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inema #6】小孩子.大孩子.宮崎駿的童話世界



去戲院看電影,往往是一個比在家獨自看碟更有趣的經歷。除卻電影本身,亦有同場的觀眾可以作為另一個被觀察的對象。筆者月前前往旺角某閒戲院看電影,開場前影院大堂熱熱鬧鬧擠滿了等待入場的觀眾。檢票完畢,我正轉身搭上電梯,突然發現身後沒了人影,原來基本上所有人都鑽進了一樓的一號院-當時正熱映《崖上的波兒》,一時間讓人不得不驚嘆波兒那幾乎超越其他所有同檔期電影的轟動程度。人群中自然不乏攜兒帶女的父母,卻也有不少結伴而行的成年人。從商場的波兒主題展,到玩具鋪各種波兒衍生產品,再到 YouTube 上一個個不同語言版本的波兒主題音樂,甚至有日本女優於深夜節目的群舞波兒,無不體現出《崖上的波兒》受到的關注的廣泛程度。一部卡通片,得以如此籠絡各個年齡層的觀眾群,讓人不禁想問,究竟是什麼吸引了這些觀眾?不同年齡層的觀眾對該片有何期待?觀影完畢後他們又各自獲得了些什麼?


宮崎駿曾聲稱他的動畫在創作時都是以五歲至十歲的兒童為目標觀眾,他認為這個年紀的小孩童常常具有超出成年人想像的靈性和幻想能力。於是宮崎駿的動畫構建出一個個天馬行空色彩斑斕的夢幻世界,其呈現的是似乎只有天真爛漫的兒童才能想像出來的奇幻仙境。然而,每當電影成形後展現在觀眾眼前,五至十歲的兒童真的是最能懂得亦感受最深的那一群觀眾嗎?天真的兒童或許會喜歡上宮崎駿動畫世界的五彩眩目和它令人嘖嘖稱奇的想像力,但宮崎駿動畫的人文精神,其歌頌讚揚的真愛、善良、友情、正義、和平、勇敢以至責任,更能感染到的卻是一群將大未大而又保有童心的成年人。那是一群進入成人世界之後或多或少被現實殘酷和黑暗挫折過的大小孩,因為見過虛妄才更容易被真摯打動,經歷過黑暗才更懂得光明的珍貴。

五歲孩子也懂得談戀愛?

《崖上的波兒》是宮崎駿聲稱想要給五歲小孩子也看得懂的電影。可是正當波兒被兒童的天真所接受的同時,也受到了來自成人理性的質疑。最常見的一些疑惑無外乎「為何崖上的波兒不如宮崎駿過往作品來得深刻?」,「電影所想表達的是否真如其表面看來如此簡單?」,又或者「兩個五歲的孩童定下終身盟約是否合理?」正如對所有電影的解讀都可以是靈活且見仁見智的一樣,觀眾與宮崎駿動畫世界的對話或許應當具有更豐富的層次和更多元的視角。見到宗介與父親隔海相望不得相聚時,我們可以理解其為導演宮崎駿對和自己兒子父子關係疏遠的一種反省和自責,然而宗介父親的缺席和波兒父親的莽撞又何不可被理解為電影對(成年)男性角色某一程度的否定?波兒不顧一切想要變身人類與小男孩宗介廝守,奮不顧身至差點引起海難,這表現究竟是小女孩對愛情的執著追求還是其不顧他人安危的任性倔強?波兒的故事到底是一段單純美好的兩小無猜故事,抑或包含了人類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永恒命題?而美好的童話故事之於大孩子們,是鞏固了他們對美好純潔的信念,還是削弱了他們去迎戰殘酷現實的抵抗能力?當我們觀照針對這些問題出現的各種答案和思考的不同方式,折射出來的,始終清清楚楚的便是每一個觀影者自身:我們是否還願意相信美好事物的存在?有人選擇不信,有人選擇盡信;除了兩個極端,我們還可以把美好的事物融入自己的信念,再去勇敢地迎接每一個不那麼童話的明天。無以考證波兒和宗介是否可以堅守承諾到老,童話到此為止,生活尚要繼續。

沒有一個童話可以經得住理性的推敲,更何況那並不僅僅是一個以繪畫為表現手段的成人故事。那是宮崎駿的世界,是用傳統手繪一幀一幀連接起來、以繪畫為思考方式的童話故事。如果每個觀眾都以一種開放的態度來獲得一個合乎自己年齡的思考,便是此片,也是每一個童話最大的功德圓滿。不怕所有的孩子都單純地愛上波兒,怕只怕連披上成年人外衣的那一群,看過也只能抖出「かわいい」(可愛)這個字哩。

附加檔案大小
ponyo07.jpg103.79 KB
分類: