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inema》第三號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季刊
《HKinema》第三號出版﹙隨《香港電影》附送﹚

香港電影音樂(編輯:羅展鳳)


下載電子版
(PDF 格式)

 

 

 

 

 

 

 

 

目錄

專題:香港電影音樂
主編語(羅展鳳)
一個電影配樂家的觀察:從50年代香港電影音樂說起(金培達)
香港國語電影配樂經歷與見聞(余少華)
粵語武俠片音樂閒談(黃志華)
中樂在香港電影中的運用(姚睿)
向粵語武俠片致敬:周星馳《功夫》裡的中樂(古沛珺)
譚家明《父子》中的古典音樂(李歐梵)
香港電影歌曲的精妙典範(藍祖蔚)
粵語青春歌舞片的盛衰(吳月華)
《如果.愛》電影歌曲十面觀(孫楊)
「音樂音響化」與「音響音樂化」:關於《跟蹤》配樂的一些理解(
呂甍
《PTU》的聲域設計:隱形的電影功臣(梅綺雯)
香港電影金像獎歷屆最佳原創電影音樂/原創電影歌曲得獎名單(整理:黃家麗、王麗明)

學會SMS




主編語

有關電影音樂的研究書籍,相對其他電影研究類別如電影史、作者論及類型論等要少得多,外國其中一本電影音樂論著叫《Film Music: A Neglected Art》,單看名字便可參透出這門學問在研究的受重視程度了。

然而,相對香港的電影音樂創作,似乎其他地區的電影音樂(姑勿論是荷里活、歐洲、日本以至韓國等)還是受到相對大的重視,投放給配樂師與樂團演奏的時間與資金是指標之一,原聲出版亦是另一個重要關鍵。電影原聲(尤以純音樂為主的)能夠作為電影消費副產品在市場流通,在市場學來說,也反映受眾對其注目,懂得欣賞與吸收,有供求需要。基於唱片公司願意投資灌錄,消費市場支撐下令一班電影音樂愛好者可以在觀影以外欣賞配樂師的心血結晶。

常言道,好的電影音樂既可以成就電影畫面,幫助敘事,將故事升華,亦可以獨立起來予以鑑賞。可是,在香港這個「東方荷里活」電影市場,電影音樂向來被放置在「非常重要」又「慘被輕視」的局面。這是香港配樂師經常掛在嘴邊的說話:「要求高」(不少導演要求配樂師為電影補鑊)、「資金低」、「時間少」,在缺乏支援下,香港電影音樂在不健全的環境下逆風而行。金培達早在訪問中說,《伊莎貝拉》的配樂要在減少自己的酬金下方可以聘請樂手演奏;韋啟良曾為求出版個人創作原聲,只得自掏腰包;過往部份唱片公司就是嘗試出版電影原聲,也多是賠本收場。

至於研究上,香港在電影音樂也是長年受到忽視,作為電影音樂研究者,我也間或聽到外界較負面的聲音,把研究者打落「煞有介事」,容易「走火入魔」,就是「怪你過份認真」之嫌。但是次編輯這期有關《香港電影音樂》的過程,叫人如此亢奮感動。兩岸三地,原來與我走在同路的人不少,團結起來,感覺相當有力。集眾人對香港電影音樂的書寫與研究,證明這是一個絕對不容忽略的文化研究領域,香港電影音樂無論在業界歷史、普及文化、藝術美學、「罐頭音樂」的挪用源流等等題材都有著相當豐碩、有趣的研究價值,值得同好者繼續為此以不同角度書寫,為香港電影的「音樂」一章,留下紀錄。

卷首由業界的金培達為我們撰述他在業內十多年來工作的觀察,讓我們看到工業背後的運作與轉變。曾任職中樂演奏師的余少華教授講述當年為國語片在錄音室演奏配樂的軼事,見證了大導演如李翰祥、胡金銓及音樂家吳大江的風範,目睹他們的音樂創作理念,也同時打開了我們此本子有關中樂在電影裡的章節。

資深中文歌曲研究者黃志華從粵語武俠片的音樂談起,為我們爬梳一眾「武俠中樂」如何在粵語武俠片裡配置,趣味性甚強。然後,再由北京的姚睿接了火炬,再次點出「武俠中樂」在後期不同港產片的運用。古沛珺更以周星馳的《功夫》作深度閱讀,解構音樂的配置之餘,也讓我們看到導演周星馳如何在電影裡展示他對「武俠中樂」的情意結。

離開中樂這個題材,電影迷李歐梵教授以他鍾愛的古典音樂結合譚家明的《父子》細讀,讓我們看到西方音樂如何在香港電影造就「聲影聯婚」的浪漫美事。鏡頭一轉,再由台灣的著名影評人藍祖蔚選來陳可辛的《甜蜜蜜》與王家衛的《手》,跟大家細味當中重要歌曲的歌詞意境,晶瑩剔透。吳月華以歷史角度整理粵語青春歌舞片的盛衰時期,資料豐富;然後由孫楊再以近年甚受歡迎的大型歌舞片《如果‧愛》來一次歌曲大檢閱。

卷尾兩篇文章同樣充滿份量,呂甍以游乃海的《跟蹤》示範「牆紙音樂」的匠心獨運處理,殊不簡單。梅綺雯也以杜琪峯的《PTU》開場作聲域設計研究,二人先後把電影聲音裡的「音響」與「聲域」連同「音樂」對讀,充滿啟發性。

感激封面攝影友情拔刀相助的Tiong,也謝謝北京電影學院姚國強教授的意見與幫助;最後,還要多得每一位作者在我催迫下,於短時間內完成以上高水準的文章,讓此期季刊有著豐富的內容,也算是我們對香港電影配樂師多年勞心勞苦的一種默默致敬。

附加檔案大小
hkinema03.jpg217.18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