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摩露的笑



法國女星習慣不去笑,像伊莎貝雅珍妮(Isabelle Adjani)、西蒙仙諾妮(Simone Signoret)或伊莎貝雨蓓(Isabelle Huppert),她們最能抓緊我目光的正是她們不笑的銳利感,與及冷不防擠出一笑的酷意。珍摩露也酷,但她的笑最盡致,可以一刻間令我全然忘記她角色底子的冷調。我的心頭好在《情人》(1958),汽車抛錨路上遇上入世未深的年輕伙子載她回家,把她逗得忍不住笑,在大宅門前下車經過丈夫和情人身邊依然忘形地笑,進入房間還在笑著;自然,路易馬盧小心跟著原著《沒有明天》(Point de Lendemain)擺放心理上的密碼,想我們理解她這個「姿態」背後的女人心,然而我卻停留在珍摩露這個幾乎沒有雜質的演繹上,忍俊不已,神往好一陣;這是珍摩露作為演員的闊度,也是她作為女性藝術家的氣度。 

噢,「向女神致敬:珍摩露」五部選片中沒有這部,不打緊,《女僕日記》和《祖與占》也很厲害,其中你先前只認為是無奈冷笑,或者,這次會多給你其他神秘體會。

附加檔案大小
JM_Amants.jpg71.94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