港式臥底元素──兩邊不是人,黑與白之間存在很大很大的灰色地帶。臥底有理!香港人的你和我,可會點頭同意?

然而,Laughing哥的名字偏偏不叫灰,叫白!早晉身Laughing哥粉絲的資深影評人馮若芷語重心長地為我們從頭疏理,倒令人擔心(另一些人卻開心?),電影人太多包袱做不出的事,電視人早走前一步了。反諷的是,Laughing電影版轉頭開拍,本地電影和電視的互動關係,又好像激情回歸了。

意識形態從來屬於想像域(imaginary realm),沒有想像,他人無法成為一個可理解的整體供主體把握,正是想像力把一切統合,呼應欲求和意願的召喚。這一期的臥底電影文化專題,樹起的可是這麼一塊想像之鏡?如是,誰臥誰,哪邊臥哪邊,是否還要絕對區分清楚?

 



編輯室

六月天,頭腦總容易變得空白,這空白是形而上的,不止是形而下的。
我們或許都習慣形而下的空白── 一種突襲似的疲倦,腦袋「嗖」地被甚麼掏空了,又或像嚴夏從高溫戶外走進清涼的室內,經空調冷風一吹,身體的感覺快於思考,

形而下的空白是生活實踐過程裡某種缺失,一個空位的形成,可能源於生存狀態一次撕裂,關係的緊張、跌宕,掀引情緒的幻滅,實在感的告退……弄不好會成為失憶的原因。

必須用虛字,不把實情寫出來,擅用象徵,符號決定一切;理性給我們矛,更賜我們盾,把形而下的空白驅走、擋開,更進一步的可以收編、提升,融入文章、創作,美其名為sublime。

莊嚴,高聳跟前,何嘗不見得本是平鋪,只是想不到發生了一些事,平地起浪,於是空白便有了反補。

反補同時是反哺。

形而上的空白卻是驅不走,擋不開的。任何背叛、反平反、出賣、謊言,只是為它開路,到頭來我們都曉得,跟它無關。

所以,和六月有關的數字,一陣風便吹走了,無論這是否叫邪風、歪風。風吹走了帶來的感覺,是形而下的,而且也遠非空白,反而充滿憤怒,挾著被指非理性、霸道的嫌疑。

然而,憤怒掩藏不了,更填補不了上面的永恆空位。再多的虛字、虛指,要充份說明闡述的,已不止,絕不能止於心情。甚麼「未敢忘記」,未免陳腔,甚麼「不想記起」,太過濫調。一切一切,只是想說,這一期的《Hkinema》是浸沉在這麼一種氣氛下完成的。

附加檔案大小
hkinema07.jpg177.95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