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inema #1】當電影只成為活動影象 |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HKinema #1】當電影只成為活動影象



(責任編輯:朗天)

電影一直有三種稱謂:作為 Film;作為 Cinema;作為 Movies。

Film 強調其物質性;Cinema 強調其空間性;Movies 則表現其娛樂性。這些年來,我們遺失 Film,遺失了 Cinema,只剩下 Movies。電影不再是菲林的活動放映;不再需要在影院(cinema house)觀看;藝術性全面讓路給娛樂性。普通觀眾不明白,為什麼年前香港國際電影節亮出「Let's Movie」的標語時,有些人的反應為何如此大。當 HKIFF(Hong Kong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變為 HKIMF(International Movies Festival),意義上不只是改了名,一個詞語被另一個詞語替換了那麼簡單。而是:那已表示以往某一些──香港──電影──文化──被揚棄了。


究竟什麼在我們手邊溜走了?

(一)電影的物質文化

菲林
作為菲林或膠卷的電影,已經走到地平線的盡頭,這不只關乎製作上已走向數碼化,放映上也如是。荷里活三大發行公司也已達成協議,未來十年來會美國的影院會全面以數碼輸入輸出代替傳統的光學放映。換言之,未來再不需要拷貝沖曬,節省了很多物料和運輸費用。

無聲電影
也許,菲林只是最後消失的電影物質文化,曾幾何時,電影人認定純粹電影該是沒有聲音的,蒙太奇是純粹視覺的語言,不須現實世界的語言介入。畫面與畫面之間出現的字幕,曾是一種常態,現在則成為敘事的特殊手法。

手寫門票
香港還有多少戲院是由售票員(通常是中年女性)用有色筆把觀眾席位置手寫在門票上?皇后戲院清拆之後,市區戲院好像只剩下佐敦的官涌戲院和美孚的影都戲院?

戲橋
一般在進場時放在入口處,印有影片海報影象、幕前幕後工作名單和劇情簡介的戲橋,早已成為恐龍時代的產品。香港國際電影節數年前還會印製每場放映影片的資料免費備索,近年也只餘其官方出版物影訊了。

BURNED 字幕
習慣DVD隨時轉換不同語言字幕的觀眾,也許不能接受舊式把字幕直接烙印在菲林上的做法。這不是破壞了畫面嗎?有些字幕所佔的面積還相當不小哩。

(二)電影的制度和生活文化

大型戲院
今天我們都慣於上網獲取影片公映資訊,上千人座位,樓高兩層的大型戲院也早消聲匿跡,因此在這些大戲院外牆的手繪宣傳板或海報,以及刊載它們上映電影資訊的報章戲院集體廣告,也沒有了存在的必要。

老式午夜場
以往不少港產片都以午夜場作為收取觀眾反應的途徑。今天這功能已由形形色色的招待場和優先場代替。當年港產片的主要目標觀眾是草根階層,在老式午夜場中每每看得粗口橫飛,手舞足蹈,跟今天觀眾的中產化斯文表現,不可同日而語。

色情戲院
網上情色影象的普及,以及翻版色情影碟的猖獗,令一度如雨後春荀出現的色情院線已成明日黃花。昔日一天五場連環放映鹹片的文化,大抵將成八十年代口述歷史的一部份。

咬蔗和割椅
草根的觀影文化包括一邊咬蔗,邊看邊把蔗渣吐到地上;看得不爽更拿出小刀,把戲院的座椅割破。說是粗鄙,沒有錯;說把戲院弄得像垃圾崗似的,沒有文化,也沒有錯,但今天不少人正懷念那充滿活力的昨天哩。

固定放映時間表
以往,一般影片的長度是八十多九十分鐘,戲院放映的時間都是固定的:早場是十點半,跟著是十二點半、兩點半、五點半、七點半和九點半;一天五場。假日熱鬧一點,可能加開四點場。要看電影,看看手錶,心中自然有數,不會像今天,每家戲院放映的時間都不同,而且隨時更改,網上的資料也不準確,看電影前常須致電求證。

一張票帶五個人
在生活艱難的日子,不是個個小孩子都有機會可以看電影,年紀小的便隨著大人們進場,坐在他們大腿上消磨個半小時。查票的、帶位的也隻眼開隻眼閉,據說最厲害曾經一張
票帶五個人進場。

院線
固定放映時間表的破產,部份基於小型影院的興起,部份歸因於院線的消亡。本地電影和外來電影都有固定戲院聯線放映,今天已成絕唱。院商現在大多各自為政,哪齣電影門票有保障便安排多放幾場。

包容度
還未有電影三級制的七十年代,有人認為電檢的包容度比現在更寬鬆。CEPA 之後,港產片還要應付國內的制度,以致一部電影兩個面貌,在所多見,想拍什麼便拍什麼,「乜都敢死」的港片精神,俱往矣。

電影會
在藝術電影發行制度未趨健全時,香港觀眾得睹世界經典名片及藝術電影的機會,實在有限,便得多靠有心人搞電影會,定期租用市政局管理的場地辦放映會。當年的第一映室、香港電影文化中心等,至今仍教人津津樂道。

(三)精神文化

電影理論
電影作為二十世紀的新興藝術形式,起初也沒有專屬的理論,隨著技術發展,便有了蒙太奇理論、作者論、類型論等的冒生。然而,當娛樂的重要性蓋掩藝術性,電影理論的退潮自不可免。今天,援引電影理論的影評除了在學院發表的論文,在坊間已成鳳毛麟角。

典雅之片名或人名譯法
由於從事電影翻譯和推廣工作的人,文化教養上今昔迥異,過往特別喜歡以文縐縐的用語,譯出典雅的片名和人名。部份今天看來,不免老土。《斷了氣》叫《慾海驚魂》;《甜美生活》叫《露滴牡丹開》;《污蔑》叫《春情金絲貓》;《羅馬假期》叫《金枝玉葉》……無論如何,懂得讓柯德莉夏萍叫夏萍而不一概叫協賓,的確是一種消失了的文化。

專業電影雜誌
互聯網和博客(網誌)的普及,令不少人覺得傳統電影評論的發表空間出現質的變化。人人都可發聲,人人都是影評人,再不需要一本專業的電影文化雜誌。2007 年初,香港唯一一本電影雜誌 《電影雙周刊》也停辦了,直至《香港電影》出版,我們一度相信形勢已無法,毋須扭轉。

失落了的事,彷彿再也不會回頭,當電影只剩下 movies,或者跟數碼影象等合稱為 moving images 時,我們是哀悼、逕自憂鬱,還是重新上路?

附加檔案大小
HKinema102.jpg201.93 KB
HKinema103.jpg124.84 KB
HKinema104.jpg123.03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